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七章 他是谁?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七章 他是谁?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挂着前所未有的灿烂笑容,白向云将身上最后一包烟扔给监区门口的值班武警,半走半跳转着舞步上楼梯回到监仓。

今天轮值的事务犯不知道躲到哪里逍遥去了,监仓中寂静得很,也闷热得很,不过好心情之下的白向云却觉得这样的环境更加舒适,放好东西将自己扔到床上,合着眼回忆这这开心一天的点点滴滴。

好久没有联系高凡了……不,应该是来到这里后从来就没有联系过他。在同时从部队复员回来时,他听从分配当了警察,自己不甘心过一潭死水般的公务员生活,才毅然选择了经商,不过当时他就知道并且对高凡预言,凭着他和自己同样优秀的成绩,肯定是前途似锦。

现在,这老同学老战友好兄弟果然不负自己所望,年纪轻轻就成了国家级城市警局的副局,呵呵……以后还得了啊?!

嗯……是否给他个电话向他祝贺呢?

想想自己现在的身份,白向云有点为难。虽然他相信他和高凡之间的兄弟情谊别说两年,就算再过二十年也不会变,不过……以重刑犯人的身份向一个刚上任的警察局副局长道贺好像还是不大好吧。

思来想去,白向云决定还是以后出狱后再向他恭喜,那时候他应该取得更好的成绩了,一并道贺补回来好了。反正以自己现在的情况和国家政策看来,自己只要服刑过半就大概能重见天日了。

嗯,五年,还有五年多一点的时间,自己就又能够驰骋天地了,又能够和家人团员兄弟重聚了。

想到这里,白向云禁不住笑出声来。

真是美妙啊……

窗外一阵嘈杂声传来,出勤的犯人们回来了。白向云一跃而起,以最快速度冲到走廊向下看去。

“李刀,我的好兄弟,这个世界太美妙了~~~!!!”白向云一眼就发现如同无赖般正和山猪打闹的李刀,高声叫起来。

所有听到他呼声的人都不由愕然,齐刷刷的抬头望向他,张大了嘴巴不知所以。要不是对他了解甚深,肯定会以为他疯了。

“大哥,你捡到宝了?”李刀也惊讶不已,近两年来他第一次见白向云如此兴奋。

“哈哈……一百个宝我也不换。”白向云狂笑着在阳台一撑手,整个人就这样飞起,四肢大张向李刀扑去。

看着白向云从这么高的地方以这种能将人摔成块饼的姿势扑下,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他真的疯了,在下方的犯人更是忙不迭的躲避。

众人惊呼未绝,李刀也才起意要跃起接住他,白向云已经双手一摔,整个人已经宛如王八翻身一样四肢朝天,在所有人不敢相信的目光中腰肢一弯又是一个转,再一百八十度扭身,整个人就脸不红气不喘稳稳的站在李刀面前,双手向他肩膀拍去。

李刀一动不动任他双掌拍下,仿佛看外星人一样瞪着他呐呐的说:“你是怎么做到的?半空中一点借力都没有……”

“管他,刚刚想这样做就做到了。”白向云哈哈一笑,搂住他肩膀又说:“来,我们上去喝酒……噢……还有郁老哥。”

白向云溜了一下眼,见到郁千风也才回过神来,正目光熠熠的看着他,拖着李刀向他走去,一起拉上了监仓——他的个人箱子里好酒是从来不缺的。

日子就在这样吃吃喝喝中一天天的度过,白向云和李刀的身手在郁千风手下真正撑过了十五分钟不败的时候,终于得到了他的承认,达到了“小成”的阶段,开始利用又已经快要成熟的甘蔗林和今年才新种上的高粱来训练身法——当然,如果出勤地点不是这两处的时候,他们得和看守武警沟通好的——比如说是找个隐秘的地方大小便什么的。在两人无尽好处的猛砸下,几个武警根本就装作看不见, 有时候甚至陪同他们到里面去,以期能发现些什么野味来慰劳下肚子。

为了取得更好的效果,郁千风要求他们将全身脱到仅剩一条内裤在甘蔗林和高粱地中穿行纵横——为了不被锋利的甘蔗叶和高粱叶刮到,只有将全身的感官和注意力调到最佳状态。

这样的训练结果是他们身上仅剩的一点脂肪也化成了肌肉,在每天的日晒和偶尔的雨淋下变得黝黑发亮,一双眼睛更是亮如恒星,气势逼人。而他们的身法也达到了和郁千风差不多的只能用鬼魅来形容的地步。

现在,两人光身游走穿行纵横在密密麻麻的甘蔗地间也不会留下一道刮痕迹了——即便是无法避免刮到身上的甘蔗叶他们也能够在不动手拨开的情况下以巧妙的力道卸出一边。当然,他们身体更加的皮粗肉厚肌肉结实让甘蔗叶锋利的边缘想在他们身上留下什么也无能为力。

稻谷又黄了,高粱也出现了一点褐色的影子,又是一个中秋来临。

和伤感的去年相比,白向云现在的心态早已调适得平静十分,除了清早醒来暗中感叹一声外,根本没再表现一点躁动。

和李刀嘻嘻哈哈调笑着各自打了电话给父母,白向云又拨通了还在公司忙碌的妹妹白雁云的手机。这么久了,不知道妹妹的终身大事是否有了决定。

“哥,是你啊!”一听到他的声音,白雁云开心的大叫起来:“你现在好么?”

“当然好。”白向云呵呵笑着说:“你没有把文件都洒到地上吧?!”

白雁云也笑起来,一个劲的问他现在的状况,一副担心他衣服不够穿吃得不够多的样子——因为事务繁忙,前几天的探监她没有陪同父母一起来。

白向云一一应和着,感觉这兄妹间那浓浓的亲情,感动之余更加开心起来。

又聊了一会公司的状况,白向云才笑着调侃说:“雁云啊……你什么时候带他来让哥哥我看看呢?妹妹的终身大事哥哥我可是时刻挂在心头的。”

白雁云在那边不依的撒娇了好一会,才说:“哥,这段日子比较忙,我们难得见面,要去见你就更难了,不如……”

“怎么样?”白向云也知道下半年公司事务繁多,不然的话前几天白雁云也会和父母一起来看他了。

白雁云在那边嗫嚅了好一会,这才有点娇羞的说:“你现在用的是管教的手机吧?我发张我们前段日子的合影照过去,你看了删除掉就可以了。”

“好啊,那你快发过来。”白向云也巴不得能第一时间看到,不过他当然不能说现在用的手机是可以二十四小时拿在手里的,不然的话不让这聪慧妹妹怀疑才怪。

结束了通话,白雁云也将她和她意中人的合影彩照发了过来,看着照片中趴在满是幸福笑容的白雁云肩膀上微笑作势的帅气男子,白向云满面笑容仔细详端起来,一边的李刀也凑过来观赏着。

“大哥,你妹妹好漂亮。”这是李刀第一句话。

半秒后……

“靠!这男的帅到没天理了。”这是李刀的第二句话。

三秒后……

“大哥,你看,这双眼睛……好像能把人的魂魄都勾掉,好奇异的男人。”这是李刀的第三句话。

只知道看着整幅照片呵呵傻笑的白向云得他提醒,也将注意力专注到照片中男人那双漆黑清亮的眼睛中去。

这双眼的眼眶有点深,在浓淡适宜的眉毛掩盖下显得尤为深邃,加上姣好的皮肤,挺直的鼻梁,圆润的额头,饱满的颧骨和极短的头发的衬托,这双不大的眼睛竟然有种让人想陷进去的感觉,只要一对上,好像就能让人除了这双眼睛之外不会再注意其他任何地方。

“静止的眼睛都有这样的魅力,要是真人……呵呵,大哥,难怪你这么优秀的妹妹也会被吸引住。”

白向云点点头没有说话,眉头却慢慢皱了起来。

“大哥,怎么了?”李刀终于发觉他神色不对。

静默了好一会,白向云才有点苦恼的轻轻说:“我好像见过这双眼睛,可是……我应该没见过这个人。”

李刀不由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