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惊喜,连串的惊喜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六章 惊喜,连串的惊喜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自那天后,郁千风再没有说过关于他自己的任何事情,也再没提起关于“天极”的任何事情,白向云和李刀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问了几次得不到回答后也放弃了探究,毕竟大年初一那天早上赢得比斗附加的要求已经用了,他们也没再任何借口去打听这一切。

这样的日子过得可谓平静,在犯人们对于纵欲又一次的冷静下来变得理智后,白向云再次放慢“太太探监团”的出入循环以求节约成本,也能让犯人们的感觉保持新鲜而舍得掏钱卖奖励。而茂林的“风月满天”夜总会则是进一步扩大,还开设了餐饮和旅业,以一个棋牌麻将馆为幌子开了个地下赌场,而李刀的小弟们不但抽水,还兼放高利贷,基本上将整个茂林和地下娱乐有关的事业全囊括了进来。

因为他们服务好,设备高级先进,小姐漂亮,而且信用度高,很快就在茂林抢到了绝大部分的生意,变成了一家独大,还吸引了远远近近慕名而来的色鬼赌鬼,为白向云和李刀送来了源源不断的金钱。

在安全方面白向云也花了不少心思,不但经常蛊惑监狱的干警武警们去“玩玩”,还通过他们让李刀的兄弟们和茂林的各种执法机关打好了关系,时不时的瞄准各个大大小小的关键人物的胃口送上好处。

一句话,只要对生意有利,无论多大的代价都可以付出。

在这样的情形下,竞争对手们在搞了几次小动作得不到什么效果后也就死了抢这蛋糕的心,当地的黑帮小流氓们在他们如撒木叶的砸钱之下反而成了他们的打手,在白向云、李刀和江源共同设计出来的恩威并施管理方法约束下,老老实实的为他们卖命着,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蜂拥而出,用各种各样见得光和见不得光的手段在隐患萌生之始就消弭于无形。

至此,在白向云失去自由一年半多一点的时间里,他在看守所、监狱和“风月满天”累积起来的财富竟然超过了他辛苦搏击商海的三年所得的数倍,让他不得不感慨捞偏门来钱就是容易。

不过这些钱他暂时是不会动的,不然的话不但会让家里产生怀疑,还有可能给目前的营生造成麻烦。

白向云决定以后时机到了就收手,这笔巨款就等出狱之后再动,在以后的人生中作为续写辉煌的垫脚金砖。

李刀的心思也和他一样,除了前面将所得的一部分给父母将杂货店变成中型超市外,其余的钱他也静静的让它们躺在地下钱庄里赚取高额利息。

谷熟、蔗高、天凉……

秋天又来了。

在这期间,白向云和李刀每天就五件事:吃饭、练武、睡觉、冥想、上厕所。实在无聊了就捉个不小心犯了点微不足道错误的新丁来玩玩打发时光——老油条们是不会犯什么错误的,如犯了,就拿内裤套着自己的脑袋到他们面前讨罚吧。不过白向云的生意还得靠他们光顾呢,如果不是真让他光火的大错的话,他是不会做让人为难的事情的,郭老大和山猪那边他也是这样交代他们,反正利益第一。

不过话说回来,以白向云现在的状态,能让他生气的事情还真不多,所以老丁们的日子总的来说过得还是很滋润的,如果他们负起“**”新丁的责任的话,还会得到白向云他们的奖励。

当然,前提是那个新丁在经过他们的“**”之后付出了让白向云等人满意的代价。

白向云早就通过廖警司他们得知,这里是不会进来什么政治犯或者原来是高官之类的犯人的,所以他根本不担心一不小心会撞到铁板——就算稍硬一点的石头廖警司他们也会提前通知,以求大家都能平平安安的赚钱滋滋润润的过日子。

又是秋高气爽阳光明媚的一天。

吃完早餐后,白向云目送三个出外勤的犯人队伍浩浩荡荡的开出监区,然后哼着歌儿向会见室走去——他昨晚就接到妹妹白雁云的电话,今天早上会和母亲还有公司的几个高管一起来看望他。因为路途遥远,双亲和妹妹来这里看望他的次数并不多,每一次到来都让他激动不已,当然这次也不例外,何况还有自从他失去自由后就没见过面的几个公司的高管呢,所以他不但将脸刮得干干净净,还连囚衣也叫武警帮烫过,以求能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出现在久睽的亲人兄弟面前。

刚和接见室值班的干警喷了一会烟雾吹了一会牛,白雁云一行就到了,跟她一起来竟然包括了“飘云集团”主管财务的副总章建奇和主管业务的副总叶伟等五个高级管理人员,这让白向云大大的惊喜了一番。

对头发又花白了不少的母亲聂清芳嘘寒问暖一番后,白向云和这些与他一起拼搏了几年,早就结下了兄弟般情谊的员工们一一拥抱问候,唏嘘不已。

笑着听了他们对自己的牵挂想念和对白雁云能力的高度评价后,白向云从妹妹口中再次得到两个惊喜:一个是她前不久和横跨地产、家电、金融等诸多行业,总部设在清溪的世界新晋百强企业“逐天国际”签订了一份价值数亿的合作合同;另一个是他久未闻音讯的好兄弟高凡因为工作能力出色连破几宗大案要案,已经被提升为清溪市警察局副局长,前途无量。

听着一个又一个的喜讯,白向云不由开心到哈哈大笑起来,看来以后的人生会更美妙了。

看到白向云现在的情况良好,还从一边陪同的干警口中得知他因为“表现良好”而不断被监狱向检察院申报减刑,聂清芳他们也是开心不已,衷心祝愿他早日回家,共叙天伦,共同拼搏,将错失的时光补回来。白向云当然是点头不已,信誓旦旦的向他们保证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回到他们身边——他知道自己一定能够如此。

在西斜的阳光中,开心的一天就这样过去,谁也不敢保证有多久的“暂时”离别在笑声中笑容中显得淡薄了许多。

在上狱车之前,白雁云将白向云拉出一边,羞红着脸忸怩了好一阵没作声,在白向云奇怪的再三追问下才低头轻声的说:“哥……我……我……我恋爱了……”

要不是白向云现在的耳目聪明了许多,肯定听不到她这似是蚊子叫般大的声音,饶是这样他也愕然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心花怒放的揽着她如削的肩膀呵呵笑着说:“真好……我妹妹终于长大了。哈哈……今天真的是惊喜连连啊……”

“看你那样子……”白雁云娇嗔的一手肘撞在他肋骨上:“才认识几个月的,我还没告诉爸妈,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好好……我知道,”白向云当然知道她的心思,笑得嘴也合不拢:“我不会告诉他们的,一切你自己拿主意,呵呵……”

“就知道哥最好了。”白雁云踮脚亲了他一下:“等完全确定了我会和爸妈说的。”

白向云点点头:“OK,只要你喜欢,你想怎样就怎样。嗯……有机会的话带来让我看看,呵呵……看看能不能配的上我白向云如花似玉的好妹妹。”

“去你的。”白雁云扮了个鬼脸,转身飞快的向狱车走去。

又是一阵依依不舍的话别后,狱车这才启动前行。看着贴在车窗上再次挥手说再见的越来越远的熟悉脸庞,白向云终于热泪满眶,高举的手怎么也放不下来。

从此以后,这些脸孔又是只能在梦中相见了,不过这样的日子不会很久的吧。

“一定不会很久的。”

狱车脱离视野很久后,白向云这才似是自我安慰又似是下决心般的提着他们送来的慢慢几袋东西转身走回监区。

李刀他们就要回来了,等会得好好向他们炫耀一下,今天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