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五章 我为武狂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五章 我为武狂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照郁老头刚刚说的意思……他原来也是‘天极’中人,可是据我所知到的一点点东西,‘天极’对内部的人管制极为严格,一旦进入,除非身死,不然不可能脱离,可是郁老头竟然就脱离了?!奇怪……”

李刀喃喃的自言自语着,而白向云也在一边想着这些错综复杂的问题。如果‘天极’的人真如李刀所说,郁千风为何能有如此渊博的学识和如此高强的武学修为就不足为奇了。

“啊……对了。”李刀突然一扯白向云的手臂:“刚刚郁老头说他两年半以前就不是‘天极’的人了,两年半前……我清楚的记得,嗯……那时候我还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流氓,正是那时候清溪市黑道有过一次大混乱,死了好几个老大。混乱的起因至今没人知道,后来却又莫明其妙的在一夜之间就平息了,难道就是因为郁老头?”

“有可能。”白向云点点头:“或许是郁老头突然叛出‘天极’,由此引起的一连串连锁反应。啊……难道说‘天极’的总部就在清溪?”

李刀目光一亮,但瞬间又被一种惶恐掩盖,低声说:“郁老头为什么要和‘天极’脱离关系呢?”

白向云翻了翻白眼,指了指天,再耸耸肩摊摊手。

李刀嘿嘿一笑:“不管他那么多了,既然郁老头已经承认曾经是天极的人,那他身上可以挖的东西就不止武功这么一点了。嘿嘿……”

白向云深以为然。既然“天极”的人都是样样精通的万能工具,能学到的东西可不少呢。

这一夜,李刀是因为遍布全身的伤无法躺下入睡,而白向云则根本就是不想睡,赢得胜利的兴奋和美好前途近在眼前都让他精神亢奋,更需要多点时间来消化早上比斗得来的感悟和经验。

因为如此,和白向云隔离床的阿建被李刀赶上了他的上架睡,而两人则又低声细语的聊了好久之后才盘膝冥思,调动全身的一切能量恢复着或伤或倦的身体。

在太阳又一次升起来后,初二来临了。对于这个国家的民俗来说,新的一年从这一天才算是真正的开始。

依然没有震耳欲聋的鞭炮衬托气氛,但这也无损犯人们迎接新一年到来的热情,热情的相互拱手祝贺着祝福着,在这样特殊的日子里,身处特殊环境的他们更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监狱给每个犯人都发了个小小的红包,里面不但有一张崭新十元钞票,还有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面写着希望犯人们能早日重获自由,归家共享天伦的祝福,让绝大多数老丁都很是感动了一把。

这个小小的主意是江源想出来的,由白向云向狱长提出,作为拉拢人心促进监狱和睦团结的手段。当然,钱是监狱出的,白向云可不会做这样的凯子。

红包加问候这个习惯从此在虎山监狱定了下来,在以后的某个偶然的机会里让监狱上级知道了虎山这个安抚犯人促进团结的新方法,对此大加赞赏,还为虎山监狱向国家监狱管理局申请嘉奖,还建议在全国监狱推广开来。江源的一个小小手腕,成就了整个国家的监狱从人心上改造犯人的又一个方法,更因此而衍生出更多从心理上管理改造犯人的方法来,让干警武警们轻松了不少。

当然,江源也因此获得了虎山监狱的一次表扬——国家监狱管理局的表扬嘉奖他是没份的,在建议推广报告中,这个好主意可是狱长大人自己想出来的。

初三,李刀的伤口已经完全结疤,要不是天气寒冷的话,恢复的程度相信会更大。

初四,一切生活作息都恢复正常,犯人们又开始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白向云和李刀向郁千风讨教武学的事情也正式开始。

郁千风的教学方法让两人大出意外。不但规定每天早上五点三分一定要出现在球场上,还规定无论是坐、卧、行、走、跑还是呼、吸、举、动,每次发生的时间和间隔的时间都要完全一致,直到自己身体和感觉能承受的极限到来为止。

对于这点,郁千风是这样解释的:人是自然界最完美最复杂的机器,蕴藏着无穷的潜力,要想将这样潜力挖掘出来,就必须得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自身所能达到的极限,然后超越极限,达到另一个层次,然后再次冲击这个层次的极限,达到更高的层次。

这种方法和运动员训练的时候差不多,只是强度更大,因为郁千风不但要求两人在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中将动作表现得一致,间隔的时间和距离也要一致,同时大脑和肌肤也要开动来深刻体会,让自己从内到外没有一点能偷懒,以此来冲击一个又一个“极点”来培养和提高身体和感觉的惯性,让全身二百零六块骨骼六百条肌肉肌腱和十四万五千多个神经元时刻都保持在最佳状态,以求一旦遭遇事情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快最合理的反应。

这样训练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加速心肺协调,在做迅速而复杂的动作同时,能最短时间内以会不消耗体能的方式将氧气输送到血液和大脑,保持身体正常的新陈代谢和大脑的灵活程度。

“通过这样内外并重的训练,要是哪天你们动着的时候感觉能敏锐的、清楚的知道静脉的血流速度,静止的时候能感受毛细血管的血液流动就算合格了。”

郁千风对这个训练的要求严格到让两人差点就要打退堂鼓,感受毛细血管中的血液流动,这……这是人能做到的么?

让两人叫苦连天的事情还没完,在训练过程中,郁千风时不时会突然给他们来一下,在两人以为他要攻击自己就要做出躲避或招架时郁千风却又收了回去,屡屡如此,等到两人认为他只是恐吓的虚招的时候拳脚突然又真的降临到他们身上,将他们打了个脸青鼻肿。

看着埋怨不已的两人,郁千风嘿嘿怪笑着说:“这是训练你们对虚实的判断和培养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素质。一般人百分之七十的神经末梢都集中在眼球,在瞬间搜集了数以百万计的信息后通过大脑判断,然后以每秒七十六米的速度向下传入脊椎神经,刺激肌肉执行指令,而真正武林的高手的眼睛在相同的时间内收集的信息能比一般人高几倍,传输速度也快几倍,这就是我为什么能比你们快或者能比你们做出更准确判断的最主要原因。”

两人不由听得目瞪口呆,心底下也佩服不已。

俗话说,欲学武必须得先学会挨打。为了能够更有效的抗打击,郁千风还对他们的身体和肌肉进行了近乎残酷的训练,如此同时也进行身体柔软度和肌肉的延展性训练,这是在更好的消弭被打击力量和更多角度攻击敌人时必不可少的。不过这性质几乎完全相反的两种训练让两人苦不堪言难受之极,每次训练完成后身体都又涨又缩的痛苦万分。

因为他们都不是从小训练,在这几方面的素质让郁千风十分不满意,训练的强度也很大频率也很密,但为了成为自小梦想中的武林高手,两人还是忍了。

不过郁千风也清楚的说明了这样的训练会透支生命,要想维持平衡死得迟一点的话就必须同时进行精神上的训练,以此来刺激肉体爆发潜力,加速细胞的新陈代谢,让身体永远保持在年轻状态。

这话一出,白向云和李刀连晚上的时间也完全被占用了——训练精神力的主要方法就是冥想、感受、体悟。但为了能成为武林高手的同时也能正常的享受生命历程,两人还是努力不懈的照着郁千风的话去做。

这样残酷训练取得的结果是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两人对平衡的掌握不但达到前所未至的高度,精神力也大大提高,随之而来的好处更是多多,两人不但能清楚的感受到身体的每一部分,还能随意控制收缩舒涨。就连解剖学上认为随意肌最多、最难人为控制的消化系统也控制自如——直到这时他们才明白,郁千风往常吃得那么少却饱的原因——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能够将摄入的食物中的营养成分在最大限度内吸收,当然不虞营养不足,而且还能控制体重。

当然,这样的训练也把他们的意志和毅力锻炼得更加坚强,让他们看起来更是气势逼人,只要继续不断进步,终能象郁千风那样返璞归真,看起来圆圆融融自然优雅。

在这过程中,在武学理论上郁千风也没有藏私,不过对两人传授的侧重则有所区别——李刀偏重于快、狠、准,白向云偏重于稳、重、正。这样因材施教的方法让两人日后发展出契合自身的不同的武功路数,在一举一动间就能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极致。

因为郁千风的倾囊相授,白向云和李刀感激不已,不但每天用尽最好的东西招待,还多次哀求要拜以为师。对于这一点,郁千风只是淡淡的笑笑没有接受,任由两人嘴巴说干也不点头。

见他执意如此,郁闷不已的白向云和李刀只得作罢,但对他的尊敬却以师之礼相待,背后也不再叫他“郁老头”了,而是象在他面前一样称之为“老哥”。

日子一天天继续,小姐们进进出出,犯人们的钱也进进出出,新丁和刑满释放的犯人也进进出出,一切都没什么改变——要说有,那就是白向云和李刀两人。

冬去春走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