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四章 天极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四章 天极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李刀的伤势看起来很令人触目惊心,其实仅仅是因为操场的水泥地面有点粗糙而皮肉绽放而已,并没有伤到筋骨,由此可见郁千风即使是在这样激烈的比斗中下手也很有分寸,而不像当初对郭老大他们那样狠辣无情。

看着他翻卷的皮肉在监区医务人员还有阿建和飞机场他们小心翼翼的动作下清洗干净,然后一瓶又一瓶的特效止血药粉敷上去,又缠上绷带之后白向云这才稍稍放心了些,拖着还有点颤抖的双腿走进浴室冲洗去了。

午餐晚餐都是一脸尊敬崇拜的老丁们帮端到他们床前的,两人虽然还是疲累无比,但精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好,以至于胃口大开,将摆了半张床的饭菜扫了个精光。

看着包得有如个木乃伊的李刀,白向云调笑之余又一次回忆着今早的比斗过程,兴奋着自己两人的进步,还有郁千风的惊人实力。

入夜后郁千风第一次过来看望他们,让两人不由有点受宠若惊,忙不迭的拿出最好的年货招待,还将所有想围观聆听的老丁们全赶得远远的,一直陪着他们的江源倒是自己识趣的一脸诡笑着去找郭老大他们胡扯去了。

郁千风并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检查了李刀的伤势后见没什么大碍就坐下和他们闲聊起来。他的精神好像已经完全恢复过来,谈兴不知如何也很高,不时发出的爽朗笑声让李刀也觉得满身的伤口好像也没那么火辣了。

“老哥,”李刀突然有点嗫嚅叫了声,看了看白向云,又望着郁千风。

“什么事?”郁千风将茶杯凑到口边,毫不在意的问道。

“我听阿建他们说过,在你和郭老大他们的事情以后,狱长叫你去见了他一次,又说你很快就回来了,可是从那以后整个虎山监狱不但没有人再敢惹你,好像也没有人敢管你了,这个……”

“对啊。郁大哥,你是不是对狱长做了什么了?或者是给了他天文数字的金钱贿赂?”白向云也暧昧又捉夹的说。

“这算是一个要求么?”郁千风轻啜着茶淡淡的说。

白向云和李刀想起他早上动手前许下的承诺,不由面面相觑,然后同时点了点头。如果能弄清了这点,或者就是弄清了郁千风的来历,用掉这个条件也算是值得吧。他既然把自己的一切都可刻意的保持得如此神秘,肯定有难言之隐,虽然自己好奇得要命,但直接问出来好像有点不大妥当。

郁千风放下茶杯,静静的看着两人,清冷的目光包含着中说不出的味道。

两人被他看得有点不知所以,心中不由有点忐忑,李刀甚至有了后悔自己问出这样的问题的感觉。

十多秒后,郁千风似是叹息又似是故作轻松的从鼻孔里长长的喷了口气,喉结一动吞下含在口中那小小的一口茶,一言不发的将食指伸进茶杯中蘸了点茶水,伸手在铺在床板上的报纸画了个圆圈,然后在中间划了条曲线将圆圈分成两半,再在曲线的两个弧度中间点了各点了一点,一个太极图形赫然出现在报纸上。

一直看着他动作的白向云和李刀不解的看着他,想不出他画这个太极图和李刀问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郁千风笑了笑,又在茶杯中蘸了一下,将手指伸到太极图上方的一个“鱼眼”上落下,手指轻轻的斜拖、曲折、再斜拖,最后停止在下面的那个“鱼眼”的位置,一道闪电形状的曲线出现在太极图中,横贯过中间弧度优美的曲线,将两个“鱼眼”连了起来。

“我只是对狱长画了这么个东西。”郁千风轻轻的说着又捧起茶杯。

白向云不由更加茫然,不知所以的看了看他,然后转向李刀。

李刀开始也是和白向云差不多的脸色,但瞬间之后眼皮一跳,仿佛想起什么般脸色大变,全身一紧,凌厉而又惶恐的看着郁千风。

郁千风点点头,对他的神色毫不奇怪:“我想你应该知道一点的,至少都应该听说过。”

李刀目光缩了缩,还是定定的看着他一言不发。但一边的白向云清楚的看到他脖子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而背脊缠着的绷带一下子红艳了许多,心中不由更加茫然,眼睛在两人脸上转来转去:“到底怎么回事?这图形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拿来吓人的。”郁千风又淡淡的笑起来:“我不是里面的人……嗯,至少两年半以前已经不是了。”

听到最后一个字,李刀一下子松懈下来,长吁了一口气,又有点不信任的说:“真的不是?只是曾经是?”

郁千风耸耸肩,对李刀扯了扯嘴角:“事实是这样,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李刀点点头,喃喃的说:“狱长……嘿嘿,难怪……”

郁千风笑了:“他的胆子真小……呵呵,竟然就让我这样蒙过去了,呵呵……坐牢的生活其实不错。”

白向云撇撇嘴:“只有你才会这样说。”

“你们现在不是也挺如意吗?”郁千风又笑了,一边下床一边说:“不早了,我回去打坐一会,早上用了太多的精力了。”

“等等,”白向云拉住他的袖子:“你还没说这个诡异的图形是什么玩意呢。”

“李刀会和你说的。”郁千风拂开他的手说:“以他现在的样子今晚肯定睡不着觉,正好和你慢慢聊,反正这几天也不用出勤。”

白向云不由愕然,看着他施施然走出监仓,只得转向李刀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刚刚你怎么会那么紧张?”

李刀苦笑了一下说:“江湖中人,除非对江湖事一知半解的,不然谁见到这样图形都会紧张。”

白向云看了看报纸上就要消失的图案,兴趣大起:“这图案到底意味着什么?竟然会又这么大的威力?”

“你真的不知道?真的没见过?”李刀怀疑的看着他。

“知道我问你干吗?”白向云不由做晕厥状:“你都说了这可是老江湖才会知道的,可以说我接触的第一个江湖人就是你,我凭什么知道?”

“也是。”李刀呆了呆不好意思的笑了。

“那你就快说啊。”白向云作势就要扯向他身上绷带的活结。

李刀呵呵笑着缩了缩身,看看因为郁千风出去而陆续回到监仓的老丁们,指着报纸上还依稀可辩的图案低声的说:“这太极图形中间贯穿的闪电在江湖出现的时候是血色的,其他和普通的黑白太极图没任何区别。”

“然后呢?”白向云点点头:“这应该是一个标志吧?”

“嗯,没错。”李刀仿佛怕别人听到般前后左右看了看,见其他犯人离他们还有点距离,但还是再次压低了声音说:“这个图案叫‘天极图’,也有人叫它‘血天极’,而使用这个图案的组织极端神秘,不但没人知道它的总部它的构成它的人数,甚至连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江湖中一般都以‘天极’来称呼。”

“这么神秘?”白向云皱了皱眉头:“是什么性质的组织?”

李刀摇摇头:“不知道。只知道这个组织神通广大无所不能。而这个图案只要出现在江湖中任何地方,要是该地的老大要是不听号令的话,不但他会神秘蒸发,他下辖的帮会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烟消云散,甚至整个地区的黑道都会乱作一团永无宁日。”

白向云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么有能耐?”

李刀肯定的点点头:“这只是表面上最基本的,到底如何那就众说纷纭不得而知了,真正知道一些内情的人要么不敢说,要么已经永远不能说了。”

“执法机关难道不管?”白向云有点难以置信。

李刀轻笑一下:“管?凭什么管?别说抓个喽罗,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怎么管?所有的事件都被弄得错综复杂扑朔迷离,知道点东西的人只要一开口,二十四小时内肯定死于非命,而执法机关得到的那点东西根本不足以作出任何行动。然后……该地方就会又是一场大乱,所有的不足一提的证据就又不翼而飞。”

白向云不由头皮发麻,要做到这样的地步到底需要多大的能量多大的关系多大的情报网络?

“所以……”李刀眨了眨眼睛:“虽然江湖中所有人都对这个‘天极’好奇得要命,却没一个人敢胡乱打听的,更不用说遇上了。嘿嘿……这虎山可是天下黑道人物聚集的地方,狱长肯定知道这个组织,所以见到郁老头画出这个图案后会有这样的反应十分正常。”

“狱长他们怎么会这样轻易就相信了呢?”白向云还是有点不解。

“江湖传言……”李刀眼中亮起光来:“‘天极’中的人每一个不但都是武学高手,还是各种学识和技能的精通者,以阿建他们描述的事迹看来,郁老头的表现让狱长不得不信。”

白向云点点头,心中还是不敢相信这些事情,更是满脑的疑问不知从何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