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三章 决战 (下)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三章 决战 (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场中一直被牵着鼻子走的同时苦苦的在寻找掌握主动机会的白向云和李刀也感觉到了郁千风的变化,知道最艰苦的时刻就要来临了,不由得更加的提高了精神应对着郁千风这固若金汤的壁垒。

虽然已经累到气喘吁吁,虽然至今尚未能在郁千风身上留下一拳一脚,虽然对这好像永远也无法突破的防守无可奈何,但白向云和李刀两人却是越打越亢奋越打越痛快,以至于忘记了从开始到现在到底打了多长时间,只知道虚弱的身体在愈来愈扩张的精神支撑下好像能够永不停歇的打下去——只要他们不被打倒在地上。

在这样的忘情下,两人的感官前所未有的清晰,对气流的感应达到了连他们自己以前做梦都不敢想象的敏锐地步,郁千风幻出的身影腿影拳影掌影再也无法迷惑他们,再也不是虚实难辩,在他身体的任何一丝异动中他们都能预料到下一步的变化,自然而然的仿若天成般做出针对性的行动。

只是郁千风对他们了解得更清楚,在两人的攻击尚在半途时已经又做出了因应的动作应对,让他们只能化实为虚另寻他法。三人的拳脚腿肘膝肩掌爪等等攻击武器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基本都是稍出即收稍沾即止,偶尔的碰撞也是在双方的巧妙化解中划出一道道美妙玄妙的弧线中将力量卸滑于无,除了空使一身力气外根本取不到什么理想的效果。

唯一的好处就是让近六百的围观者们觉得在看一场精彩到无法言喻,有如无数各种特技特效大师共同打造只能在屏幕上才能见到的动作片般玄奇的比武演练。

形势突然一转,在结结实实的接了李刀的一脚、白向云的一拳后,郁千风顺势再次的退到了球场中心的圆圈内,清朗的长笑了一声双手一展一圈划出一个太极图案,收回圆圈中心时双掌成爪虚虚相对,双脚半曲宛若抱球含笑看着了两人。

看着他的样子,白向云和李刀心中又惊又喜,喜的是终于将他的压箱底玩意逼出来了,惊的是在比斗中郁千风还是第一次施展“太极”,让他们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如何应付。

对望一眼,李刀一把扯下早已全湿的囚衣,长吸一口气,长啸声中腾的跃起来一伸脚就跨过三米的距离,然后一个横翻掼腿就向郁千风威猛的砸下去。

他修长的腿在经过一百八十度的圆弧后将力量积蓄至全满,在惯性和能将最大力量发挥出来的物理弧度的加强下有如泰山压顶般砸向郁千风长了一点黑发的头颅,在嘴巴的开声助气中更加的势不可挡。

清楚看着这一切的围观者们忍不住再次的喝彩起来。

但白向云不用看也知道李刀这气势汹汹的一脚势必无功,更知道他这样做只是甘当炮灰给自己制造机会而已,所以也不浪费时间,脚一动就在李刀遮住了郁千风视线的时候贴了上去,希望在郁千风应付费心这一脚的时候自己能够找到机会突破。

“快何能为。”郁千风突然吟出了这句白向云和李刀两人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话,然后虚抱的双手轻巧一拉,十指如兰花绽放,看似缓慢,但却幻出无数指影,在指影尚未消散的时候左手已经托上李刀小腿肚。

李刀只觉得他托着自己小腿的手似拖似转轻轻的摆动了一下,然后自己全力下砸的力量就变成了斜下横移,魂飞魄散间郁千风的右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脚掌背,似虚似实的抓着的同时轻轻的一甩,他一百三十多斤的身躯就这样宛如一根轻巧的棍子般被甩了出去。

紧贴着李刀想乘虚而入的白向云顷刻间就和郁千风面面相对。但他反应也是极快,在郁千风双手尚未回收防备的瞬间已经闪了过去,在身体贴上郁千风的同时钵大的拳头也重重的撞在了他的肚皮上。

就在白向云暗喜终于突破了防线第一次给郁千风造成实质性打击的时候,郁千风的肚皮突然向内陷了进去,不但将白向云击出的力量消弭大半,还紧紧的将他的拳头吸住,然后对着比他高了半个头的白向云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嘴角弯出一缕捉夹的笑容。

白向云暗叫不好,但还没反应过来不好在哪里时,郁千风刚才高举招架李刀劈腿的双手迅速的落在白向云肩膀上,扣住他的锁骨轻轻的向下一压,身体跟着直直的飘起,他整个人就这样从白向云的头顶翻了过去。

双肩被扣住,白向云双手根本无法作出任何动作,当他意识到只能向前走来脱离“魔爪”的时候,郁千风已经翻到了他头顶倾后,扣住他肩膀的双手也加大了力度,抓得他不由自主的向后翻堕。

白向云知道自己绝不能被掀翻,不然这一下重摔绝对不会好受。李刀现在的情况虽然来不及看到底如何,但以刚刚的情形看来除了摔在地上外不会有第二种结果,要是自己也四脚朝天的话,即使没真的“趴下”,恐怕也没脸面再打下去了。

绝不认输的念头电光石火一般的闪过,白向云决定豁了出去,在身体欲倒未倒时虎吼一声,用尽全身力气猛的一扭腰,整个人带着头顶上紧紧的扣着他肩膀的郁千风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向,在身体堪堪堕到地面时及时的以双手撑住了身体,而郁千风当然不会跟着他下堕,也放开了双手跃立起来。

看着在面前挺立的郁千风的双脚,白向云灵光一闪,左手撑地,双脚并拢,以一个只有在体操运动员身上才能见到的鞍马飞身,使出最后的力气双脚向郁千风扫去。

“好!”

对他的顽强佩服不已的郁千风也被他这神来之脚惊得忍不住喝彩起来,轻轻的跃起避过,同时伸脚前踢,目标直指白向云面门。

力气用尽双手背后撑地的白向云知道再也无法躲开,惨笑一声勉强翻转身体,祈求能以肩膀来承受这带着郁千风全身重量的一脚。

“十分钟!”江源的吼叫适时响了起来,高举着手表在操场边上疯狂摆动着。

身在半空的郁千风不由愕然,但他的势头已经无法收回,匆忙间只得长吸一口气,双手向后一划,前攻的右脚又向前伸去了一点点,本来后收的左脚迅速展开,轻轻的点在白向云肩膀后面,就凭着这一点点借力将整个身体移前落在地上。

白向云松了一口气,撑着地面勉强的缩身跪起来,第一时间向李刀那边望去。

李刀头东脚西的仰躺在地上,正侧头勉强的笑着看向这边。他虽然没有晕过去,但粗糙的水泥地面拉出的长长粗粗的血迹在橙红晨光的照耀下更让人触目惊心,而他的手臂和胸口肚皮更是布满了血痕,脸上也拉出几道,配合着他左脸那长长的刀疤,看起来尤其的恐怖狰狞。再看仔细点,他健壮的身体下面还隐隐有血迹流出。

“兄弟,你没事吧?”白向云也扯起笑容欢庆胜利。

“大哥,你看我象没事的样子么?!”李刀将以前白向云被“荡秋千”时对他说的话回敬过来,然后目光转向郁千风:“老哥,你真狠。”

松懈下来后也是一脸疲惫的郁千风毫不在意的耸耸肩:“以后你会见到更狠的。”

白向云和李刀当然知道他的意思,都笑了起来——笑得非常开心。

看着围上来的江源郭老大他们,白向云再也支撑不住,手一软就躺了下去,闭上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早晨的清新空气。

江源忙不迭的指挥着阿飞阿建他们将两人抬上监仓擦身上药洗伤口,郁千风扯了扯也是全湿到贴身的囚衣,对各被五六个人抬着的白向云和李刀点了点头,也回二队二室清洗去了。周围尚未愿意散去的犯人和干警他们还在热烈的讨论着刚才的一切,手痒的人还不时的学着比划一下,眼中更满是向往憧憬。

赌局毫无争议的以白向云和李刀两人“胜利”告终。

很久以后,在几个偶然和不经意的机会里,白向云发现江源的表一直都比标准时间慢了一分半钟,奇怪的问他为什么不校正,江源神秘兮兮的轻笑着说:“这是因为你们……嗯,更因为我是骗子,一个出色的骗子。”

再问下去,江源什么也不说了,只是脸庞笼上一层淡淡的向往和敬佩,也有一丝自得。

白向云失去自由后第二个大年初一的早晨就这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