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人为财死 (下)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二章 人为财死 (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4        返回列表
白向云点点头,确定了郭老大还没将自己的计划完全的透露给眼前的小人知道,或许也是来不及透露吧。不管他了,反正迟早要让人知道的。

“我下一步的打算是让这个策划把所有有钱没钱的人都吊起来,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么:男人是下半身的动物。我们肯定能成功的。”

“嗯……然后呢?”廖警司未置可否。

“有钱的赚他们的钱,没钱的嘛……”白向云诡笑起来:“叫他们拿东西来换钱。”

“比如?”廖警司来了兴趣。

“超出劳动任务的个人所得、积分、各种奖励等等。”

廖警司眼睛亮起来:“这才是你想要的吧?”

“也是大家想要的。”白向云笑了笑:“只要他们忍不住想享受一时之快,我就能低价收购他们得到的积分和奖励,然后拿来为自己能早日重见天日所用。”

“政策所限,你自己用不了那么多吧?”

“那就兄弟们用,兄弟们还用不了的话就高价卖出去。多个奖励集中到一起来,很容易就能积累到个能一次性减刑一年的大奖励,而这个对于那些有钱又渴望早日获得自由的人来说……可是无价之宝。”

廖警司权衡了一下,点点头说:“这个是比保外就医、假释什么的实在多了。犯人们既能早日出去,又不用担上述的那些每天还要提心吊胆的风险。”

“操作起来也隐秘合理多了,不会有人怀疑。”郭老大也笑着说。

“而且受众也比保外就医和假释的面广多了,一般有点钱的犯人都能享受,而且不用他有什么后台关系。”白向云接着说:“这样的话我们就能赚到更多的钱。”

“廖警司,”郭老大仿佛突然醒悟过来般:“我们还能把这计划和以前的方法结合起来。让那些老丁们努力劳动,我们在记分方法上再动点手脚,然后把这些分得到的奖励收购过来,再卖出去。嘿嘿……监区也能因此提高产量,对廖警司你来说也是大有好处啊。”

廖警司静默下来,一会后嘴角慢慢的浮现一丝微笑。随着他脸部肌肉的牵动,微笑迅速扩展到整个面部,最后连保养得很好的光洁额头也皱了起来。

“好。有你们的。”廖警司竖起拇指:“好好干。”

“你好我们也好,也就是大家都好。”白向云伸手轻轻的拨动着办公桌上的环形恒动器:“只要有动力,就能永不停歇。”

其余两人都明白他话外的意思: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就没什么不敢干的。何况在这种聚集了天下各种恶人的地方。

“只要在这个监区站稳了脚跟,”白向云直起身来,拍拍右边郭老大的肩膀,站起来向窗子走去:“我想这并不需要多少时间,我们就能把生意扩大到其他监区去。天啊……五千多饥渴的男人呢,这是多大的市场?!每天能赚到多少钱?”

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田野,白向云接着说:“虽然这里的天地并不宽阔,却有着无限大的扩展。”

廖警司和郭老大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是啊,这里是重刑犯监狱,还是国家新政策的试点中心之一,本着从来就没有完美的新政策的原则,可钻的漏洞可利用的地方多的是,这就是获取利益的来源。白向云的计划说到底就是利用管理上的漏洞钻了政策的空子,而且反过来充分的利用了国家政策获利。就算有朝一日东窗事发,他们也不会获多大的罪。要追究,那得首先追究政策上的错误。

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说,只要社会还有严重的刑事犯罪,这里的市场就不会枯萎,他们就能无有穷尽的大捞特捞。以现在的社会状况来看,这个市场不但不会枯萎,还会越来越繁荣。

“忧国忧民?”白向云在心中冷哼一声:“等到轮到我处在那个位置的时候再说吧,现在我只是个重刑犯人。嘿嘿……现在我以恶治恶,以恶磨恶,也算是为国家分忧吧。”

白向云想不到的是,在不久以后的某一天,他还真的背负起了整个国家民族的命运。

又商量了一些细节以及相互之间的配合问题,白向云和郭老大走出了办公室,回到了自己监仓。

而廖警司想了一会后,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欣喜而又恭谨描述了刚刚和白向云他们谈话的情形。

电话那头静静的听他说完,只说了十个字:“好的,知道了。你看着办吧。”

“是。狱长。”

轻轻的放下电话,廖警司兴奋的站起来,走到靠操场这边的窗前,看了好一会下面正在打球的犯人们,满脸笑容的自言自语说:“白向云……你真是个聪明的人。”

吃晚饭的时候,只要有钱,这里也能享受女人的确切消息通过饭堂传遍了整个监区三个队五百多人。刹时间整个监区沸腾起来,人人都兴奋的讨论着,打听着,或是叹息着——自己没钱。

二队的监仓人来人往,享受过的人成了最受欢迎的人,就如当初阿飞一样,大家都围着他们刨根问底,以此来衡量两千或者五千块是否值得。

“别犹豫,享受过你们就知道,这份钱虽然贵了点,但绝对值得。”享受过的甲满脸兴奋的说,显然他还沉浸在过往中。

“是啊。那么年轻漂亮的姑娘,那么周到细致的服务,我现在都吃一想二了。等家里寄钱来了,我马上就再次报名。”享受过的乙一脸回味神色陶醉的说。

“辛苦了那么久右手,现在终于解放了一次。不说别的,就重新体验那种久违的感觉……已经值回票价了。”享受过的丙信誓旦旦。

“干起来好爽!”享受过的丁说得非常简洁,却也最撩人心。

……………………

……………………

经个几个亲身经历者绘声绘色的一说,报名人数马上从中午的十三人暴涨到三十五人,而且其中有几个还是一队和三队的人。看形势,在后天又一次激情开始前,报名的人还会持续增加。

这结果再次证明了“口碑”式的宣传力量是无穷的;也证明了无论哪个正常的世俗男人在过了几年的苦行僧日子后,都有可能变成色中饿鬼。

白向云和郭老大对此当然开心不已。为了避免纷扰,他们躲到了禁闭室前面这监区内少有的清净之地。

这次和他们一起“避难”的人多了好几个。除了山鸡要接受报名脱不开身外,李刀、阿中、光头莫、大眼、大拽八等都来了。

七个人围成一圈席地而坐,谈论着这几天的事情。白向云没有再隐瞒,将计划已经实施和准备实施的步骤详细的对还不知道的光头莫他们说了一遍。

最后他说:“可以预见,这计划获得的利益将是巨大的。我们大家一起干,得到的利益也平均分,只要大家好好合作,用不了几天,我们就能在监区里想横着走就横着走,想竖着走就竖着走。”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对白向云的话深以为然。

“我第一个要把山猪尽情的羞辱一顿。”阿中想起那次在饭堂里的口水仗,恨恨的说。

白向云对身边的郭老大使了个眼色,向阿中努了努嘴。

郭老大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嘿嘿笑着说:“如果他肯合作,我们还是要利用他做好一队的生意的,一切以利益为先,把以前的那些小恩怨暂时搁下吧。不过要是他不肯的话……你们看着办好了。”

阿中点点头表示明白。毕竟“是利用别人为自己赚取利益还是让别人成为自己仇怨更深的敌人”这样简单的选择题谁都会做。

正事谈完,大拽八又一次哀怨起来:“郭老大,后天这次应该轮到我爽一下了吧?昨晚你们都撇下我们几个,也太不讲义气了。”

“是啊是啊。”阿中、光头莫、大眼也跟着起哄:“郭老大,白兄弟,你们就行行好吧,咱家也憋得很辛苦啊。”

郭老大斜了他们一眼,摇摇头说:“本来是这样打算的。可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耳边吵啊吵,弄得我心情很不好,我看……还是算了吧。”

“不要啊……”几个人连忙凑到郭老大身边,捶背得捶背,捏脚的捏脚,还满脸令人恶心的媚笑:“郭老大,我们把你服侍舒爽了,您就放我们一马吧。”

“嗯嗯……”郭老大眯起眼睛享受着他们劣拙的手法:“你们别吵就行了。不然吵得我头脑一胀的话,象我这年纪的人是会很容易失忆的。”

“哪里哪里……郭老大你还龙精虎猛头脑清楚得很呢。”

“对对对,就算老,也是老当益壮。前些天你还说过,你到现在还记得十一岁的时候偷看人家大姑娘裙底内裤是什么颜色的呢……”

“哈哈哈……“白向云和李刀终于忍不住狂笑起来。

“小子你找死。”郭老大满脸通红,一脚就向还想继续说下去的大拽八扫去。

“郭老大,我只是称赞你记忆良好啊……”

看着大拽八连滚带爬狼狈的躲避,众人都狂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