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鸟为食亡 (上)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三章 鸟为食亡 (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到第二天晚上,报名的人数涨至五十一人,差不多占了整个监区犯人人数的十分之一。

因为有别队的人,为了避免收帐困难,一律都是在小姐来的当天中午前转帐完毕,过时作废。

而阿飞对小丽念念不忘,再次报名参加,而且指定要她来,还是包夜。

这一晚,很多人都因为兴奋与渴望而睡不着。更多的人还是只能辛苦了自己右手,让自己疲累的睡去,在梦中和美女相会。

又是一个黑夜降临,报名过帐人数止步在五十五人。这五十多个人在众多的“保重啊,别用力过度啊。”“兄弟,多干几次,回来说给我听。”“小子,好好用你那条牙签,别让美女看扁了。”诸如此类的叮嘱中走出监区大门,接受“妻子”或“女友”的接见。

在小美和阿韵她们回去的时候,白向云就交待了她们叫夜总会负责人增加小姐人数,所以这次即便一下子来了五十人,夜总会也没有顾头难顾尾之虞。

照例是白向云和监区的干警武警们拣过之后,(山鸡早就算好了人数,五十个小姐有二十个都是让干警武警和白向云他们拉走的,三十人刚好够只交了两千块的犯人。)才轮到那些过了帐的犯人们按照报名顺序进来拣人,哄闹了半个多小时之后,交了二千块的犯人们终于人人都拥着自己满意的美女走上六楼。

房间床位没那么多,大家只好轮着来,而包夜的只能委屈的看着自己喜欢的让别人先吃一次,十二点开始后再轮到自己上阵。

小美和阿韵她们也跟着来,这让白向云有点意外也有点欣喜,揽过她们后扫了一眼,又看上了个气质和阿韵她们很相似的叫小艺的女孩。在“征求”过她们两人的同意后,白向云连她也拉了过来,在小美阿韵的痴缠中,四人拉手揽腰的走上六楼,进入房间后在一阵叫人神魂颠倒的倾诉后,两女迫不及待的爬到白向云身上,小艺受两女的蛊惑,也很快投入其中,三对一的压榨白向云,四人又是一夜令天昏地暗的大战。

为了不让小丽先让别人吃过,阿飞临时又向山鸡承诺了多交两千块钱,将小丽的整个时间都包下来,然后躲到房间里痴迷的交缠起来,再次享受了“情人”的销魂。

上次没能赶上头班车的阿中四人干脆的聚在了一间房间内玩起了八人大混战,弄得天还没亮就没人能爬起来了。

其他房间中的情况对比起来毫不逊色,接受过专门训练、具有良好“职业道德”“职业素养”的小姐们出尽绝招伺候这一众压抑良久的“饥欲男”,让他们从外到里从肉体到精神都得到了最大限度的释放。而“饥欲男”们在爆发的欲望驱使和美貌美体的刺激下,也用尽吃奶的力气尽情征伐着,争取在自己满足的同时也向对方证明自己是最强的男人。

总之这一晚比上次更加疯狂。而郭老大也想着十八万七千的进帐在疲累入梦后还乐和不已。有更多的利益,廖警司才会更看重自己,自己在以后的日子中也能过得更加称心如意。而这个计划将他和监区整个管理层都捆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要再将山猪和秃鹰他们圈进来,从此以后还真的可以想横着走就横着走,想竖着走就竖着走了。

当然,这一切都要感谢白向云。

也因为白向云,整个探监家属临时招待所彻底变成了窑子。

天亮了。阿飞照旧念念不忘——或许也更加的刻骨铭心;白向云和小美她们照旧依依惜别,脸上照样有淡淡的愁怅;然后小姐们照旧坐车回去,心中还觉得是在做梦——在重刑犯监狱里卖身,即使是亲身经历,还是让她们觉得不可思议难以相信。不过她们倒是打心里消除了对罪犯的恐惧畏怯,从此以后应付起客人来更加的圆滑泼辣

最后,扶着腰骨一脸舒爽呻吟不已的犯人们照旧回到监区,重复着烈日下还要不停劳作的生活。

这一次涉及到的犯人各个队都有,一下子就造成了更大的反响。一队三队的人更加勤快的往二队的监仓里窜。

又是一天。

稻谷已经完全爆胎了,洁白的乳谷在微风中轻轻摇晃着,稻香四溢,引得无数美丽的蝴蝶和不知名的昆虫东停一下,西留一阵。

今天天气比较荫凉,犯人们的精神很好,热烈的讨论着明天又要来到的美丽小姐们,对比着那个看起来比较有味,那个干起来比较舒爽。没参与过的人只好羡慕的做忠实的听众,要不就拿入狱之前的“当年勇”来交流。

“谁要我的星星积分?或者上个季度的奖励?换钱,操他妈的,我也要爽一次。”

一个洪亮的声音吸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白向云和郭老大他们这些知情人都笑了。想不到这么快就有人忍不住。

积分(照劳动产品质量、产值和个人平日表现计,一星期一次)多了可以换星星(月计,一等有6个星,二等有5个星,三等有3个星,四等有2个星,五等有1个星。),星星多了可以变奖励(累计有5个星就可得到一次嘉奖,减刑2-4个月,累计六次嘉奖(30个星)就可以得到一次表扬(减刑5-7个月),一年下来,按照表扬的多少评出监狱积极分子(减刑8-12个月),再从中挑选出表现最好的几个人参加省积极分子的评选。(可获得减刑、假释、监外执行)),奖励越多证明表现越好,然后在一定的时间内可以申请减刑。只要申请成功,一次嘉奖就可以减刑两个月,得到的奖励越多,能减的刑期就越多,最大可以一次刑减刑十二个月。亦可累计,这次评不上的,奖励将会累计到下次评选,因此下次被评上的几率就大大增加。

对于犯人来说,早日出狱重见天日是他们最大的渴望。所以能让自己刑期缩短的各种奖励就成了自己的命根子。不过监狱中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将自己的积分星星奖励“让”给别人的多的是,只不过得和记分的事务犯和管理这方面的干警们通好气暗中操作。而对于负责这方面的干警和事务犯来说,这个也是压榨犯人获取利益的最好利用工具。

所有听到这句话的犯人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静静的望着那个发话人。

“我是说真的。”那个犯人眼中闪动着无法压抑的疯狂与**:“奶奶的逼,做了这么多年和尚,怎么也得做一次男人。”

这话让聆听的犯人们盯着他的眼开始产生变化:有的慢慢黯然,但更多的是宛如开窍般越来越明亮。

“阿猫,什么价钱?”光头莫扔下烟头,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他。

“光头哥你要?”

“只要价钱合适,我要。有多少都要。”光头莫扫了其他人一眼。

白向云看了看两个看守武警,他们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晃悠到稍远的地方看风景去了,心中不由乐开了花。

“这个……光头哥,你能给什么价钱?”阿猫显然拿不定主意,看了看其他人一眼,眼里有点求助的意思。

“慢慢说吧。”光头莫一点也不急:“依照老规矩好好商量,你也想想清楚。”

阿猫点点头,跟着他走向凉棚。

白向云这段时间听郭老大说过,按照监狱里大家一直认可的规则,积分因为可作弊空间大,只要和记分的事务犯和监督的武警们关系过得去,次次拿满分甚至超额分都不是问题,是最不值钱的,一般来说每分只是几块钱。而星星因为一累加够数就能直接得到奖励,所以价钱要高很多。按最低标准算,五颗星得到的嘉奖至少可以减刑两个月,而大多数犯人每月一般只能得到一颗或者两颗星,半年下来也就只能得到一个嘉奖而已。所以每颗星的价钱一般不会少于三百块,而累积够了星星得到的嘉奖价钱更是翻了近一倍,在两千五百块左右。而累积了六次嘉奖才能得到减刑五到七个月的表扬价钱浮动就比较大,少的时候不过万,多的时候会超过两万,看情况而定。比如对于还有一年左右就能出狱的犯人来说,表扬奖励的价值就高了。但如果得到的表扬多的话,就很有希望评上监狱的积极分子,一次性减刑八到十二个月。所以对白向云这样刑期还很长,而又不在乎钱的人来说,表扬奖励的意义就大了。而是否能参加省积极分子评选,以求获得假释或者监外执行的机会,受表扬次数也有着决定性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