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警匪一家亲 (上)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五章 警匪一家亲 (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个……‘他们’那边是否真的可靠呢?”山猪想起这个问题,虽然事出有因,但一直“忠心耿耿”的自己和秃鹰连招呼也得不到一个,就如此轻易的被靠山抛弃,让他心寒之余更多的是不忿,以至于现在有点怀疑。如果没有绝对保证无虞的强有力靠山保驾护航的话,一旦出事,他们不但得不到任何好处,还会惹来一身腥。

白向云不厌其烦的将自己通过资金流动的方式将所有人都紧紧的绑在了一起的方法解释了一遍,最后肯定的说:“我们只是钻了个空子而已,其实没多大是事儿。他们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这样让我们放手大干。再说,和巨大的利益比起来,这点只能算是失职的风险对谁来说都实在是不值一提。既然这样的话,呵呵……谁又会和钱过不去呢?!”

兴师问罪的一大群人眼睛全部亮起来。他们任何一个都比白向云更清楚的知道高级奖励对犯人们意味着什么。一分两分积分算不了什么,一颗两颗星星也顶不了什么事,一次两次的嘉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集中起来都放到一个人身上的话……那就是一次至少能少坐一年牢的价值了。而愿意出钱换刑期的犯人实在太多了。

“都出去。”秃鹰首次开声就向身后的随从们吼起来:“到外面把风去,老大我要谈正事。”

随从们欢天喜地的出去了。心里都在想着自己以后能得到什么什么,老大吃肉,他们喝汤啃骨头总行的。

这样的结果早就在白向云预料中,在整个监仓只剩下他们四人后,开始一点一滴慢慢的解释起计划和操作方法来。

最后协商的结果大家都满意:白向云和郭老大从仅剩的三成所得中分出一成半分给他们两人,而收购一队三队积分奖励的钱还是白向云他们出,收购回来后各占百分五十(山猪和秃鹰占自己队的百分之五十),要是以后能卖出去的话,所得的钱也是如此分成。山猪和秃鹰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止自己队的犯人们向山鸡报名寻欢。他们自己和下面的几个心腹提枪上阵时只需要付小姐应得的那一份。

当他们四只手握在一起时,虎山监狱南监区第二分监区管理层联合牢头狱霸疯狂压榨中下层犯人的时刻也开始了。

第二天的活动白向云开始缩小小姐进来的规模,除了有需要的几个头头要预留外,只进来刚刚足够包夜需要的人数,普通干警武警和犯人共用。而且时间上也作出了调整:小姐们中午来到,下午是干警武警寻欢时间,价钱和外面同等,差额由白向云在其他所得利润中补上,上半夜是交两千块只干一次的犯人们的时间,按报名顺序轮流来;十二点后就是包夜犯人们的天堂了。而在小姐来的当天,监区一律不接待真正的犯人探监家属。

至此,监狱开红灯区的计划基本完美,模式也这样定下来,一次又一次的正常运转着。

因为小姐数量多而且素质高,外面夜总会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估计不用半年就可以收回投资了。这个消息又让白向云和李刀开心了好一阵。



因为有了解决数年饥渴的动力,再加上各队的老大们恩威利诱并施的手段,犯人们的劳动积极性空前提高。生产速度和产出质量在短短几天内就上了一个新台阶,而那些家中有点余钱或者亲戚朋友多的人更是一个劲的打电话或要或借,整个监区五百多犯人几乎全被那数十美丽小姐勾引起来,一门心思的想要好好发泄一次。

每到“太太探监团”“探监”日,犯人们都用最快的速度把当天的劳动任务完成,然后眼巴巴的等着收队回监区,相互之间的问候语也从“累不?”变成了“你报名了吗?”。而那些“过来人”则成了查询台般被请教了一次又一次:最漂亮的叫什么名字?那个年纪最小?那个看起来最有味道?谁的皮肤最白?…………

经历过而又比较好炫耀的犯人则成了最好的宣传员,扮足一副女性专家的样子一有空就口沫横飞,虽然除了他自己玩过的那个小姐和玩的过程说得比较煽情比较真实之外,其他的全是臆想和“应该是……这样”的胡吹,不过没经历过的人还是听的津津有味,而且越来越心痒痒的情难自禁,更加勤快的算计着自己还差多少钱或者多少星星才能够也这样一次,心中更是暗暗发誓,自己回来后要比他说得更加详尽吹得更加高明,让别人也象自己现在一百四十五度仰视眼前的家伙一样仰视自己。

小姐“探视”的时间表按照预定的日程有条不紊的进行,在第五次进来时,报名人数达到了一百五十人,其中包夜的占了一半,而其中以星星或各种奖励来交换的也占了一半。这结果让白向云欣喜之余也有隐忧。

这个监区就五百多人,而现在享受过这个服务的人次也达到了总人数的一半多,虽然因为小姐的数量多,这生意在这个市场尚能保持活力,但是明显可以预见用不了多久,在犯人们基本都尝试过以后,他们的新鲜感和渴望发泄的热情肯定会下降不少。再说,每人家里寄钱来的次数和得到各种奖励的密度也跟不上小姐们一个月来十次的速度,半个月以后能每次保持住有十分之一的犯人报名就不错了。

“是时候开辟新市场了。”白向云躺在凉棚下自言自语的说。

现在他和李刀他们每天吃好睡好,也基本不怎么下地劳动了。只不过白天监区里面过于冷清,一整天的呆在里面实在是闷人,所以他们也就顶着“出勤劳动”的美名到地里看风景,心血来潮的时候也去追逐下不知名的昆虫或小鸟,以此来活动下全身骨骼。

几个看守武警早就和他称兄道弟了,而他们的上司刘队长在没有旁人的时候也和他勾肩搭背状极亲密,不过到底如何大家都心照不宣吧。这个被道友成称之为“三头蛇”的武警中队长看起来一脸正气,特别是带上绿帽的时候更是英气逼人,令人仰慕。白向云体会最深的是在他索要好处的时候也是一股子军人作风,说多少便要多少,绝无商量余地,无论他人如何婉转暗示也决不嘴软,而且还要从快从速的交到他手。

赖指导白向云也见过了,这个一看就知道是个惟利是图的小人就象他的姓一样没什么可说的,只要有足够的利益给他,可能他连祖宗都会毫不犹豫的出卖。不过他的权力倒是要比廖警司大一点点,这也是白向云用心巴结他的原因。但这样毫无才能的无赖竟然能坐上这样的位置,这让白向云有点不解。

“如果不是裙带关系就应该是他贿赂了上司不少好处吧。”白向云摇摇头将他抛开,要不是有求于他的话,别说接近,就是多想起这人几次也觉得对不住自己的大脑。

“刘队长,你所属的系统掌握着整个虎山监狱的安全,相互之间的交流也是最频密的,对整个监狱也是最熟悉的,开拓市场的事情就请你多帮帮忙吧。”最后白向云这样呢喃着打定主意。

当然,拉生意就要靠各个老大们的关系网了,都是老江湖老油子,多少都认识些人的,至不济也应该认识有和他们同一批进来分到其他监区的犯人,熟不熟不要紧,有过交情有些印象就行了,毕竟有巨大的利益送到面前,没谁会舍得拒绝的。

“云哥,你喃喃自语的在说什么?”旁边和他同样躺着看蓝天白云的李刀问道。半个多月来的舒服日子,让他被晒得有点黝黑的脸油光滑亮,一双眼睛就如他的腿一样,冷厉到让人不敢面对他的逼视。

“想着怎么赚更多的钱,收购更多的奖励。”白向云诡诘的笑了笑。

李刀摇摇头,他真想不明白这大哥的脑子是什么构造的,什么疯狂而且看起来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计划或者事情到了他手里就如风车一样玩得飞转。外面那间夜总会也是在他的管理架构和经营方式下蒸蒸日上的。不然的话,就凭他那几个只会拿刀拿枪打打杀杀的兄弟们那能照顾得过来。不说别的,如何控制小姐们的嘴巴就是个很需要技巧的问题,但白向云只几句话就帮他们解决了。

“怎么做?”再远点的郭老大听到了他的话坐起来,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白向云。

白向云朝不远处那两个正挎着枪在田埂上晃悠的武警努努嘴:“先叫刘队长帮我们打通其他监区管理层的关系,以后就是我们的事了。对了,你在其他监区认识有做老大的人吧?”

“有一个,不过是在东一区,还是在今年春节整个监狱犯人大集会的时候知道他做上了老大的,其他认识的当时还是老丁,现在不知道有没变化了。”

“应该不行。”山鸡在一边插嘴说:“虽然监狱里钩心斗角比较激烈,可是管理层为了方便管理,从来都是力求稳定,在旧老大没有出狱或者因为犯错而被革职掉之前,这个位置很难有什么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