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警匪一家亲 (中)
章节列表
第五十六章 警匪一家亲 (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是啊,”光头莫也感叹起来:“在重刑犯监狱做老大谈何容易。没武力没背景没钱财没头脑休想问鼎这位子。最好是象白兄弟你这样,样样俱全。”

“我可没那么多心思玩这个。”白向云望着郭老大坦诚的笑了笑:“我只是想做点什么让自己早日出狱和家人共享天伦而已。赚钱么……我当然不会嫌钱多的,再说这样也能打发点无聊时光,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又何乐而不为呢?!”

众人禁不住笑了。郭老大虽然没有因为他这一番话完全的消除疑虑,但心中舒爽了很多。既然白向云已经在众人面前表白了自己,以后要是作出出尔反尔的事情的话,也很难让人心服口服了。

等众人笑声低下来后,白向云又说:“大家都想办法联系下自己在其他监区熟悉的人,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扩大我们的生意范围。挣钱么,我是从来都不嫌早的,我想大家也应该象我一样。”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纷纷应诺。和管理人员相比,犯人和犯人之间更容易交流,更容易取得信任,也更愿意协助对方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果还有利益的话就更不用说了。

这就是白向云不愿意叫廖警司他们帮操作管理在其他监区开拓生意的原因。完全交到这些吸血鬼手上的话,最后到自己手上的不说油水,能有油渣剩下就不错了。

主意已定,回监区后各人立刻行动起来,在自己心中、在其他知情的犯人中、在和自己关系好的干警武警中翻查打听着一切自己记得的被分到其他监区的熟人,看看是否还能联系上。而凭着白向云的计策这些天来一直坐等分赃计算自己又收入了多少多少的山猪和秃鹰也被派上了用场,不过他们也乐得如此,能够在其他监区开辟生意,自己多少也能分到点好处的。

而白向云和李刀一样,第一个想到的是阿拉鬼和吊眼四,他记得两人是分到西一区的,专门烧窖码砖。在其他犯人口中,这个监区被称为人间地狱。自从这个监区开辟后,不但整个整个虎山监狱的建筑用砖是从这个监区烧出来的,监狱附近的城镇也有相当一部分建筑用砖也是从这里卖出去的。因为这里出来的砖不但质量过硬,而且价格和外面的砖厂相比也便宜不少,理所当然的抢占了不少市场。

##########

吊眼四今天心情不是不好,而是非常不好。早上因为昨天劳累过度,起床的动作慢了点,出操的时候迟到了十多秒钟,不但被干警们敲了一警棍,还被监队的领队老大警告了一次——虽然这不知是进来后第几次了,不过仅仅是警告而已,他靠着白向云赚来的钱可不是白花的;出去码砖的时候——总算又轮到他码胚砖(刚打成形架着晾水汽尚未入窑烧制的砖)而不用钻那高温到一下子就能让人出汗出到脱水的该死砖窑了——他以为今天天气凉爽一点,肯定能够度过一个比较舒心的日子了,谁知垫胚砖的塑料薄膜沾了不少水份十足的砖泥,自己又贪快想早点完成任务然后偷懒,一不小心就摔了一跤,虽然P股不怎么痛,但控制不了重心的歪斜身子却撞倒了一整排的胚砖,也砸了自己一身。幸好胚砖才出模格不久,硬度并不大,所以也没砸伤什么,但掉下的基本全摔成了一团泥,又是被倒模的犯人臭骂了一顿,差点没让他一个人全部返工——还是得益于他刚进来时的慷慨——在他鞠躬弯腰道歉了超过一个巴掌手指的次数、又承诺了三天的晚餐加菜后,这才平息了他们的怒火。收队回来的路上他又顾着和阿拉鬼诉苦,额头不小心撞到了前面的的人抗在肩膀上的挖泥铁锹,拉出了好长一道口子,虽然没流什么血,但却让他的心情彻底掉进了谷底。

现在他正躺在阿拉鬼的床上摸着贴了创可帖的伤口诅咒着自己今天到底犯了什么冲竟然如此倒霉,而在砖窑流了一天汗的阿拉鬼也正全身瘫软的躺在他身边,光头垫着他的大腿合眼假寐着。

吊眼四的诅咒他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在砖窑烧了一天木柴——虽然这记不得是进来后的第几次,但他还是严重的不适应,喉咙就象被火烧灼一样火辣辣的疼,早就黝黑的全身总是粘腻腻的,即使洗澡时揉搓了无数遍也感觉不到舒爽多少,最坏的是一合上眼睛就仿佛还看到熊熊的火焰扑面而来,可是现在他实在是累到连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了。

“阿拉鬼,吊眼四,有你们的电话。”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电话?我的还是阿拉鬼的?是谁打来的?美女吗?”吊眼四勉强坐起来狐疑的将头转向门口,谁能知道他在这监区的电话?谁又会打电话给他?自从一脚踏进这个监区,别说有心情打电话,他连睡觉的时间也感觉到还不及自己需要的十分之一。

“找你们两个的。”声音有点不耐烦的说:“好像他说他叫白什么云的。你们到底要不要听?”

“是老大。”吊眼四跳起来,一把拧在阿拉鬼的手臂上:“快起来,是老大找我们了。”

阿拉鬼也让这难得的好消息激起一丝力气,挣扎着爬起来,摇摇晃晃的跟着吊眼四去总务处接电话。

“老大……”吊眼四一拿起话筒就叫起来:“你终于还没忘记我这大海中的一叶孤舟啊。哦,不。是两叶。阿拉鬼也在旁边。”

“老大好。”阿拉鬼对着吊眼四凑过来的话筒有气无力的问候了声。

“呵呵……好。”话筒里传来白向云爽朗的笑声:“想不到你们还没死掉。呵呵……好吧,现在我就来打捞你们这两叶孤舟。”

“老大,你能拯救我们?这么神奇?”吊眼四和阿拉鬼对望一眼,都满是不信。进来这里才多久啊,白向云自己能过得舒服如意就不错了。

“当然能,”白向云声音中充满自信,也有点感慨:“谁叫我是你们老大。”

想起在看守所时的奇迹,吊眼四两人不由注意起来,将话筒更加贴近耳朵,阿拉鬼也走到另一边凑了上去。随着白向云述说的深入,吊眼四两人的脸色由不信到惊讶,由惊讶到兴奋,由兴奋到狂喜,最后没等白向云说完,他们已经哈哈大笑起来。

“老大,你是神,你是上帝,你是真主……我对你的景仰有如茫茫宇宙,无……”吊眼四冲着话筒吼起来,让值班的干警猛敲桌子提醒他这里是什么地方。

“少说废话,好好想想怎么做。和各队老大们谈好了就给我电话。号码你们看来电显示就知道了。”说完白向云就挂了电话。

“真他妈的太好了。”阿拉鬼仿佛一下子全身充满了力气,在吊眼四丢下话筒的同时就拉着他冲了出去。

“老大的电话号码……”

“白痴,我已经记下了。”阿拉鬼脚步不停:“我们找个地方好好消化下老大的计划。”

“慢点慢点……放心,有钱赚又有女人干,没人会拒绝的。”吊眼四调整节奏跟上他的步伐:“靠……你他妈的怎么突然这么有活力了。”

“如你所说,有钱赚又有女人干,怎么能不精神百倍。”

随着声音渐远,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一脸让人恶心的笑容来到他们所属犯人中队队长“人狼”面前。

“狼哥,想不想干女人?”

“狼哥,想不想数钱数到手软?”

人狼丢下手中的扑克,歪头乜视着他们:“你两个小子找死是不是?又来消遣老大我。”

“怎么会呢。狼哥您这么英名神武,我们那敢又那能消遣您啊。大家说是不是?!”吊眼四一脸**的转向和人狼一起打牌的其他犯人,想寻求共鸣。可惜他看到的只是一张张揶揄的脸孔。

“是啊,狼哥。我们可是认真的。”阿拉鬼装出老实憨厚的样子,可是那表情怎么看怎么象狼外婆。

“算你们识相。”受到尊敬吹捧的人狼“满意”的点点头,毫不在意的抓起床上的牌:“看在你们这么认真的份上,就让你们说说看。”

吊眼四和阿拉鬼看看床上其他人狼的心腹,又看看附近人来人往的床位,犹豫了一下凑到人狼耳边说:“狼哥,这可是能让我们飞黄腾达吃香喝辣的大生意。这里人多嘴杂,我们找个地方说话。”

人狼终于正眼看着他们,上上下下打量好几遍,终于肯定两人的确不是在开玩笑,点了点头恶狠狠的说:“到走廊尽头去。要是你们俩敢忽悠我……我一会就剥你们的皮拆你们骨头。”

“绝对会令老大你满意。”吊眼四得意洋洋的领先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