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蛛丝马迹
章节列表
第五十八章 蛛丝马迹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想起秃鹰的深沉以及他的“靠山”,白向云隐隐觉得有点不妥。在这样监狱管理层人人都大捞好处的时刻,为了避免万一,肯定各个监区的头头脑脑们都会警告犯人绝对安静;而犯人想要有好日子过,头头脑脑的话是绝对要听的,可是现在他们却故意挑起事端,却又从中得不到任何好处……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秃鹰啊秃鹰……要是你敢在我眼皮底下玩什么手段的话,我绝对能让你吃不完兜也兜不走。”心中发着狠,白向云把一大块回锅肉塞进嘴里,用力一咬,“滋”的一下,油水满嘴中鼻子也闻到一股让人满足的香气。

接下来的日子,白向云细心的观察着秃鹰的一举一动,除了发现他多打了几个电话外,并没有其他什么异常。

但白向云没有死心,他确信要出问题的话绝对只会出在本监区的人身上。其他监区的老大们即使有野心,但弄不清楚自己这真正掌控者的身份和背景,是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不然一旦因为估计错误而出现什么差错的话,很容易就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再说,目前分到的利益已经足够他们舒舒服服的过着或者比在外面的时候更舒适的生活了,实在没必要冒未知的风险。而其他监区的头脑们除了知道这事情是监狱里面的自己人要求放行的外,其他也不是很清楚,那些有实力又有野心的老大们因此更不会轻易问鼎这壁江山,要是真的是某个强有力的监狱高层人员做的话,和这样的人抢生意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对于所知的实施者白向云他们也是心存疑虑,谁敢肯定是不是某神秘人物的代理人甚至仅仅是摆上台面的鬼儡呢。

而本监区的人不同。他们对自己了解,知道自己没有强有力的靠山,也没有坚实的基础,只要他拥有和自己同等资源的话,打倒自己后很容易就能在短时间内根据自己创造的模式建立起自己的体系。

山猪这头脑少了根筋的家伙基本不用考虑,他手下是有些人才,但目前基础也还薄弱,根本成不了气候;郭老大有这个资格,但几乎无时不刻的不和自己在一起,有什么风吹草动绝对瞒不过自己的眼睛。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秃鹰了。加上他的后台是狱长……

白向云再次冷笑起来:“秃鹰,不是你最好,不然的话……看看你到底是我的终结者还是我的垫脚石吧。嘿嘿……坐牢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接下来的日子在相对平静中渡过。小姐们来的时候,白向云也同样会要上三两个荒唐一夜,发泄积聚了一星期郁抑的同时也满足了他心中那对女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报复欲望。

各监区的老大和管理者们为了自己能得到更多的分成,都毫不手软的疯狂压榨着犯人们的一点一滴,更加卖力的催促他们辛勤劳动,获取更多的奖励和百分三十的各人所得。然后这些奖励和所得又被他们威逼利诱的收购或发泄到了小姐们的身上,然后又流到他们手中。

吊眼四他们十个和白向云同时入场的犯人们也凭此早就脱离了机器人般的劳役苦海生活,一跃成为各监区最受欢迎的人:小姐调度、接受报名、收帐过帐、买卖奖励全都紧紧的攥在了手中,各队的老大反而成了他们的指挥棒。只有在监区的头头脑脑面前,他们才有点犯人的样子。

日子就这样疯狂而荒唐的过着。

一个月后。

又是一个和往日没有任何区别的天亮、出操、吃早餐,然后列队点名备案出勤劳动。

稻谷已经开始饱满,有些早熟的还露出了一点点黄影,凑近去可以问到淡淡的香气,好像预示着丰收的秋天就要来临。只是路边的野草还是比较茂盛,时不时的还能见到一簇一簇的野花,田地里的各式小鸟和昆虫也更加的多起来,划着优美的弧线或飞或跳,在人走近时更是乍然飞起。

再远处是一望无际的青纱帐整齐的向两边延伸。在犯人们的辛勤护理下,已经长得接近成熟了,高也有了两米多,下面一半紫上面一半青的看起来甚是醒目。微风吹来,长长的叶片轻轻摆动,有如天籁的沙沙声迅速的随风远去,让人止不住升起追逐的欲望。

今天的劳动任务就是给这一望无际的甘蔗林除干枯的老叶,让茎杆更多的接受太阳光照,以增加甜度。然后还要给顶端的嫩叶喷洒防虫药水,在蔗根处洒上点石灰,也是防鼠防虫的。

蔗林实在是太广阔了,为了不错过防虫季节,以保证有好的收成,必须要整个南监区里的千多犯人同时出动赶任务才行。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千多犯人分成了三组,二分监区的五百多人全部负责剥老叶,一分监区三百人负责喷洒药水,其余两百多人则洒石灰,上千亩甘蔗林必须在四天内全部赶工完毕,可说是时间紧任务重。

这也是白向云进这里来后第一次见到和别的监区联合工作,也让他打定主意要把握这难得的机会,好好的观察一分区和山猪他们冲突的人是什么样子的,有可能的话还要想办法摸摸他们的底子。

准备工作昨晚在监区里的时候就全部完成,所以现在一到地里他们就开始忙碌起来,剥叶、洒石灰、喷药水,在保证质量的同时以最快的速度推进着,争取在早上比较凉爽的时候尽量的多完成点任务。

当然白向云和郭老大这样的人只是拿着工具装装样子而已,有时候为了避免被药水洒到,还嘻哈大笑着溜得远远的。对于他们十几个,看守兼监督的武警们当然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反正他们的任务自然有老丁们帮完成,也不怕以后整片甘蔗林会有“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样方式的病虫害发生。不然万一要是有大损失的话,追究起责任来他们也得担待一部分。

看看秃鹰离得不是很远,白向云慢慢踱到他身边:“秃鹰老大,你不是说一区有个和你关系很铁的老大么,趁现在难得的联合出勤,不如介绍我认识一下,让我好好的谢谢他。”

秃鹰显然被他问的有点愕然,瞳孔深处闪过一丝慌乱,条件反射般的应答道:“好的好的。”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扭头弯腰向周围绵密的甘蔗林看了看:“看不到,可能离的还远吧。不如等下次好了,大家都在做事呢,窜岗是违反管理条例的。”

他那慌乱的神色没有逃过白向云的眼睛,正想深思他慌乱的原因,又听到了这前倨后恭的声音,心中不由更是怀疑。

“哦……这样啊,那就算了吧。”白向云以退为进,让自己有了点思考的时间,突然又说:“可以告诉我他是哪一队的叫什么名字吗?我看看等会有没机会偷鸡一下去和他说几句。毕竟大家也算邻居,这么好的机会不好好交流下实在是可惜。”

“这个……”秃鹰把这两个字说出口时才醒觉自己不应该有这样犹豫的语气,马上接着说:“是三队的,叫大灯泡。”

“三队?!”白向云装做回忆的样子想了一会:“那不是一个多月前和山猪他们有冲突的队吗?原来就是你那哥们啊。”

秃鹰神色显得有点不自然了,抓了抓头说:“是吗?这么久了,我不大记得了。”

“大灯泡……嗯,知道了。谢谢。”白向云拍了拍他肩膀:“我看看中午吃饭的时候有没机会,有的话到时候叫你一起和他拉拉家常去。呵呵……你们两哥们也难得见一次,你也想吧?!”

“是啊,很少见,能和他说说话叙叙旧最好不过了。”秃鹰终于完全恢复了正常,也呵呵笑着说。

“那就这样说定了。”白向云手掌从他肩膀滑落,转身又向郭老大那边晃悠过去。

秃鹰看着白向云的背影,脸色瞬间变幻了几次,然后恢复他一贯的深沉,转头又督促着老丁们动作快点。

听着背后秃鹰的低沉的声音,白向云脚步不停,嘴角轻轻地扯出一丝冷笑。

和郭老大打了声招呼,白向云扯着李刀一边向蔗地深处走去一边说:“这里让郭老大操心吧,我们找个荫凉的地方抽烟去。他妈的这鬼天气……”

不知走了多远,李刀都要提醒他小心迷路了,白向云才停下脚步:“今天可能会有一场大热闹,做好准备,可能我们的机会来了。”

“什么?”李刀满脸不解:“什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