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史无前例的群殴 (上)
章节列表
第五十九章 史无前例的群殴 (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白向云简单而清楚的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和对大灯泡、山猪两队冲突的怀疑,还有刚刚秃鹰的反应。最后说:“我相信他们要做的话,今天是最好的机会。我们有内鬼,他们很容易就能找到我们这些主要打击对象,而且要是真的发生了事情的话真正能奋力抵抗的人也比他们少了一队。只要这次能把我们打趴,加上他们有庞大的靠山,到时候随便给我们捏造个罪名,不但我们从此抬不起头,我们的生意也完了。”

李刀也是老江湖了,一听就知道白向云并没有危言耸听,双眉不由锁到了一起:“怎么做?照你说的看,我们现在非常不利。”

“没有确切证据,郭老大和山猪很难相信我的推测,所以我想就算跟他们说也是白说,到时候随机应变好了。”白向云苦笑了一下:“而且为了不让郭老大疑虑我会抢他的位置,事起的时候我们还不能抢先出头给对方狠狠一击。可是毫无防备的郭老大他们能撑多久实在是个问题。所以……到最后为了大家的利益奋战的可能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李刀这才明白情况恶劣到什么地步,呐呐的说:“我们两人……扛人家五百多人?”

“怕了?”白向云含笑看着他。

“笑话。”李刀挺了挺胸,豪气奋起:“我李刀长这么大还不知道什么叫怕呢。”

“呵呵……玩笑而已。”白向云将烟头丢到地上,一脚踩了上去:“狭路相逢勇者胜。只要山猪和郭老大能撑一段时间,我们只要把一区那几个老大干翻就行了。”

接着他又看向刚刚和秃鹰说话的位置,喃喃的说:“不愧是秃鹰,还真有鹰的冷和狠,还有聪明……嘿嘿……我输了这个监狱就是你的了,我赢了也拿你没办法,哈,好一个如意算盘。”

“我们真的拿他没办法么?”李刀目露凶光。

“暂时不行。不过以后很难说。”白向云一脸奸诈的笑:“既然狱长能容许我在这里开窑子,能为了人情和更大的利益容许秃鹰扳倒我,证明他只是个眼中只有钱的人而已,而对于这样的人来说,秃鹰这样和他八竿子才能够得着的人对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有更大的利益,随便可以牺牲。”

“而我们……”李刀也笑起来:“现在穷到只剩下钱了。”

“知道就好。”白向云很欣慰他的开窍:“要让一个人万劫不复,除了拳头以外还有很多方法。而且效果要比用拳头好多了。”

李刀点头受教。要不是他只习惯用拳头说话的话,现在也不用站在这里和白向云说话了。

太阳一点点的升上中天,整个甘蔗林中的犯人们还是毫不停歇的做着自己的工作,白向云预料的情况没有一点发生的迹象。

随着时间的推移,犯人们也越来越深入甘蔗林,这时候站在外围已经完全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声了,更别说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就算用跑,也要好一会才能跑到蔗林边沿。

在这种地方,一不小心就会迷路。要是在这种大范围的甘蔗林中间迷路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四面八方全是一模一样看不到尽头的甘蔗,头顶是遮掩得看不到多少天空的蔗叶,而且看到的天空还全是支离破碎的,根本无法以此来分辨方向。脚下面,四通八达的排水沟更让人觉得像是走进了迷宫的道路。认准一个方向走吧,长得一堆一堆纵横交错的甘蔗会让你不由自主的拐弯。总之一句话,碰到了大面积的甘蔗林或者高粱地的话,最好把“逢林莫入”这句江湖术语记得紧紧的。

所以现在犯人们都是相互呼应齐头并进的,每推进一段距离领队就会叫各互监组组长和临时小队长例行点名,然后领队上报看守武警,以免有人掉队。当然,这也是监狱里的规定,要是有人趁机越狱的话就能在第一时间知道。

这次联合出勤只有十来个武警跟来,在密密的的甘蔗林中不停的穿梭骏巡着,和平日在开阔地带执行任务对比起来不可谓不辛苦。要不是在甘蔗林出勤的话,按照编制,这次随行监督看守的武警只是八个而已,要真是这样那就更辛苦了。

“吃饭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所有的犯人都刹那间轻松满面。在各中小队长的哨子声中逐一集合,点过人头后就可以开饭了。而武警们也开始了轮换交班。

甘蔗地里很荫凉,比在开阔地带的凉棚还凉爽得多,所以半天下来,虽然工作比平日辛苦得多,但出汗却少多了,这顿饭吃起来也比平日舒心,大家也难得的一边相互调笑一边坐在地上狼吞虎咽。要是以往,在酷热的太阳下他们是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心情的。

饭后有十五分钟休息时间,也比平日少了一半,所以大家都抓紧时间或躺一下或报告了一声找个“偏僻”的地方解决生理问题。

就在大家都平静的享受这难得的荫凉午休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泰半都是三字经的咒骂,跟着便是“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跟着响起一声惨叫和一个愤怒的声音:“你他妈的干吗打人?”

白向云和旁边的李刀对望一眼,都在心中暗叫:来了。

等到两人左绕右绕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有十多个人相互扭打起来,在中间的那两个更是抱在一起在地上翻滚扭打。

正在纠缠的两帮人有一帮他们不认识,而另一帮人却出乎他们意料,竟然是秃鹰带领的一队的人。

两人不由愕然,旋即醒悟过来:这不但是洗清嫌疑的最好方法,更能最大限度挑起战端。

另一帮人不用说也是一分区三队的人。只要山猪这冲动的家伙赶来见到这情况,绝对会不问青红皂白的参与进来,以报一个多月前的仇。何况以他和秃鹰的“交情”,就算没有这前提条件,也会毫不犹豫的参加进去。他就是这种见不得自己人被欺负粗豪汉子。

因为犯人分布范围过大,现在那十个武警还在外围警戒,能否听到这里的声音也是个问题,就算知道这回事,为了预防万一,也分不几个人来平息事态。最低限度,在他们赶来时大混战已经开始了。真到了如此地步的话,别说只来几个武警,就算十几个全来,在不真正开枪打人杀鸡骇猴的情况下也不大可能将数百人的大混战镇压下来。

“这家伙还真有一套。”想通了这些关节,白向云不得不在心里对秃鹰表示下佩服。

“是有一套。每一步都计算精确,恰到好处。”李刀也明白过来,叹息了一声说。

“我们先看会热闹。”白向云拉着他退后一段距离,隐到一簇比较茂密的甘蔗后面。在郭老大他们没有出面之前,他两人还不宜做冲锋卒子。不然的话无论赢输,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件好事。

要做就一击绝杀,以最低的成本争取最大的效益,能断根就不留后患。这不但是白向云在军队学来的作风,还是他纵横商海的座右铭。

几个不知道事情到底如何会发生的犯人诚心想上去劝架,却在混乱和对方的故意中冤枉的被拖入战团,而在他们迫不得已的“加入”后,对方也马上再加入几个人,好像在刻意保持着双方力量的平衡。那几个想劝架的人在又遭受了几次拳打脚踢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嘶吼着怒骂着和对方扭打起来。

场面慢慢升温,范围也慢慢扩大,一股戻气随着越来越大的吼声慢慢在整个甘蔗林里弥漫开来。

山猪带着十几个人赶来了,果如白向云所料,见到和自己监区的人打起来的是宿敌大灯泡下面的熟脸孔,大吼一声“干你娘的大灯泡”,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而在他的影响下脾气作风和他差不多的心腹跟随们见老大冲上去了,当然也毫不犹豫的跟着加入战局,见到对方的人就踩,见到对方的人就砸。随着他们的加入,场面真正开始热闹起来,骂声打声吼声甘蔗倒地折断声不绝于耳。

四面的排水沟突然冲进上百犯人,手中都拿着一米多长的粗大甘蔗,舞起呼呼的风声用力的往山猪他们身上招呼。

本来远远的站在一边看热闹的数十个郭老大所属这下怒了,一边咒骂着“以多欺少,好不要脸”,一边不由自主的慢慢接近。在其中一人忍不住举起块泥块砸向南一区的人后,他们也就此卷入战团,而对方也又突然的从周围冒出更加多的人加入。

武警还没来到,以这样的场面,就算来到也无能为力,更为了预防自己的枪被夺,也不会太过接近现场。

两边不断有人赶来,也不断有人加入,战场范围也不断扩大,一簇簇的甘蔗也在混战中折断倒在地上,成为第一个牺牲品。而这些甘蔗转眼之后又成为各人手中的武器,虽然经不起一次敲打就会折断,但总比赤手空拳好多了。也让场面更加热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