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一章 史无前例的群殴 (下)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一章 史无前例的群殴 (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5        返回列表
“少废话,要干掉的就是你。”金鱼眼后面的一个犯人不耐烦起来:“老大,跟他罗嗦这么多干什么。”

白向云一扫眼,李刀“带”着五六个人也差不多到了,一动脚挑起身边的一根甘蔗,愤慨的吼道:“既然没理可讲,那就打吧,我还会怕了你们不成。”

金鱼眼几个再不打话,举起甘蔗就冲了过来。

白向云微微一笑,再次后退。就在金鱼眼大骂他胆小鬼时,李刀已经从他们的左边冲了过来,带着叶子的长长甘蔗就是一个横扫。而白向云也转身迎向追着李刀的几人,趁着他们连气也喘不过来之际,毫不留情的蔗砸、脚踢、拳打,不让他们有一丝喘息的机会。刚刚向他洒石灰粉的那个家伙更是被他良好照顾,一有机会就往他身边凑。

猝不及防的金鱼眼他们全部承受了李刀的这一个横扫,光着胳膊的身子倒没伤到什么,但包括了脸庞在内被粗糙的蔗叶扫出了无数血痕,配合着他们黝黑而又满是凶厉的横肉脸,看起来极是吓人。

趁着他们刚刚出于本能躲闪造成的混乱,李刀丢掉甘蔗,冲上去又施展起了他的脚法,将“趁人病要人命”的江湖混混原则发挥得淋漓尽致。

“啪”的一声甘蔗在一个人头上敲断了,一滴蔗汁飞进白向云开声壮势的口中,甜甜的感觉立刻蔓延整条舌头。

“哈!”

随着这声短促的大笑,白向云一个箭步冲上去,施展起他擅长的细腻手法,卸肩斩颈切脉的一下一个,瞬间就把这几个人放倒在地。

金鱼眼几个对李刀凌厉的脚法也无可奈何,加上他不断变幻方位,连想包抄围殴都有困难。而这时白向云那边的战事已经结束了,转身向他们冲来了。

正好面对他的金鱼眼眼中满是不信,而李刀的脚又到了他眼前。

“蓬”的一声闷响,金鱼眼本能的举手挡住了李刀的脚掌,却被巨大的力量震得后退几步,绊到了晕倒在身后的一个犯人身上,一P股坐了下去。

“啊~~”那倒霉的犯人被他近两百斤的身体压得醒了过来,大大的发出一声惨叫。

“兄弟们过来,先把这两个家伙干掉。”金鱼眼终于清楚到自己遇上了棘手货,大声的呼叫起来。

秃鹰经过不懈的努力,基本上都把自己三队的犯人拉了回来,因而南一区有了不少闲人,现在正痛快的以绝对多数把郭老大和山猪他们的人打得哭爹叫娘。听到金鱼眼的呼叫,这些人一下子全涌了过来,气势汹汹的向白向云两人进攻。

白向云冷哼一声,正要首先把金鱼眼放倒,背后突然一震,然后泥沙飞溅,胸口也是一阵翻腾。

没有理会被泥块砸到的巨大痛楚,白向云借势加速向金鱼眼冲去,冲出来拦阻的人被他一拳就打翻在地。他真的怒了。此时就算武警来到,也无法阻止他要把金鱼眼痛殴一身的决心。

看着白向云在举手投足之间就把他一直认为够狠能打的心腹放倒,金鱼眼眼里有了恐惧,迅速的爬起一边急促的呼叫着他的人赶快过来,一边绕着李刀转圈子——他可不能让人认为一向凶狠的他是临阵退缩。

在白向云和李刀的夹攻中,金鱼眼剩下的几个心腹全部被放倒在地痛苦的呻吟着,而金鱼眼那边的援军也来到了。

“兄弟,难得这么痛快,不要留手啊。”白向云对李刀吼了一声,毫不犹豫的撞向涌过来的人群。

“哈哈……知道了云哥。”李刀豪气的长笑着,脚、膝、手、肩、头……能活动的地方全活动起来,能攻击的部位也全不浪费,在围困过来的人群中以市井无赖打架的方法一个劲的往最近身边的人要害部位招呼。

两人打架经验丰富无比,每一下动作都在最大限度内给对方造成伤害,或利用对方为自己挡住别人的攻击。当然,在这样的混战中他们也不可避免的挨些拳脚,但基本都被他们在临身的时候或侧或仰或退的用各种方法卸去大部分力道,最后承受的力量已经不足以让他们受伤了。

在两人不断的左冲右突下,更加凄厉更加密集的惨叫在蔗林中响起回荡。也更加多的人随着愈加激烈的战斗在白向云和李刀身边倒下。

其余的犯人在这种情况下和金鱼眼的嘶吼中早就红了眼,不顾一切的踩着队友室友的身体向两人冲去,完全是一副失去理智的拼命架势。

“来吧。”白向云的狠劲也完全被激了起来,狂叫着扣住一个犯人的手腕就是一脚喘在他小腹上,令他连惨叫也没发出一声就晕了过去,而他就要打到白向云脸上的拳头也软了下去。

郭老大和山猪他们那边的战事还在继续,不过双方的人数都减员了很多,而且大部分人身上都血痕累累——大多数是被手甲抓出来活被嘴咬出来的。

“哒哒哒哒……”

随着一阵枪响,几个洪亮但稀落的声音响起来:“全部蹲下,手抱头。”

武警们终于来了,但也来迟了。战场中的所有人包括白向云在内全都打红了眼,毫不理会的继续相互攻击。

秃鹰当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但他也毫不理会,一双眼有些茫然的看着白向云那边的战团,嘴巴张得大大的。战场中那个坐着啃甘蔗的犯人也听到了,但他连眼珠也不转动一下,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和秃鹰同样的地方,只是这时他的眼睛变得很亮很亮,再深处也包含了很多东西:有赞赏,有缅怀,也有慨叹。

唯一听武警话抱头蹲下的就是秃鹰身后的近百个人。

到现场的有五个武警,看到正在群殴中的犯人根本没一个理会他们的话,恼怒之余又无可奈何。他们都是服役两年左右的兵了,不算老,但也不算新,平日里和犯人们的关系也非常不错。只不过自从他们开始服役以来,这个模范监狱就一直平安无事,每天日出而起日落而归,也早就习惯了这样平安无事到叫人郁闷的闲散。因为他们的身份和兼顾的劳动监督权力,平日里犯人们也几乎把他们当神供起来,不论年纪比他们大多少都是一口一个大兵哥的叫个不停。他们也早就习惯了这种虚荣,有的甚至真当自己是老大,拿犯人们呼来喝去,要这要哪。

而现在……现在竟然没一个平日里对自己恭恭敬敬的犯人听自己的,连打完了一梭子弹警告也没人当回事。这让他们不禁有点茫然。为了不让事态扩大,开枪打趴几个人杀鸡骇猴么?现场如此混乱,开枪的话天知道会造成多大的伤害,而且,要是真打死了犯人的话,事后追究起来他们要承担的责任可不是说着玩的。再说,自己之所以如此迟才来也不过是“听命”行事而已,这给人背黑锅的事情他们可不想做。

“怎么办?”一个脸上看起来还有些稚气的武警转脸看着其他人。

“问问长官,看有什么指示吧。”服役最久的那个武警突然醒悟过来,这皮球还是踢给上司的好。

他没有用别在腰间的对讲机,而是掏出了手机拨号码,只是在他“是是是”的应答着听完“指示”后,已经什么都用不着了——战事结束了。

在白向云和李刀放倒四十多人后,剩下的二十多人终于恐惧的大叫一声四散而逃。两人跟着毫不犹豫的同时向金鱼眼夹击,在三拳两脚将他击昏后白向云还不解气,重重的一脚跟踢在他腮邦上,看到飞出几颗牙齿这才满足。

两人脚步不停的又向郭老大和山猪那边冲去,没几下就合力将南一区的中坚力量全部放倒,剩下的上百喽啰群龙无首,一下子就作鸟兽散。

至此,白向云这边大获全胜。

秃鹰满脸懊恼的看着现场,呆呆的说不出话来。而他的队友们则个个都对白向云和李刀的神勇大为惊叹。

“白向云!”秃鹰在心中暗暗叫道。这回真是偷鸡不成亏把米了,这一战绝对让本来就大受欢迎的白向云和李刀更加水涨船高,名声鹊起,成为南二区的英雄,南一区的梦魇。

秃鹰知道自己彻底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