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二章 成者王候败者贼
章节列表
第六十二章 成者王候败者贼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事实正如白向云推断的差不多:秃鹰对于白向云的策划所获得的巨大利润眼红无比,也对他的底细了解得很清楚。而他自己本来就是黑社会中人,理所当然的拥有和白向云一样的资源,野心和欲望让他决定扳倒白向云,自己凭着狱长做后台来操纵这个生意。

下了这个决定后,他通过自己的亲戚向狱长传达了自己的信息和精心计算过的计划,并承诺事成之后许以更大的利益。看在他亲戚和这个严密的计划份上,狱长答应让他一试,并越权让两个监区的武警中队长给予配合。

得到狱长的圣旨后,秃鹰开始联络在一分区的铁哥们大灯泡(金鱼眼),本来就对这生意虎视耽耽却苦于没有后台没有资源更不知内幕的大灯泡听了他的计划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并根据秃鹰的交待,向一分区的其他两个队老大许以重利,让他们一起配合行动。为了让以后的大冲突顺理成章,大灯泡炮制了一次和山猪队的小小冲突,然后静静的等待机会来临。

让白向云想不到的是秃鹰竟会让自己的心腹对着远处的大灯泡撒尿,而大灯泡则以自己人格被侮辱为理由问罪,以此来拉开大混战的序幕,并且其他他两队相互配合,控制混战的进度和节奏,同时秃鹰让自己的人通知山猪自己和大灯泡打起来了,引来山猪加入战团,开始真正的混战后再把郭老大的队也拉进来,这样就可以顺利成章的对付白向云和李刀。然后秃鹰再将自己队的人马拉出来(这和白向云推测的有点差别),让大灯泡以人数上的优势一举击垮郭老大和山猪,这样秃鹰的队就能在二分区占尽优势,也方便以后行事,更将秃鹰塑造成遵守纪律的乖乖仔。

令秃鹰和大灯泡都想不到的是白向云早就有了预感并且做好了准备,也料不到他和李刀的实力竟然这么强,十几个可以称之为“打手”的大汉不但放不倒他们,反而被他们放倒了。更料不到后来上百人的围殴也没能令两人有太大损伤,反而被两人拖住,不但没办法击垮郭老大和山猪他们,最后连这上百人也被两人放倒一半。这三个意外,令秃鹰自以为的百密无一疏的计划完全失败,而在一向喜欢好勇斗狠的犯人中间,白向云他们因英勇顽强加实力强横一举成为了英雄,秃鹰聪明反被聪明误,变成了临阵脱逃、不敢抵抗外人欺侮的懦夫。

最自以为是的亮点变成了污点,这让秃鹰彻底颓废下来,再也无法凭着本身才智和白向云一争雌雄。而白向云则真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垫着秃鹰的光头成为了整个南监区无法令人升起挑战之心的存在。

在比任何地方都更加现实的监狱中,想要做点什么的话,后台靠山固然重要,自己本身的德望才能也不可或缺,不然还会是被和自己日夜相处的犯人们当草包。白向云通过郭老大的后台靠山,配合着自己的才能做到了,捞取了大量的利益。现在,他再次凭着自己的本事证明了自己。

在监狱中,干警、武警、政策、条例……等等什么管理犯人的方法只要和犯人处于相对的立场,全都是硬性的。要想犯人真正安安静静的接受教育改造,以犯人管犯人就成了必不可少的软性手段。积极分子、事务犯、领队、……这些都必须要有让人心服口服的犯人来担当,犯人的德望才能越高,犯人甘心接受管理的可能性就越大。白向云这次卓越的表现,绝对会让监狱方面刮目相看,此长彼消,秃鹰既然在犯人心目中失去了地位,对监狱来说也没什么利用价值了,他的驱虎吞狼计划当然也被狱长丢到了厕所冲到了大西洋。

用不着武警再次鸣枪,白向云他们就得意洋洋的抱头蹲下来,打了这么久他们也累了,正好借这机会休息一下。不过,他还是将秃鹰的表情尽收眼里。

劳动无法再继续,命令各队点过人数并再次确认无误一个不少后,武警们终于松了口气,将其余还在外围警戒的战友叫到现场,抬起厚厚的皮鞋将还在昏迷的犯人踢醒,重新整队集合。

为了预防再次发生意外,武警们马上将千多人解押回各自的监区,然后静静的等待领导裁决。

“我们会怎么样?”

监仓中,二队的几个头头脑脑全都集中到了一起,一边擦着药酒一边估量着事情的后果。

“我敢肯定不会怎么样,最多本监区内训一顿话,然后不了了之。”白向云伤得并不重,和李刀两人相互帮忙着自己擦不到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不但问出这话的山鸡惊讶,连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他这大胆到近乎荒谬的推断,毕竟这事情实在是太大条了。

上千人的大混战啊,想来在这管制极严的全国所有监狱中也是第一次吧——虽然没人死亡,但影响却是难以估计。

“等着瞧好了。”白向云笑了笑,不再说话。

众人都被他神秘兮兮的样子更加勾引得心痒难禁,不依不饶的追问起来,但白向云就是不松口。

“大家等几天吧,”一样心知肚明的李刀解围道:“等几天结果出来了,看看到底如何再问我大哥吧。”

众人满腹狐疑,但再问也得不出结果,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收回肚里再闷几天。

前天小姐才来过,这几天大家都能静下心来好好养伤。当然,每日的出勤劳动还是免不了的,最多只是让你把进度放慢点而已。而且和南一区的队不是错开就是天各一方隔得远远的。

秃鹰再次象以前那样龟缩在监仓连吃饭也不出来,而白向云也从山猪口中得知了那个金鱼眼如他所想的就是大灯泡。

“不如叫大金鱼还好听点。”这是李刀对他那近两百斤体形的联想。

第三天,处理结果还没出来,正在整个监区的犯人们都忐忑不安时,三队却传出了秃鹰即将被调离本监区的消息,据说是他自己本人要求,调去哪里不得而知,调离理由也不得而知。

当天下午,秃鹰就收拾自己的东西走了。

这一下,那个被他支使对着大灯泡撒尿引起这次大混战和其他几个对这次事件有点了解的犯人们慌了。秃鹰有着狱长做后台可以拍拍P股一走了之,他们这些小虾小卒可不行,要是以后事情败露的话,白向云郭老大第一个拿他们这些“知情不报”的人开刀。

当晚,洗过澡后正在和李刀郭老大他们煲烟打屁的白向云被事务犯叫了出去,说是廖警司要和他谈谈心。

众人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看着敲着扶手若有所思的廖警司,白向云如标枪般挺立不动。他进来好几分钟了,眼前这坐在宽大办公椅里的一级警司除了以点点头回应他的问候外,至今尚没有任何东动作。

他不出声,白向云更不好说什么。不过他不急,这事情他拿捏定了自己不会有什么事,狱方要比他更在乎影响的大小。

“你早知道了是不?”廖警司终于微微抬起头对上白向云的眼睛,问出句没头没尾的话。

“是的。”心知肚明的白向云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道。自己的表现肯定早就通过事务犯和看守武警一点不漏的反映到了他耳中,自己能如此从容的应付这次突如其来的挑战,还能抓住机会对秃鹰倒打一耙,说自己事先一无所知白痴才会相信。

“怎么知道的?”

廖警司面容不变,眼中闪过的那丝欣然却没有逃过白向云的锐眼。

“推测出来的。”白向云笑了笑。

“军人的直觉?商人的狡猾?犯人的危机感?维护利益的本能?”廖警司转着手中的笔,脸上有了点表情:是好奇,是佩服,也有点戒备。

“都有吧。”白向云未置可否,看来他刚刚沉思的就是这个了。

“以后你认为该怎么办?”廖警司话题一转,丢给他个烫手山芋。

“这个应该是监狱作主吧?!”白向云将将皮球踢了回去,目光转向窗外,看着明亮灯光下正在打篮球的犯人说:“我们……只是犯人呢。”

廖警司站了起来,双手柱着宽大的办公桌,身躯前倾盯着他:“要是消息出不了围墙甚至出不了南监区呢?”

白向云心中瞬间乐开了花,强忍兴奋转头淡淡的笑着说:“那就一切继续。所有的原定计划更深更广的进行下去……当然,我们得放些更浓厚的烟雾。”

“然后呢?”廖警司放下笔,走到窗前看着下面喧哗的犯人。

“一切你们说了算。”白向云耸耸肩毫不在乎的说。

廖警司没再说话,背对着他静了好久,然后转过身来又看了他一会,最后两人都浮起了老狐狸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