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三章 升官发财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三章 升官发财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坐下喝杯水吧,你站了这么久也应该累了。”廖警司指指一边围着一张红木茶几的沙发,然后走到办公室里间的门前敲了两下,打开。

在走到饮水机旁的白向云讶异中,里间走出了白白胖胖的雍容中年男人,笑眯眯的用细长的眼睛上下打量着他。

男人身穿便服,看起来平易近人,从头到脚没有一点不表明他一直处养尊优。

“这位是……”白向云看向廖警司。不说他现在只能站在这男人身后,就凭他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还要恭恭敬敬的敲门请出来这一点,这中年男人的身份绝不简单。不过刚刚他们的谈话不用说全落到这人耳里,而廖警司不但毫无顾忌而且现在面有喜色,看来他们的关系也不简单。

“他是狱长。”廖警司笑了笑,简洁的回答说。

白向云不由愕然,捧着杯子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这数千重犯的司掌者、被自己踩下去的秃鹰的靠山竟然在这种时候出现在他眼前,实在让他始料未及。

“你继续。”狱长对着饮水机抬了抬手,向沙发走去。

白向云深吸了口气平抑了下心情,斟了三杯水走过去:“狱长、廖警司,请喝水。”

狱长欣然点头,抬手让他坐下。

“监狱生活清苦,大家每天干活累,娱乐活动也少,大家精神都有点空虚……这些我们都知道。”狱长开腔了,声音拖得有点长,有点飘忽:“我们狱方也一直在想办法改善甚至解决这个老大难问题。廖警司,你说是不?”

“狱长说的是。”廖警司满面笑容打着哈哈说:“我们监狱是国家级优秀示范监狱,本来设施已经很先进了,这几年在狱长您的领导下更是加大力度建设各种基础娱乐设施,现在犯人们的业余生活已经很丰富了。”

“不错,现在我们不但有篮球场锻炼身体,还有阅览室和各种劳动技能充实各种知识,陶冶情操……已经很完美了。”白向云忍着肚子翻滚的感觉不轻不重的拍了一记马屁,引来廖警司一个赞赏的眼神。

狱长雍容的点点头:“不能这样说,我觉得离完美还有还是有点距离的。虽然犯人因为犯了各种各样的错误而被剥夺了某些权力,可是大家还是人嘛。监狱的任务除了改造感化外,还要让大家过得更开心更充实点,这样大家才能更团结更友爱,监狱才能更和谐更象个大家庭,更符合以人为本的精神……”

白向云和廖警司不断的点头,满脸或感恩戴德或景仰聆听的神情,连水也顾不上喝一口。整个办公室就回荡着狱长有点飘忽的声音。

“所以,现在我们做得还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更加的努力,才不负国家级优秀示范监狱的称号。”狱长话锋一转:“不过想要做得更好,大家想要过得更舒心,然后好好的静下心来接受国家的改造指导,早日重获自由回归社会,单单我们狱方的努力是不行的,还得广大犯人们的密切配合才行。只要犯人们团结了,相互帮带了,听从监狱的领导改造了,这些都很容易实现的嘛,你们说是不?!”

“是。狱长金玉良言啊。”两人忙不迭的点头。

狱长慢悠悠的喝了口水,对白向云说:“你的档案我们都看过了,你是个优秀的人才,对于你的事情……我深表同情。希望你在这里能继续发挥你的长处,为监狱多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狱长放心,我会尽我最大能力的。”白向云心中欢呼起来,大声回答说。

狱长点点头转向廖警司:“这里三队现在好像缺出了领队吧?白向云虽然刚进来的时候犯了点错误,可是也受到了严厉的处罚。他的才能大家也看到了,这段日子来和其他犯人相处得也很融洽、很得人心,不如……嗯,我建议三队的领队就让他来担任,你看怎么样?”

“这样最好不过了,我想三队的人会很乐意接受的。”廖警司没有一丝惊讶:“和他一起进来的犯人李刀也不错,不如就让他做副队长吧。”

“这些事情你比较了解,随你来安排吧。一切以安定团结的原则出发,这样大家才能更好的进行自己的工作事宜嘛。”

白向云强忍着脸部肌肉的跳动,不让心中的狂喜冲出来,这一切太出他意外了。狱长不但对千人群殴的事提也没提,还将一把尚方宝剑塞到自己手中。这意思不蒂是说他以后就是他白向云的靠山,三队领队的位置只是让他更名正言顺更方便行事而已。

以目前他在监区内的地位来说,这个位置更象整个监区的总领。

“有钱能使鬼推磨。”白向云在心底最深处嚎叫着:“什么狱长,什么警司,我呸……还不是一群见钱眼开的吸血鬼……何况现在还关系到他们的仕途,嘿嘿……钱啊……你真他妈的是个好东西。现在我可以自由自在的疯狂赚你了。监狱……我是在他妈的重刑监狱赚你啊……我靠!!!”

“是。”廖警司应了狱长,转头对白向云说:“明天早上我就宣布,你可不能辜负狱长的期望啊。”

“谢谢狱长和廖警司栽培赏识,我一定会努力做得更好的。”白向云低了低头,迟疑了一下又说:“赖指导和刘队长那边……”

“这个不是什么大事,等会我去和他们打个招呼就行了。”廖警司呵呵笑着说。

白向云看看他的笑脸,又看看狱长毫不在意的神情,知道他们早就达成了一致共识,心中不由暗骂:“打个屁招呼,还不是通知他们说一切顺利,等着分钱就行了。妈的,都是一丘之貉。”

骂完他才醒悟,这不是连自己也骂在内了么?!想起这段日子的斩获,他又心安理得起来:“上梁不正下梁歪。在这种地方才是真正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又有什么错了?!”

狱长站起来:“我还有点杂事先走了,你们好好商量下以后怎么开展工作的事宜,什么事都要以监狱的安定团结为先,安定团结了才能繁荣发展嘛……”

两人也跟着站起来,连连点头应是。

狱长望着白向云,笑眯眯的说:“你进来的时日还短,很多事情想必还不熟悉,要多多向廖警司请益才是,多听些别人的意见总是没错的。嗯……还有,年轻人要多提高下素养,少动气,至于打架动手动脚什么的就更要不得了……呵呵……”

白向云嘴上应是,心中却大骂他贪心,这一下廖警司还不有多少就向他要多少才怪。

廖警司脸上始终带着笑容,想必心里也同样乐开了花。以前他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都给了狱长,现在看来总算没有白花:不但真正的和狱长拉上了关系,还得到旨意从此可以向白向云甚至其他犯人伸手张口,再也不用象以前那样偷偷摸摸提心吊胆的了。

恭恭敬敬的送走了一步三震颤的狱长,白向云摔到柔软的沙发上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他好久没坐过这样舒服的真皮沙发了。

“向云啊……”廖警司亲热的叫了声也挨到另一张沙发上:“这段日子姑娘那边的收成好像越来越好了,监狱里的暴力事件也少很多,真是个好现象。嗯……你的点子不错,狱长很满意呢。”

“这样最好了。”白向云坐起来:“这都是因为有廖警司你的关照,事情才能进行得如此顺利。这样吧……姑娘们那边得到的收益我再拿出两成,以报答廖警司和狱长的赏识。”

廖警司呵呵笑着点点头没说话,心中暗赞白向云识意思。这样算来,“监狱妓院”的收入狱方已经占了九成,剩下的一成仅够白向云打发下面的马仔了,他自己不但有可能无法从中得到收入,还要从卖奖励的收益中垫出一些。

事情做到这份上,不到廖警司有什么不满意的了。

“廖警司,或许我们还可以赚些零花钱。”白向云沉吟了一下,有点犹豫的说。

“说说看。”廖警司双眼亮了起来。

“比如……低度酒和其他一些犯人渴求得到、危险性也不大,按照规定监区商店却又不能进货的东西,只要有,在这里我们至少可以翻五倍的价钱卖出去。”白向云说完静静的看着他。

“这个……”廖警司摸着下巴想了一会:“慢慢来吧。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比如供货商是否牢靠等等。”

“没什么复杂的。”白向云耸耸肩:“小姐进来的时候放车上就可以了。”

廖警司认可的点点头:“我和其他人商量下再说。”

“好。那我先回去了。在这里太久了影响不好。”白向云站起来说。这回他是真的满意了,又没有侵犯到狱方和其他管理人员的利益,这个贪得无厌的家伙肯定会同意的。只要这样一步步的将他和其他人拉进这深渊,以后谁玩谁谁利用谁还说不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