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重监巨匠 (下)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七章 重监巨匠 (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晚餐吃得很欢,山猪和几个心腹也凑了过来,十几个人高谈阔论大声喧哗,让在饭堂内值班的干警很是无奈。但他们又能够说些什么呢?只是说话大声了点粗口多了点盘子敲响了点而已,并没有如何违反监规。

“对了,那边那个老鬼是谁?”在余兴将尽时,白向云碰了碰身边的郭老大,用筷子指了指不远处默默吃饭的郁千风:“好像是我们二队的吧?他好像很不合群,和我们格格不入的样子?”

郭老大顺着他的指点看了看,有点不自然的说:“不用理他。只是个孤僻的老家伙,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进来的。”

“郭老大你……竟然会不知道他犯了什么事而进来的?”白向云扭头看着他,有点不敢相信。

“廖警司不给我看他的档案,也不说,我又怎么会知道。”郭老大有点尴尬。

“是啊。白兄弟,我们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山猪吞下块肉也说。

白向云和李刀对望一眼,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有机会得挖挖他的底子,别什么时候被卖了也不知道。”李刀眼睛一转,给以后的行为搭好了桥梁铺好路。

“最好不要。”山猪看了他一眼,没等他问出为什么又说:“这老鬼脾气不好惹。”

“是啊。他过他的,我们管他干什么。”郭老大也附和着说。

“看看再说吧。”白向云“沉吟”了一下:“毕竟李刀说的也在理,我们得把任何一点不可测的变数控制在手中。”

郭老大张了张嘴,最后点点头没说话。

山猪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他虽然粗鲁了点,人可不笨。现在把郁千风和郭老大的底说出来,让郭老大尴尬不说,还会被白向云两人责怪他们为什么不早点说。说得悲观点这可是个定时炸弹,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这两边不讨好的事情他可不想招惹。

只有白向云和李刀在心中偷笑,想不到这一切竟然是如此的顺理成章。以后他们无论如何接近郁千风都不会让人说什么了——一切都是为了大家的利益而已。

而以郁千风的神秘和狱长也亲自下禁令的背景,要是他们最后讨教成功的话,到时候就算谁想说什么也不敢明里吱吱歪歪的说了,想戒备什么也没用。

反之则是一切保持原状而已,对他们也没什么坏处。

吃完饭后,大家都散了去打球的打球、洗澡的洗澡、乘凉的乘凉,或者是摩拳擦掌准备着时间到了就出去抱小姐。登记和划帐的事情有山鸡和阿飞他们做,没人再刻意的看着白向云和李刀这两个“闲人”在做什么。

两人溜进阿中做头的二队二室,一眼就看到郁千风正在自己角落的床前背着他们整理东西。两人一边自如的向他们打招呼的犯人们点头回应着一边向角落走去。

走到郁千风床边,两人看着他一丝不苟的折叠着自己的衣服,对望了一眼都不知道该如何首先开口,都显得有些尴尬。

好一会后郁千风还是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情没转过身来看他们一眼,白向云只得轻轻的咳了声说:“郁大哥……”

郁千风停下了动作转过脸来,哦了一声:“是白老大和李老大啊,请问两位有和贵干?”

两人更加尴尬,异口同声的说:“郁大哥言重了。我们怎敢当您如此称呼。”

郁千风呵呵笑起来,坐在床上看着他们没作声。

“我们是来和郁大哥您聊聊天的。”白向云走近了半步,指指对面的架床说:“我们可以坐下么?”

“那是别人的床。”郁千风耸了耸肩。

两人又嘿嘿了几声坐好,再对望了一眼后热切的看向郁千风。

“那天在甘蔗地……嘿,不好意思,”白向云想起叫他走远点避祸的事,决定开门见山:“昨晚我们抓了个人打听了下郁大哥您的情况,心生仰慕,现在我们是来向您请教的。”

“一点防身小玩意而已,有什么好请教的。”郁千风也不含糊,轻笑着说:“你们的身手很不错了。”

两人见他并没有装聋扮瞎的推个一干二净,都松了口气,心中瞬间热了起来。

“郁大哥抽烟不?”白向云掏出烟递向他。

“谢谢!”郁千风摆了摆手,望向张口欲言的李刀:“你想说就你们打听到的东西估计,我要比你们高明很多是不?”

李刀愕了一下,忙不迭的点头:“是的。那是我们做梦也不敢想人的武功能高到那样的。”

郁千风点点头:“或许吧。或许我要比你们高明那么一点。可是……”他将目光转向白向云,“我是绝对不会教你们的。”

“为什么?因为我们是犯人?”白向云急了。

“是啊,为什么?还是因为我们年龄大了学也没用?或者是门派规矩?我们可以拜师的。”李刀想起小说和街头地摊“武功秘笈”里的东西。

郁千风明显被他们的话弄得愕了一下,但瞬间静下来:“都有吧。”

他的这下愕然没有逃过白向云的眼睛,但接下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不由失望的垂下了眼皮。

“求求您教我们吧。”李刀那甘心放过如此机会:“我们无时无刻不渴望着提高自己。我们……我们不是坏人的。”

情急之下他说出了自己也觉得可笑又觉得理所当然的话。

另外两人都看向他,一脸想笑又笑不出来的精彩表情,李刀被他们看得不由摸着光头嘿嘿不已。

“出去吧。”郁千风摆了摆手,躺下身子合上眼不再说话。

两人深深的看了他一会,见实在不再有回旋余地,只得不甘心的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老顽固。”一出门口李刀就嘟囔着说。

白向云叹了口气,不理经过身边的犯人们礼貌的招呼,低着头看着地面默默走路。

这个钉子他们碰得实在不爽。满腔的憧憬和热情一下子全熄灭了。

“云哥,怎么办?”回到三队监仓自己的床位,李刀有气无力的说。

“凉拌。”白向云没好气的应他,拿出烟喷了起来。

监仓内其他犯人热烈的讨论就要见到的小姐们的声音不断的涌进他们耳朵,令两人更是烦闷不已,一根接一根的让烟在嘴边点燃,然后几下深呼吸就拉尽。

“兄弟,狠狠的操那些骚娘们,连我那份力气也一起使出来,不用客气,更不用看我面子,狠狠的**她们……”

“疯狗,要是见到小芳这贱货来了,帮我向她说我很想她,很想再次用力干她……”

“你们等俺回来,一定点滴不漏的告诉你们我干了多久和感觉……妈的,我得找个证人,不然你们老不相信我能干多久。吊,可惜没有DV……”

监仓在这样一片羡慕声嚎叫声逐去逐远后慢慢静下来,最后只剩下几个犯人遗憾的哀叹与重提骄傲历史的黯然。

“兄弟,我们去刺激一下头脑去。”白向云猛的坐了起来:“我非想到办法让他教我们不可。”

“怎么刺激?找娘们?”李刀木然转头看向他。

“嗯。”白向云心中又涌起让美丽胴体在身下婉转娇啼的欲望,有点快意的说:“就算是打发无聊开解郁闷也好吧。”

“好。”李刀想了想也挺起身来:“去倾听一下妹妹们的‘意见’也好,一定能找到方法让郁老头指点我们的。”

两人勾肩搭背的下楼,穿过操场沿,邪笑着和门口的值班站岗武警打了个招呼,哼着曲儿东倒西歪的向亲属会见楼走去。

会见室还剩下两个小姐,他们不认得,但这两个小姐却认得他们,一见两人就满脸媚笑的老大前老大后的叫个不停。

“嘴儿挺甜的嘛。”白向云轻浮的捏了一下两女的臀部:“陪我两兄弟开心下。”

说完不等她们回答,随便的推了个给李刀,和在他们进来前还向两个小姐调笑揩油的值班干警和山鸡招呼了声,就向楼上走去。

两个小姐身材不错,面貌却只是中等之姿,气质也不怎么样,难怪这时候还能在这里和山鸡他们悠闲的卖弄风骚。

“或者是原来安排给头头份额,因为他们中有人没空儿晾出来的吧。嗯……倒是便宜了先来挑拣的犯人。”白向云暗念着走上楼梯。现在他和李刀要的是发泄,不是享受,所以也不太计较身下的雌物如何。

他们是不会理会楼上是否还有空房间的,将已经开始在里面享乐的犯人踢出去腾出床位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不好意思做出手的事情,或者兴致好一点的话,几男几女在一起捉对厮杀甚至混战也是个不错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