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这就是高手
章节列表
第六十九章 这就是高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是全身都不对劲。”白向云点点头,他不但看到了郁千风的步法与众不同,全身上下每一点都有研究的必要。

“在一只脚落到地面将要踩实的那一瞬间 ,另一只脚已经准备离开地面,状态和前一只脚相同,也就是和地面的接触将实未实。李刀,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白向云轻轻的说。

“这是最省力的行走方法,还有……”李刀仿佛倒抽了一口凉气:“双脚随时处于最放松状态下,要弹要踢要屈都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做出反应,无论从任何一个方向遭到攻击或者要突然攻击任何方向的敌人,这样的步伐和状态是最有利于自身的,更令人防不胜防。”

白向云点点头,指着又一次背对着他们的身影说:“你看他的肩膀和头部的倾侧角度,那是把身体重心随时保持在中间点的最佳角度,双手的每一次甩动不但平衡着这个重心,而且双掌和重心的距离完全一致。还有,你看他的步距,就算你用尺来量,我相信也不能每次间隔的距离都一样,而他的前脚尖后脚跟和两手甩开的距离也完全相同。”

李刀疑惑的转头看着他:“这说明什么?”

“平衡的艺术。”白向云眼中涌上一片敬佩:“要是形象的表达的话,就是把重心作为一条垂直线,前脚尖后脚跟、两手、两肩六个点相对应的交叉起来,你想想看会是个什么图形?!”

“嗯……在围着重心这条线的前提下……”李刀想了一会,突然眼皮一掀,瞳孔大放的望着白向云,有点毛骨悚然的说:“任何两个点都可以任意的向另外四个点交叉呼应,最后就是无数的三角形组成一个绝对的平衡结构。天……人竟然可以做到这样。”

“现在他做到了。”白向云语气里满是欣喜:“在这样完美的平衡结构下,身体任何一处地方都可以在瞬间爆发出最大的力量来攻击别人或者抵御别人的攻击,除非自己实在技不如人太多,不然绝对没有落败的可能。”

“高手……真的是高手啊。”李刀深深的吸了口气,衷心赞叹起来。

白向云脸上浮起恶作剧般的顽皮笑容:“所以……我们应该追他追得更紧点。”

这时郁千风绕了半圈又面向这边,当然也发现了他们,淡淡的笑着点了点头,两人也笑着向他摆了摆手。

“两位兄弟,今天怎么起这么早?”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他们身旁响起。

两人扭头一看,原来是刚嫖宿回来的阿中,正一脸神清气爽的满足样向他们走来。

“是中哥啊,昨晚开心不?”两人也笑着向他招呼。

阿中笑了笑没作答,但那暧昧的满足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掏出烟,三人就倚着走廊围栏污染着早晨的清新空气东拉西扯起来。一根烟未抽完,起床晨操的铃声也响了起来。白向云转头看了看,郁千风的身影已经淹没在越来越多的犯人中不见。

早餐时白向云和李刀没有和郭老大他们凑一桌,而是将和郁千风搭台的人踢开,然后笑吟吟的坐了下去。

郁千风淡淡笑着毫不在意的瞄了他们一眼,又捧起碗喝起了稀饭。

白向云用筷子轻轻的敲打着洁白的瓷碗,盯着郁千风并不像别的每天劳作的犯人那满是老茧、相对比较细嫩的双手,奇怪的自言自语道:“人们为什么不把碗做成三角形呢?这不但是最能维持状态稳定的形状,也是最节省原料的设计,而且……三角形看起来也要比无处不在的圆形别致很多。”

“应该是因为不就手的关系吧。”李刀在一边搭话说:“三角形可不是那么容易拿稳的,而且散热好速度好像也没圆形那么快。”

白向云哦了一声,对喝完了稀饭放下碗的郁千风掀了掀眉毛:“郁大哥,你说是这样么?”

“你想说什么?”郁千风十指交叉放在桌面上,望着他淡淡的说。

白向云注意到他这个姿势一如他在操场上行走时每一个角度都保持着和中心重心的微妙平衡:双手和桌子下的双脚保持平行,双肩和胯部两边分别和两手中心和轻轻贴近的双膝保持着三角形状,脊梁放松而挺直,腰间命门的位置正是双肩垂直下来的中间点,而轻松平视的双眼则时刻保持着最大的视野范围。

在白向云眼里,郁千风好像无时不刻不像一头能随时给予任何对他不怀好意的人致命一击的猎豹。

“在想一些怎么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利用资源的方法而已。”白向云耸耸肩:“三角形是人为设计,圆形是自然天成,到底是人定胜天呢还是自然法(制约)人呢?”

“因时导势吧。”郁千风有点沉思的样子:“一切都平衡的话,应该没有人和自然之分的。”

“为郁大哥你这话喝一口!”白向云轻笑着捧起碗喝了口稀饭,眼中闪动着狡黠的光芒:“那怎么样才能取得完美的平衡呢?或者说怎么样才能时刻保持在平衡状态呢?”

郁千风呆了呆,目光来回在两人脸上扫了几次,有点无奈的说:“你们真行。”

“郁大哥,我们是真心求教的。”李刀语带哀求连浮渴望的说。

“吃吧。”郁千风没有理会同样一脸渴求的白向云:“不然你们就不够时间分配三队的出勤事宜了。”

说完他就捧着托盘站起来走了,留下两兄弟面面相觑。

“真是个顽固的家伙。”两人同时在心里嘟囔着。

工地中。

“云哥,你说郁老头戒心为什么这么大呢?”凉棚的阴影下,李刀喷着烟雾郁闷的说。

“如果我能知道就好了。”白向云哼哼唧唧的磨着牙齿:“我感觉到他并不是不相信我们,而是真的不愿意教我们。”

“唉~~~”李刀叹了一声软倒在草地上:“武林高手啊……什么时候我才能拥有这称号?!”

白向云刚要说话,两个看守武警提着两大瓶纯净水过来了,连忙踢了李刀一脚站了起来,笑呵呵的说着客气话,而李刀当然也不会吝啬几句不用钱的马屁。

对他们两人来说,这一天过得烦闷而无聊,但时间还是一点点的过去,最后和往日一样收拾了工具唱着狱歌回监区——在这一点上白向云丝毫不苟的执行监狱的规定,因为他知道这样不但能让狱方面子上好看好多,自己也能在这样的行动中慢慢的在众犯人中树立领队应有的权威。

晚饭时白向云和李刀不理郭老大他们怪异的目光,又嬉皮笑脸和郁千风凑在了一桌。

“你们好像吃定我了?!”郁千风还是那毫不在意的淡淡笑容,清亮的眼睛在两人脸上来回扫着,好像这世界上没什么事情能让他发火似的。

“郁大哥您涵养这么好,我们希望能近距离的多感染一下。”白向云也笑容满面的胡扯。

“是啊,我们也希望能做个斯文人。郁大哥您就多多包涵吧。”李刀也嘿嘿贼笑着。

“那……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涵养吗?”郁千风夹起条青菜放进口中轻柔的嚼动着。

李刀举起筷子:“知道。就是修养。”

“噗”的一声,白向云将刚刚含进嘴里的汤喷了出来,幸好他动作快侧身喷到了过道中,猛咳了几下后一掌打在李刀头上:“白痴……咯,你找死啊……咯……”

而郁千风则是一副忍俊不禁却又有点不知所措的呆样。这情形让周围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犯人们纷纷转头望来,好奇探询着这监区的三大风云人物之间发生了什么。

“我说错了吗?”李刀还是“得意洋洋”的说:“我可是见识认识探识了不少上流社会的人物的……”

“没错。”这次连郁千风也笑起来:“一点没错,涵养就是修养,修养就是涵养。”

白向云翻了翻白眼,却暗赞李刀配合得好。在这种气氛下才能更快的和郁千风拉近彼此间的距离。

在他的推测中,无论郁千风如何的清心寡欲,在监狱这样最是人情淡薄的地方也难免会感到若有所失。而在他这段日子所听到和观察到的情形,郁千风在这里不但没有稍微谈得来的朋友,其他犯人还对他一直有意无意保持着距离——或许是因为他的孤僻,或许是因为他的神秘,又或许是因为他客气而又始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不过只要还是人,就一定又七情六欲,和身边日夜相处的人疏远久了就难免会有别样情怀。

这是白向云对人性的认识,也是他肯定了郁千风不会板起脸拒绝他们两人的凭倚。这样的人只要找对了突破口,也是最容易成为交命知己的。

虽然白向云入狱以来一直“表现不良”,但他相信自己和郁千风有着同样的特质——对武道的不懈追求。郁千风也不可能看不出他的这种特质。而对于努力追求更高巅峰的同道中人来说,这是最值得惺惺相惜和交心的——就像当初在军队的时候武术总教官一见自己就眼睛发亮一样。

酒鬼见到酒鬼总是很容易成为知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