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章 倾谈
章节列表
第七十章 倾谈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吃吧。”白向云夹起个鸡腿扔到李刀碗里:“吃饱了才能更好的修身养性加深涵养。”

然后他转头叫阿飞端了碟芥兰过来:“郁大哥,我知道你不喜荤腥,这个应该合你胃口。”

“谢谢。”郁千风笑了笑没有拒绝,顿了顿说:“不是我不喜荤腥,只是这里很难吃到什么像样的东西。”

两人同时好奇的哦了声:“郁大哥你喜欢吃什么东西?可以叫食堂帮买啊。”

“形成期在三天内的血珊瑚,年龄在五到八个月内的冰峰水晶貂,洞庭湖终年钻在三十米深下湖底烂泥内的墨蛇……嗯,还有其他一点东西。”郁千风有些向往又有些戏谑的转着筷子看着两人说。

“这些是什么东西?能吃吗?”李刀疑惑的转向白向云:“我怎么连听都没听说过?”

“我只听过血珊瑚。”白向云也有些头皮发麻:“据说海底有种不知名的鱼,很喜欢在生长在最深处的一种怪珊瑚间游来游去,可惜这鱼的身体稍微庞大了点,总是被珊瑚划伤甚至挂住,然后鱼血就会渗进珊瑚里,不知道什么原因,渗透了鱼血的珊瑚在短时间内会疯狂的缩小,还会变得象红宝石一样晶莹透明,在缩小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停止,然后又慢慢的成长。这时候的血珊瑚奇脆奇香无比,是所有鱼类的最好补品,要是没被吃掉的话,七天后就会变得硬比铁石,所有的气味也全消散了,除了拿来观赏外屁用都没有。哦……据说形成期在三天内的最鲜脆美味。”

李刀越听越心惊,嘴巴也越张越大,最后除了连眼睛也瞪得大大的看着白向云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见识不少。不过你还说漏一点,”郁千风还是那淡淡的样子,没等白向云问说漏了什么就说了出来:“半个月内要是血珊瑚还是安然无恙的话,第十六天就会莫明其妙的缩进海泥里消失无踪。”

“这……”李刀倒抽了口凉气,终于能说出话来:“这样的稀有东西吃下肚子会怎么样?”

“没什么感觉。”郁千风不在意的耸耸肩:“只是神气清爽些而已。”

“那其他两样呢?”李刀又问道。

“差不多,不过更稀有些。嗯……真的很美味,生吃更是绝伦的享受。”郁千风眼中终于有了点欲望的光华。

白向云愕了一愕,摇摇头苦笑着说:“难怪你身手如此高明。”

“不!”郁千风再次摇头:“虽然这些东西能让身体神气充足些,让耳目灵敏些,但充其量只是些好点的保健品而已。对武功的锻炼并没太大的帮助。”

看着白向云沉思了一会点头认可,李刀这才明白这些东西的功用,心痒难禁的向郁千风凑近了点问道:“真的不能令人延年益寿内功大进么?”

郁千风不由失笑起来:“延年益寿或许可以,但内功大进……我学武几十年,还真没见过什么内功来着。”

“你的意思是……”白向云也疑惑起来。

“内功只是传说中的东西,我从来都没见过。”郁千风淡薄不改:“我也不相信世界上真有这东西。”

“那……不说什么小说里面描写的,就说传承了千年的少林武当这些门派,也没有外间流传的内功么?怎么可能?”李刀不死心的驳辩道。

郁千风撇了撇嘴:“至少我没见到。”

接着他又动了动嘴想说下去,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

白向云见他的样子,知道不能再从他口中知道些什么,虽然也是满腔的疑问、不甘与遗憾,但也强自按耐下来。日子还长呢,现在有了个良好的开头,那愁以后不能将郁千风的全部根底挖出来。

“吃饭。”白向云在桌子下动了动脚,将李刀又要出口的话踢回了肚子:“吃完我们打打球去,好久没有活动过身体了。”

李刀心不甘情不愿的嗯了声,低头慢慢吃起来,只是那双眼睛大部分时间还是停留在郁千风脸上。

如果是一般人,恐怕用不了十秒钟就会让他那恨不得将人看到心里去的目光看到毛骨悚然汗毛倒竖,但郁千风却宛如没有任何感觉般还是慢条斯理的吃着眼前盘子里的东西。

打完球后洗澡,洗完澡后两人又来到二队二室想继续骚扰郁千风想再挖到点什么东西。

才进监仓门口,他们就从架床的间隙中看到郁千风正床上盘膝静坐。监仓内依旧人来人往,依旧口沫横飞的大声喧哗,但角落里的郁千风就宛如身处世外桃源般合着眼睛不言不动,那情形给白向云的感觉象是置身喧嚣却又一尘不染夏日丽荷。

他的盘坐姿势并没有什么出奇特别之处,两腿下压,双手轻轻的覆盖在膝盖上,身子挺直而放松,表面看起来和白向云在军队时锻炼精神和感觉的样子没任何区别。但到底是不是这样就只有郁千风自己知道了。监仓内的犯人好像早就见怪不怪了,来来往往的没有一个人将目光停留到他身上。

两人不敢出声打扰,走到他对面昨晚他们睡了一晚的床前刚想坐下,郁千风已经睁开了眼睛。

“郁大哥!”两人同时不好意思叫了声:“打扰到您了?”

“这不是第一次了吧?”郁千风姿势不变,刚刚还平静无波的脸上又挂起淡淡的笑容。

这话一出,两人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对望了一眼不由都尴尬的摸了摸头。

“我们只是仰慕郁大哥而已。”白向云坐下床沿,一本正经的说。

“随便吧。”郁千风笑了笑,突然向他们伸出手:“给我根烟。”

两人同时呆了呆:“您……您抽烟?”

“我有说过我不抽烟吗?”郁千风奇怪的问道。

“至少我们没听说过也从没见过你抽烟啊。”李刀一边说一边掏出烟来,昨天他还拒绝白向云双手敬上的呢。

“所以你们在我面前的时候也不敢抽?”郁千风笑了:“照你们的想法,这段日子我也没接近过女人,那岂不是太监和尚了?”

两人都笑了,气氛一下子轻松下来。

李刀帮他点燃火后,郁千风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半张开嘴让烟雾袅袅的飘出,升起,再竖起食指在烟雾中轻轻的缭绕着。

白向云看着他划动的手指,惊奇的发现烟雾竟然慢慢的变成以螺旋的方式慢慢飘升,直至最后淡到快要看不见了才改变方向,心中不由隐隐的感觉到了点什么。

“可以说说你们在外面的生活和事业吗?”郁千风停下手指,若无其事的看着他们说。

“当然。”白向云点点头,按下心中又要涌起的隐痛:“曾经忙忙碌碌让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很充实,以为一辈子也会这样过……”

“你就把人生看的如此简单?”郁千风打断他的话。

“是啊……”白向云转向李刀:“我想你也一样吧?”

李刀点点头:“我要比你颓废多了。”

“呵呵……”郁千风第一次在他们面前笑出声来:“你们还真够坦率。”

两人不好意思的笑了,就这样和他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什么趣闻、爱好、风景名胜无所不谈,让经过他们身边和附近床位的犯人无不多看了几眼。

这一谈他们就一发不可收拾的谈到直至熄灯铃声响起,郁千风才出声将他们赶走。两人虽然不愿意,但也不好意思再次将这个床位的犯人踢到别的床位去又像昨晚那样在这里过一晚,只得像个孩子依恋父母般又磨蹭了一会,才心满意足的回南栋三队的监仓。

这一天,他们可算是大有收获。

第二天天色微亮,白向云和李刀就以风的速度刷牙洗脸后马上冲下操场近距离的观察郁千风散步。不过他们只是一蹲一坐的在花坛沿上静静的看,并没有出声打扰他。

“看出什么苗头没有?”几分钟后,白向云用手肘碰了碰李刀说。

李刀叹了口气:“我感觉到无论从任何方向任何角度对他进攻,都将会死得很难看。”

“如果我们俩一起上呢?”白向云一脸跃跃欲试。

“配合得好的话有三成胜算。”李刀还是不乐观。

“要不要试试?”白向云转向他:“和高手交锋的机会可是不多呢。”

“不试行吗?我自己也觉得不行。”李刀自问自答笑了起来:“这么好的机会放过了可是会遭天谴的。”

“要是能把他的真正实力逼出来,变成猪头也是值得的。”白向云看着越来越近的郁千风,深吸一口气,收起眼中因为兴奋而迸射出的光芒,静静的等待着最佳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