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章 较量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一章 较量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他们十分清楚正面交手没有任何胜算,要达到目的只有突袭,而突袭是否能达到预期效果,出手的时机掌握得好不好是最大关键。

郁千风迈着那一成不变的完美步伐更近了些,丝毫不知道两人在清爽的早晨新鲜的空气中已经打定主意要算计自己。看着两人掏烟的掏烟拿火机的拿火机,淡淡的笑着走过了他们面前。

看着郁千风背对着他们离开了已经有两米左右的距离,前面一米多就是操场的转角,两人知道机会到了。

对望一眼同时点了下头,两人手掌一松丢下了烟和火机同时动了起来。

李刀是蹲着的,双手一展双脚一弹以鹰击长空的姿势扑跃向两米外的郁千风,半空中右脚犹如旋风扫出,目标直指郁千风脖子。

而坐着的白向云则是在李刀弹起来之前已经有如闪电般向着郁千风左边侧前迈了一大步,然后曲起手肘,脚尖轻点中已经改变了方向凌厉的向郁千风腰间撞去。和李刀的脚形成左右夹击之势。

“笨蛋!”

在郁千风脱口而出的讥讽声中,左脚迅速无比的一点一旋,整个人以右脚为中心瞬间已经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向,变成了正面迎接两人的攻击。

白向云注意到他在转正了方向的同时,左脚也向后迈出了大半步,知道李刀这一脚已经是注定要无功而返了。

果然郁千风身子稍稍向后一仰,李刀的脚掌就以毫厘之差横过他的眼前,而他的右手已经抬了起来向李刀的脚腕扣去。

这时白向云的手肘离他的腰还有半米左右的距离,不过这这点时间里,郁千风只要能扣住李刀的脚,就有足够的时间将他顺势拖下来做为盾牌挡击白向云的手肘。

难怪他会说两人是笨蛋。

“嗨”的一声,李刀突然开声吐气。声音未落,他看似一往无前似势不可挡的右脚却突然向后一收,侧空的身子同时也变成平躺,而后一直收着的左脚却闪电般踢了出来,脚板后拗,脚跟直指郁千风下巴。以那凌厉的气势看来,郁千风要是被踢实的话少说也要掉十来颗牙齿。

白向云也嘎嘎怪笑一声,身子稍稍向后一拗,收起了手肘,左脚一点一旋,在矮下去的同时右脚一个大回环扫向郁千风小腿肚。

这一下,郁千风上下被袭的同时也是前后被袭,情势不可谓不危。

郁千风冷哼一声,身体突然间长高了几寸,将下巴和李刀飞脚的距离拉开了那么一点点,刚才被李刀巧妙避过的右手轻巧的一翻,加速向上再向下变扣为拍。

下方的白向云怪笑未完,惊讶的发现郁千风竟然踮起双脚,仿佛跳芭蕾舞般以脚尖支撑着全身,使得自己扫向他脚胫骨位置的变成了扫向脚跟。如果扫实的话,郁千风受到的伤害将会更大。

当然这改变并不能让他犹豫是否该停止攻击,拼斗本就是你死我活的事,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只要是处身争斗对抗中,想尽一切办法取得胜利才是一个武者应做的事情。如果不是每一个细胞都具有这种特质,他当初也不可能成为个优秀的军人。再说,如果郁千风连这点攻击都无法应付化解的话,他也不配自己对他“高手”的尊称。

果然,眼看白向云的右脚就要重重的扫在两个脚跟上的时候,眼前的双脚随着郁千风臀部微微向后收中竟然向前弹起凌空,这个大出意料的动作让他扫了个空,惊讶佩服中不由掀起眼皮向上望去,却发现郁千风的右掌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在了李刀的踢向他下巴的脚的脚腕上,而李刀的脚跟距离他下巴仅仅不到三寸,但这时候李刀一口气已尽,对就差这么一点点的距离也是有心无力了,更不用说脚已经落入对方的掌握。

看来就是搭上李刀脚腕这一点点借力让郁千风做到了双脚突然凌空躲过白向云扫腿这近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就在白向云将情况弄明白这电光石火间,郁千风双脚又落到了地面踏实, 搭着李刀脚腕的手用力向下一压,将所有临身的危险完全解除了。

“果然是高手。”白向云停住了横扫的脚,哈哈笑声中一直屈曲的左腿猛地发力,高呼着“还有”向郁千风撞去,左手也虚握成拳暗中蓄力,随时准备攻击他可能露出的任何破绽。

而李刀这时候也双手着地,但他并没有让双脚也跟着着地来重整攻势,而是蜂腰用力一拗,双手一屈一弹来了个小空翻再双脚着地——比双脚摔在地上节省了一半多的时间完成了攻势重整——然后毫不停留向郁千风另一边冲去。

三人的较量这时候才进行了十秒不到的时间,也才引起零星早起的犯人们的注意,疑惑好奇中慢慢的围过来观看。

郁千风并没有直接躲闪白向云的肩撞,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掌搭上他肩膀,在外人不可察觉的范围内连震三次卸开了巨大的撞击,也拉开了白向云左拳能实打实击中他小腹胸部或下巴的距离。

白向云见诡计不能得逞,左拳变实为虚缠向郁千风搭着自己肩膀的手,同时肩膀向下轻卸企图脱开掌握。

李刀也冲过来了,还是用他最擅长的腿法远距离攻击来牵制郁千风,好让白向云有机会近身突破。

郁千风不知为何突然又一如往日淡淡的笑起来,让白向云感觉到十分不妙,但一时间又想不出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就在他的手差一点点就要缠上搭在他肩膀上的大掌时,一直只是防守却始终掌握着主动的郁千风手掌猛的用力,同时右腿闪电般弹起踢向他膝盖。

白向云冲撞之势刚消,正是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时候,双脚的调整也不是很到位,加上郁千风推在他肩膀上的力道也让他没有时间调整,所以对踢向膝盖的攻击除了退避锋芒外,别无他法应付。

在白向云心里无奈哀叹中攻守之势迴然易主,只能寄望李刀已经攻击过来的脚法能够奏效让自己有时间重整旗鼓扳回一点主动了。

就在白向云无奈的后退时,郁千风攻向他膝盖的一脚突然收了回去,白向云心中一动,知道哪里不妙了,但自己退势已成,一时间根本无法反击,只能尽人事听天命的高呼道:“李刀小心。”

“迟了。”郁千风哈哈一笑,闪电般一掌拍在李刀攻来的脚掌上,然后身子轻巧的一旋已经到了李刀身前,在他就要塌身躲避的同时手肘重重的撞在他胸膛上。

一直以一条腿支地的李刀再也无法保持平衡,啊的痛呼一声摔在地上。

几步外的白向云这才将自己调适过来,但胜负已定。

前后只是二十秒左右的时间,白向云和李刀近乎天衣无缝的默契配合就这样轻易的被击溃。

“服了,真服了。”李刀揉着胸口苦笑着直摇头。

“哈哈……痛快,今天终于见识了。”白向云大声笑着走过来。

“没事吧?”郁千风向李刀伸出手。

“没事。”李刀拉着他的手站起来:“不过要是撞到肋骨就有事了……你下手还真重。”

“你砍人的时候难道只是割掉人家几条头发了事么?”郁千风哈哈笑起来。

白向云和李刀也笑了起来,毫不理会周围犯人莫名其妙而又羡慕不已的目光。当然还有通宵值班的干警和监区门口站岗的武警那满脸的惊奇和不信。

这场较量在早操后就传遍了整个监区,早餐时所有的犯人和在场的干警都以异样的眼光时不时的看向三人,只有郭老大他们少数几个眼中带着点酸味。

而同坐一桌的三人除了礼貌上应付他们的招呼问候外,对一切都视若无睹。这一顿,白向云和李刀胃口大开。

出勤了。

白向云和李刀满脸兴奋的边走讨论着刚刚所得,最后的结论是他们输得不冤,无论是实力还是眼光,他们比郁千风都不止差那么一筹半筹,佩服之余更坚定了讨教的决心。

“白向云……白向云,总务处叫你回监区,说有人找你。”随行的看守武警突然高声喊道。

“谁啊?什么事?”白向云停下脚步,看着那武警手中还不断传出说话声的对讲机。

“好像是你家里人来了。”那武警又听了一阵走过来说。

“妹妹?!哈,双喜临门啊。”白向云跳起来,谢过那武警后说:“李刀你们先走。”然后兴冲冲的往回跑去,令一众犯人再次羡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