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 新丁
章节列表
第七十五章 新丁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回到监区,白向云和李刀就又去骚扰郁千风,就算没有特别目的,和他闲聊也是两人非常乐意做的事情。无论是武学还是阅历见识,和他相比,一直自诩不凡的两人只有自愧不如。

而在众犯口中一直孤僻、沉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郁千风好像也和他们对上了眼,除了武学外,天文地理政治经济风土人情无所不谈,而且一谈起来就如知己老友般感慨大笑嗔怒忧虑七情上面,要是有酒有茶再配上几款小点的话,就真的和几个知己围聚闲谈没什么区别了。

这场面让所有对郁千风有一点点了解的人都奇怪不已,而他们在其他时候接近他打算套套交情时,郁千风则又是一副冷冷淡淡和他们格格不入的要死不活样。

快要熄灯的时候和郁千风聊了一夜的白向云和李刀才哼着歌儿回三队监仓,受命打探江源情况的阿建马上屁颠屁颠的上来汇报情况(江源住宿分配在二室)。

阿建套来的情况让他们有些失望:江源只是因为一件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内情的特大诈骗案被牵连进来的而已——他傻乎乎的拿自己的公司和身家为一个曾经和他有一腿的女人担保向F市(离清溪不远)的一间银行贷款数亿,可是那女人不久后就人间蒸发了,银行讨要利息时才发现这件事,立即对那女人进行了调查,这才发觉当初所说的什么大项目投资全是空壳子,所有证明文件全是伪造的。作为担保人和参与了证件出具的江源马上被告以诈骗罪,最后罪名成立,不但将辛辛苦苦经营了近十年的公司和所有资产赔了进去赔偿银行损失,还获罪十一年。现在的他可说是个不折不扣的穷鬼了,根本没什么值得压榨的地方。

白向云听完不由叹了口气,又是一个分不清江山和美人的糊涂虫,不值得可怜。不过现在也没什么油水,那就欺压他辛苦点劳动吧,慢慢养肥了再宰好了。

阿建得令,连声应是的睡觉去了,白向云和李刀这才嘟囔咒骂着去洗那浑身的臭汗。

又是几天后,在白向云的授意下一直没怎么被欺负的江源基本适应了真正的监狱生活,和各个犯人之间开始有说有笑了,面对白向云时也没那么拘谨,不过还是保持着低姿态老大长老大短的说个不停,一副尊敬无比的样子。白向云这才发觉他不愧如他向阿建所说般曾经是个生意人,嘴巴甜不算,也十分幽默健谈,经常几句话就能为大家带来不少的笑声。

对于这个新丁,除了他那不太灵便的腿多多少少影响工作效率和实在是没什么油水外,白向云可说是没什么值得埋怨的了。也因为如此,白向云并没有向他压什么任务。

今天的劳动任务又是给甘蔗剥老叶,这一不小心就会刮到满手血痕和惹到全身麻痒的工作当然对白向云更没吸引力,不过他也不钻凉棚了,遮天蔽日的甘蔗地才是最好的歇凉地方。

前段日子被大群殴糟蹋出来的大片空地也已经补种了,除了这一片地的甘蔗低矮些外,早就看不出曾经激烈无比的打斗痕迹。

白向云和李刀一边回味着当日的盛况和痛快,一边抽着烟和几个看守武警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每人手中当然少不了一大段已经可以啃的甘蔗,反正这是不要钱的东西,又能解闷解渴解暑,他们可不会客气。

就在他们正惬意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惊呼:“快跑……有蛇……有蛇……好大一条的。”

跟着便是一阵杂乱,不少犯人都惊恐的奔跑躲避——有经验的都知道,在甘蔗地里的蛇大多数都是毒蛇,被咬上一口可不是闹着玩的。

“哈,中午我们可以做蛇羹了。”白向云笑着站了起来,当年的野外生存训练他捉的蛇吃的蛇多了,才不当这平原中的毒蛇一回事。

犯人们可没几个有他的胆量和本事,继续惊惶失措的奔跑躲闪着(当然不排除有些胆大的人凭此机会偷懒一下),还有不少人从他面前经过。几个武警挥舞着AK47大声叫着“镇定、镇定”的向外跑去,争取不让任何一个犯人在这密密麻麻的甘蔗地里跑出自己的视线范围。

“云哥你看。”跟着站起来的李刀突然向几茬外奔走着的一个人指去:“这家伙怎么跑得这么快喔?”

顺着他指的方向,白向云也发现了奇异的一幕:一直腿不灵便的江源一脸惊恐奔走如飞,双脚丝毫看不出有一点点不灵便问题,心中不由大为奇怪。

“难道是潜力爆发?”他看看李刀,一脸的不可思议。留在他们身边唯一的一个武警班长早就通过对讲机频密的和其他看守人员交流询问着各个方向的情况,那顾得上理会他们的疑惑。

“不会。”对脚下问题一直深有研究的李刀摇摇头:“你看他的步频步距,还有双手摆动配合的情况,和一切正常的人没有任何区别。有先天残疾或者带伤的人无论潜力如何爆发也不会是这样子。”

“难道我们整个队百多人都被耍了?”白向云一脸呆然。

“这就不知道了。”李刀耸耸肩:“真是如此的话他可就死得难看了。”

这时江源已经跑出了数十米远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转身一边看情况一边慢慢倒退着,还是一脸的惊慌未定,看来他对蛇可不是普通的怕,更没留意到白向云两兄弟正在注视着他。

几人仔细的观察着他下意识后退的步伐,果然象刚刚奔跑一样和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

“看来我们真的是被耍了。”白向云不由有点失笑:“亏我们还一直自诩精明。”

“先去抓蛇吧。”李刀拉了他一把:“以后再慢慢收拾他。”

出现蛇的地方离他们只有十来步远,眨几下眼就到了。

是条南方比较常见的蝮蛇,长长的褐黄色身子缠着条粗大甘蔗正不断吐信耀武扬辉,那冰冷的小眼在斜向口角的那条黑褐色眉纹的映衬下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周围的人早已跑了个精光,武警们也顾着维持秩序请点人数,暂时还是他们两个和这条看起来长近三米左右估计有十斤重的大蛇对峙。

“好像是条已经怀孕的母蛇。”观察了好一会后白向云高兴起来:“这可是大补之物啊。”

“那就快点,”李刀也满是兴奋:“不然等会那几个小兵回来就没我们份了。”

在他们的估计中,在这种农场式监狱服役的武警官兵不可能没经过各类对付蛇和其他野生动物的训练,到时候那还会轮到他俩来捉,这人间美味还不飞到别人口中去了?!

“你不怕?”白向云看着李刀有点惊讶,一直在大城市中长大的他竟然不怕蛇?!

“怕什么怕?”李刀撇撇嘴:“以前逃课老到森林公园玩,见多了,也抓过不少。”

白向云这才明白他的胆子为何如此之大,点了点头一手拗下身边的一根蔗:“你在在这里吸引他的注意,我绕到它后面去。当心点,这家伙行动如风,快比闪电。”

李刀点点头,也丢下手中刚刚还在啃的那段短甘蔗,拗下一条更长的去掉叶子握在手里。

看着白向云已经绕到了蝮蛇后面,李刀盯着它以甘蔗用力的捅着地面“啊啊”的叫起来,吸引着对震动和声音都极为敏感的蝮蛇的注意。

看着蝮蛇所在的那簇没什么空隙的甘蔗,白向云一边轻慢的接近一边思考着对策。

蝮蛇缠在甘蔗和他差不多高的位置,甘蔗间的空隙也不大,直接用手捕捉好像有点困难,但如果将它赶下地的话,要捉在地上窜动速度出了名快的它会更困难,弄不好被咬上一口就不值得了。

思来想去白向云还是决定就着这簇甘蔗捉它,让甘蔗来抵消它速度上的优势,只要看准机会就能一击得手,甘蔗间那不大的空隙已经能满足自己的要求了。

又接近了一些,只要再前进一步就够得着那蛇头七寸了,只是蛇现在的位置还是高了些,再加上在李刀的吸引下不断的扭着三角头摆来摆去,实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一击得手。白向云想了想,轻巧的做着手势示意李刀把蛇引得再向下一点点,再示意他向左抛出甘蔗,然后举步,在脚尖落到地面时右手成钳迅速插入甘蔗间的空隙,向被李刀抛出的甘蔗吸引得斜向这个方向蛇头下七寸钳去。

一击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