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七章 神骗 (下)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七章 神骗 (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保护区当时地皮市值均价为三十五元平方米,与一般商业用地相比便宜了近七倍。为了进一步取得龙某信任,江源注册成立了一间新的公司专门用来购买保护区的地皮,并让女友李某成为法人代表充当中间人。这样,龙某就没理由怀疑时为著名影视明星的李某竟然会是诈骗犯了。

然后江源以合作的名义和B市XX银行共同出资组建了一间合资公司,以具体实施土地买卖开发事宜。其后江源带着B市XX银行龙某等几个高层管理人员来到生态保护区,指着那片当时最多只是用来养鱼的区域吹嘘此地已经被特区政府规划为高级商住区,银行若现在购买下来,到时候再卖出的话至少可以获利二十亿元。不过因为该银行系统不属于H特区管辖,在当地也没有分行,所以不能直接从土地拥有者手中购得地皮,必须要有个中间商来完成这道程序(当时江源已经暗中完成),而后银行再从中间商手中买过来。而李某身为H特区影视明星、公众人物,在信誉方面当然有保证,以她的公司为作中间商是个稳妥的做法。

B市XX银行几个高管当时就认可了这样的方式,第二天就以六亿元的价钱买下了李某为法人的公司几天前仅仅用了六千万元不到收购的那块地皮。

第一笔交易成功后,江源先后两次叫李某以她的名义又买了两块地皮卖给B市XX银行,涉及诈骗金额近十亿元,成为特区有史以来最大的金融诈骗案。

其后,江源给了李某一小部分诈骗所得,其余的留了下来声称要作为投资之用全部独吞。

不久后,江源又和特区一中资公司内部员工合谋,以该公司名义申请信用证套取现金,伪造了虚假文件后他短时间内向特区数家银行申请了数千万美元信用贷款,全部提现后潜逃。

案件不久东窗事发,前前后后牵连了近百人,几乎全部因此而倾家荡产。一年前江源在商业诈骗案多发闻名的N国被发现拘捕,一周后引渡回国受审,虽然案情复杂重大,涉案人员众多,但因为其特殊性,秉承从快从速处理原则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审理完毕。江源走私贩毒活动最后因(涉及境外)证据不足免于起诉,但数宗诈骗案也让他获罪十一年,其名下所有已知资产全部拍卖以赔偿损失。

再后面是入监时的健康体检表,没见到任何身体有残疾或受伤害而行动不便的说明。

李刀长长的吁了口气:“他简直是犯罪天才。”

“所以我们栽在这样的人手里实在不冤。”白向云又哈哈大笑起来。

廖警司点了点头:“这人背后潜势力不小,别玩太大。”

“玩?”白向云夸张的笑起来:“这样的天才不玩我们我们就要烧高香了。”

廖警司再次点头:“这就行了,反正你们也没损失什么。稳稳当当的赚钱才是正事。”

“当然当然。”白向云应诺着告辞出去,刚掩上门就又笑了起来——不过没有笑出声。

“云哥,这有什么值得这么好笑的?”李刀一脸疑惑:“你想到怎么玩他了?”

白向云作了个噤声手势,走到楼梯转角才说:“他可是个宝贝,玩什么玩?”

看着李刀更是不解的神情,白向云接着说:“看守所织下的关系网、监狱妓院的运作、还有你外面的小弟们的其他投资都需要个专门的大脑来策划运作,而我做不惯偏门生意,显然不是合适人选。而他……嘿嘿,只要我们能收服他,我敢说我们的生意能以现在我们难以想象的速度扩张。”

“这……可靠么?”李刀呆立当场。

“他的根基不在这里,甚至不在内地。”白向云冷哼一声说:“只要他的性命喜乐甚至吃喝拉撒都捏在我们手里,有什么不可靠的?”

李刀不由两眼放光:“对。哈,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吧。”

“这可是老天送给我们的大金矿呢。”白向云搭上他肩膀:“不好好挖掘怎么对得起它?”

“更对不起我们自己。”李刀以手肘捅了捅他腰间弹性十足的肌肉,一起哈哈笑着步入操场。

两人决定进步一深思熟虑后再对江源采取行动,所以并没有直接回三队的南楼,而至直奔西楼二队二室又去骚扰郁千风。

还是在盘坐的郁千风当然也看到了他们兴奋的神色,但并没有多问什么,要了支烟又和他们天南海北的扯起来。

白向云和李刀几次想把话题引向和武学有关的东西,但都被郁千风轻描淡写的一句带过又说起其他来,让两人郁闷不已。不过好在郁千风好像有说不完的见闻经历般,在他们时不时提出的小问题中滔滔不绝的侃着,也并不让两人觉得无聊。

熄灯铃响,两人带着满足而又遗憾回到三队一室,低声的密谋着如何收服神骗江源。从档案看来这人不但聪明而且大胆,是随时都敢铤而走险的人,并不容易对付。现在他对所有人都做出低姿态,或许是试探然后伺机而动,也或许是真的只是不想被欺负安安静静舒舒服服的坐牢而已。毕竟以他的深沉,一时间是难以揣测的。不过要是真能将他收服的话,那精密的脑袋可是无价之宝,何况他还有庞大的国际关系网呢。

这些都是钱啊。

但如何将他收为己用呢?两人实在是伤脑筋。

是人都会有弱点,利用好了就能让他为己所用。不过所有出色的骗子都兼具坚忍伪装目穷千里的特点,以江源这些天的表现看来更是个中高手,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轻易让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的,今天的遇蛇事件只是个意外而已,不然的话他们还不知道要被蒙在鼓里做傻瓜多久。

“我们抓蛇威迫他?”李刀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

白向云摇摇头:“这样没意思,他不会真心为我们办事的,要是以后给我们下绊子就更麻烦。”

“让他吃好睡好引诱他?”

李刀话刚出口就觉得荒唐,这样的人是那么容易引诱的么?!再说江源目前是否真的缺钱还是个疑问,谁知道他是不是不敢让财露白以保平安呢?!毕竟这里不是他的地头,要是没有信得过的强有力后盾支撑的话,有钱比没钱更能让他多受折磨压迫,这一点在他小学六年级贩毒被抓时在少管所就应该体会过了。

聪明、慎密、坚忍、善伪装、手段高明、犯罪经验丰富——没有比这样的人更难对付的了。

直到深夜两人也商量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郁郁而睡。

第二天早餐时,白向云看着逢人便点头哈腰满面笑容谦和的打招呼的江源,心中不由升起一丝佩服,难怪他曾经如此成功过,就凭这点能屈能伸的坚忍精神已是笔莫大的财富,而自己……想着失去自由以后高潮迭起的经历,不由有点自愧不如。

还是高一脚低一脚找了张桌子坐下的江源没有注意到白向云,一边吃一边和同桌的犯人开起了玩笑。

因为他是H特区人的身份——现在是整个监区基本都知道了——犯人们对他都非常乐意接近,听他讲外面的繁荣,国外的风光,还有一些他们闻所未闻的奇闻异趣。而江源对于这些基本都是有问必应,但涉及到他背景身份或是有人向他要东要西的时候不是轻描淡写的带过就是巧妙的推托开来。这一点让白向云佩服不已——真是个为了自己的利益能用尽一切手段的人,而且他也有这样的手段。

看着他不卑不亢轻言浅笑的神情,白向云又想起他刚来时的谦卑——难道这也是他故意装出来的么?一开始就让人放松警惕,然后一点点的循序渐进,再以自己身为H特区人这一在口音上无法掩饰的特殊身份让众人对他趋之若鹜,再以最快速度融入主流之中,让所有人在最短时间内接受他,这样的受到的危险与威胁也能减到最低。嗯……他出生在B省,还在B省长大,应该能说一口地道的B省话啊,难道……难道他一直用很容易就让人辨认出来的H特区口音说话也是故意的?

白向云涌起危险的感觉,要真是这样的话,这江源也太厉害了点,每一步不但计算精确,还最大限度的利用了人的心理,让人自觉不自觉的为他所用——包括自己在内。虽然目前他还没作出什么惊人之举,但白向云已经可以断定,秃鹰和他相比不过是个刚学走路的蹒跚小儿而已。

神骗!真不愧是神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