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两虎谋皮 (上)
章节列表
第七十八章 两虎谋皮 (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白向云心中感慨起来,以江源的交际手腕,用不了几天就能完全摸清整个监区的情况,到时候他又会怎样做呢?

看来自己要主动出击了。下一个“探监日”眼看就来到,要是自己到时候再正式和他接触的话,可能会陷于被动,也会让他有更多时间思考监区的情况,然后想出可行的方法应付自己。

“云哥,你在想什么?”李刀见他舀稀饭的调羹越举越慢,还一副沉思不已的样子不由问道。

“江源?”郁千风也停下手来望着他。现在两人和他逢餐必同桌已经成了习惯,其他的犯人包括郭老大和山猪在三人那天早上较量后就不敢再坐第四个位子和他们搭台,让三人说起话来更不用避忌什么。

“郁大哥你也看出来了?”白向云一脸惊讶。想不到从来都是一脸淡然好像不理世事的郁千风也能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我眼睛还不瞎。”郁千风淡淡笑着:“这个人不简单。”

“原来这里最厉害的人是你啊。”白向云一脸戏谑的看着他。

“郁大哥本来就是最厉害的啊。我们两个都打不赢他一个。”李刀说出了让白向云大翻白眼的话。

“我像你们所说的那么厉害的话那我早就是虎山之王了。”郁千风耸耸肩:“可是现在这只王者是你们。”

“郁大哥,我们又不是老虎,怎么一只一只的。”李刀抗议起来。

“别废话了。”白向云笑骂着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又转向郁千风说:“那你说怎么对付他?”

“以我现在的立场来说,当他透明的就行了。”郁千风幽了一默,接着又说:“但以你的立场来说,就一定要若是不为所用,那就尽快弃之。”

“弃之?”白向云皱起了眉头:“你的意思是说让他调到别的监区去?”

郁千风点点头。

“那不行。”白向云想了一下摇摇头:“这样做虽然威胁是暂时解除了,可是以他的才能手段和背景,以后将会更危险。这人……唉,太厉害了。”

“也是。”郁千风点点头:“那就收服他让他为你所用吧。”

白向云静静的看着他,好一会后才点点头。

他奇怪的是郁千风怎么会同意他这样胡作非为,要是江源真能成为他的臂膀的话,他自己都不敢想象虎山监狱最后会变成什么样的场所。以他一直以来的感觉,郁千风应该是蛮正义的人,只不过是他为人淡薄,所以这段时间来就像他刚刚所说的也当自己是个透明人,在没侵犯到他利益的前提下根本就懒得理会自己。但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子,这其中是否也有什么隐情呢?

一边的李刀也听出了一点点端倪,不过他并不是个喜欢动脑的人,也就懒得去问太多的为什么,反正有什么事情白向云会告诉他的。

出勤了。白向云看着随风起伏一望无际的金色稻浪,捋下几颗谷子放进口中细细的嚼着,心中竟然有了那么一丝感动:这洒有自己一份汗水、让人赖以为生的粮食就要收割了,自己就要吃到自己的劳动成果了。进来这么久,汗水、屈辱、争斗、以至于现在日进斗金,相比起来竟然都不及这一点感动,不及想到这些粮食吃到嘴里那么有成就感,那感觉……就像自己赚到第一个一百万时候的心情。

“李刀,做农民好像也不是我们以前想象是件的那么辛苦的事情。”白向云吐出谷壳,脸上带点向往的神色对李刀说。

“可是我还是比较愿意坐在迪吧里抱着妹妹喝酒。”李刀不以为然的耸耸肩。

“是啊。”身后的阿建也搭嘴说:“能坐空调房又有哪个农民愿意到地里去?!”

听到的人无不赞同附议,嘻嘻哈哈的向目的地走去。

今天还是给甘蔗剥老叶。几个武警接了白向云的烟闲扯一会后在外沿的小路晃悠警戒着,只是双眼时不时的瞄向茂密草丛处,看看有什么“威胁”到他们生命安全的野生动物——昨天的蛇羹让他们吃上瘾了。

白向云和李刀还是坐在一簇甘蔗下吞云吐雾的“监督”犯人工作,嘴里有一句没一句讨论着这么大范围的甘蔗地以后要砍多久——收割稻谷有小型收割机,甘蔗却还是全人工做的——而又能榨出多少白糖来。

对于这些农事,他们基本还是一无所知,只能胡乱想象的猜测着,反正只是消磨时间而已。

随着犯人门一垄垄的移动,江源的身影又映入他们眼帘,正戴着手套踮起脚小心的剥着一片片已经半干枯的老叶。

“我们和他聊聊怎么样?”

眯着眼看了一会,白向云突然对李刀说。

“随你便。”李刀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勾心斗角这种动脑筋的事情不要拉上我。”

白向云笑了笑:“他和所有人的心思一样,只是想过得舒服点而已,或者还想得到一点点利益。择日不如撞日,一切随机应变吧。如果不能胁迫他,那就引诱他。嗯……这是你们混黑道的人最常用的方法吧?”

“没错。”李刀邪邪笑着:“也是最有效最快速办好事情的方法。”

“这就行了。他本来就是黑道人物。”白向云微笑起来:“一定会很认可我们的作风的。”

“江源。”李刀张大嘴巴叫了声,见他转过头后招了招手:“过来一下。”

“白老大、李老大,两位有什么吩咐?”江源脱着手套一瘸一拐走近。

“坐。”白向云指指对面一簇甘蔗:“无聊了,我们聊聊天。”

江源看向甘蔗垄尽头还在晃悠的武警,一脸犹豫的说:“这个……”

“没事。”白向云摆了摆手,掏出烟递给他一根:“他们不会理会的。”

江源谢过点燃,优雅的吸了口叹了声好烟后羡慕的说:“我听说了,两位老大在这里是有势力的人。呵呵……还请多多照顾。”

“你听说了不少吧?!”白向云笑着看着他:“今天我们就谈谈这个。”

江源一脸愕然:“谈这个?什么?”

白向云抿了抿嘴:“合作!我们合作,赚更多的利益。”

江源更加张大了嘴巴不解的看着他:“合作?”

白向云和李刀同时点了点头,肯定的看着他。

“我听不懂你们的意思。”江源摇摇头也看着他们:“为什么要跟我合作?我又拿什么和你们合作?”

“唉~~”

白向云叹了口气,拿起块泥块轻轻一捏,看看泥土丝丝的从手中漏下,悠悠的说:“拿什么跟我们合作……这个问题好像是应该我们来问你吧?”

江源目光一缩,定定的看着他们不出声。

“我们看过你的档案了。”李刀捏着烟头轻轻的在地上挤熄:“我们应该有很多能够合作的地方。”

江源闻言一呆,皱着眉毛看向地面沉思起来,白向云两人也不再出声静静的看着他。

好一会后江源才抬起头来,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们:“我能得到什么?”

李刀不以为然的耸耸肩:“这鬼地方能有什么?好饭好菜好烟,想出勤就出勤,想劳动就劳动,来了兴趣就抱几个**爽一下,每天也收点钱,买几个能减刑的奖励自己用,就我们现在享受的这些。”

“不。”白向云摇摇头:“不止这些。当然,前提是如果你愿意合作的话。”

“比如……”江源还是淡淡的不动声色。

“外面的生意,庞大的黑白网络,”白向云冷冷的看着他:“还有,时机到了的话我们可以走出这高墙,从此海阔天空。”

江源眼睛眯了起来,但却越发明亮,脸上也慢慢的浮上笑容:“我好像不能拒绝。”

“我想你也不会拒绝的。”白向云也笑了起来。

“那就合作吧。”江源叹了口气,举手垫着后脑勺挨在甘蔗上:“这里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白向云和李刀知道他指的是进来这几天,对望一眼笑了笑并没有拆穿他。

“对了,你们是怎么想到在这里做‘生意’的?”江源看着他们问道。

白向云知道他试探自己的合作诚意来了,轻笑着说:“这里难道不是最需要提供这种服务的地方么?我们只是想赚点零花钱而已,更重要的是我们想过得舒服点和重见天日的时间快点。”

江源点点头:“我进来第一晚就听到他们谈论,当时还不敢相信呢,后来又旁敲侧击的多问了几个人,才完全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呵呵……利用监狱小小的漏洞做小姐的大生意,还凭此把所有的犯人都套在里面,好绝妙的主意,你们还真是天才。”

“比起你三天就赚几个亿,我着一点算得了什么呢?”

白向云嘴里说着,眼睛定定的看着他,默然一下后两人同时狂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