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一章 太极本无极 (下)
章节列表
第八十一章 太极本无极 (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形知、理知、法知、心知,而后身知。原来这就是欲修功必先修身啊。”白向云突然坐起来,一把扯掉嘴中的草根喃喃的说。

“什么?”李刀也坐起来,疑惑的看着他。

“平衡!”白向云转向他说:“一切都是平衡,我们前几天想的没错,只是方法不对头而已。”

“怎么说?”李刀更加疑惑。

“我们一直以来追求的只是‘形’上的平衡。”白向云沉吟着说:“以至在观察郁老头的时候也是以这样的方法去偷师,只想怎么学他那样每一动作都能达到最好的平衡,却忽视了‘神’上的平衡修养。”

“你的意思是我们过于刻求表象了?”李刀点点头,接着更加疑惑的说:“可是刻形求象,再克形去拙,求轻见清,最后控制自身,进而发放别人,这是每一本武学著作里面都这样教的啊。”

“你那地摊上买的武学著作会又什么高深的东西?!”白向云笑骂道:“再说,尽信书不如无书。真正的武功是照着葫芦画瓢能学到的么?不经过实践探索思考,能从书上学到真正的知识么?”

“这倒是。”李刀有点赫然的摸摸头。

白向云轻轻的叹了口气:“可惜的是所有高深的武功理论都带点玄学的味道,不然我们摸索起来会容易很多。不过……要是这东西不是这样艰涩的话,这世上高手也早一抓一大把了。”

“太极拳讲究的是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这应该是一种相对的平衡吧?”李刀手肘柱在膝盖上,托着下巴一脸一脸思考的样子。

“没错。”白向云学过两种流派的太极拳,对其中奥妙有点了解:“无论是沾、连,还是粘、随,都只是一个支点,在敌我双方中负起平衡的作用,不丢不顶,在运动中寻找对方的破绽,以求克敌制胜。”

“纯阴无阳是软手,纯阳无阴是硬手,一阴九阳跟头棍,二阴八阳是散手,三阴七阳犹觉硬,四阴六阳类好手,惟有五阴并五阳,阴阳无偏称妙手。”李刀念起了太极古诀,接着说:“刚与柔对立统一,互为转化,生生不息,这是自然的平衡,也就是说……”

“任何武学越自然流畅就越平衡,也就越厉害。”白向云接口道。

李刀点着头:“太极拳就是这样。”

接着他脸上涌起古怪神色:“郁老头的太极拳却有别于任何一家流派,这是怎么回事?”

白向云摇摇头:“应该说任何一家流派的太极拳有别于郁老头的。”

“你是说郁老头的才是真正的太极拳?”李刀眼皮掀了起来,瞳孔明显放大。

白向云再次摇头:“应该说郁老头的拳法才是最契合自然平衡的武功,太极拳只是个表现形式。”

李刀哦了一声,点头表示明白。

太极拳讲究招势,而郁千风早上的拳法除了手、身、法、步的神韵看起来象太极拳外,其感觉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但到底是什么区别他们却又说不出来。

太极以阴阳立基,刚柔并济,在平时调节自身阴阳平衡,培育精气神;战时调节敌我平衡,以弱克强,四两拨千斤。而郁千风的太极拳看来不但兼具以上优点,而且更加的圆圆融融,自然流畅,让人情不自禁的升起无法匹敌的念头。

“物有对待,势有回还。这是太极奥义……”白向云摸着下巴喃喃的说:“可是郁老头的‘势’始终圆满,时时平衡,让人找不到新旧之点,也就找不到突入之处。如果强行突破的话……”

“除非我们的实力比他高出很多,不然只能是自取其辱。”李刀接口道。

白向云点点头:“自然道法中比太极还高的是什么呢?”

“无极?!”李刀跳了起来,一副头皮发麻却又满脸兴奋的盯着白向云。

白向云静默了一会,终于再次点头:“只能是这个了。初始的混沌,万物的完满,每一点都完全一样,没有平衡,也没有不平衡……无极……呵呵,无极!”

李刀的目光更加亮了:“平衡……我们只要能始终保持着平衡,也一样能达到这样的境界是不?!”

白向云第三次点头:“但这种平衡要用‘心’来保持,而不是用意识动作来弥补。啊……原来教官说的是这个意思啊。”

“什么话?什么意思?”看着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李刀好奇的问出声来。

“欲修功必先修心。”白向云看向他:“只有内里平衡了,外功的平衡才能水到渠成,而不用我们用意识去刻意保持。”

“动由心生?”李刀眉头皱了起来。

“是的。就像佛家的明心见性。”

“可是……怎么才那个达到这一步呢?”李刀眼里有了些茫然:“修心?养性?做和尚当道士么?”

“郁老头是出家人么?”白向云翻了个白眼,让李刀不好意思的嘿嘿直笑。

“回去再套郁老头的方法吧。”白向云叹口气又躺了下去:“瞎摸索是难得其门而入的。”

李刀也不再说话静默下来,和白向云一躺一坐的静静想着关于“平衡”的一切。早就每天坐到P股发麻的几个看守武警到处晃悠着,一到草丛稍微茂密的地方就停下来左瞄右瞄,以期能发现些惊喜。

日到中天,做后勤的犯人们送午餐来了。白向云五人和交接班的武警打过招呼,吆五喝六的吃喝(汤)起来,根本无视那些穷犯人们羡慕渴望而又忿忿不平的目光。

明天就是又一次“太太探监团”到来的日子,对此已经有点失去激情的白向云将心比心的想着近段日子来平稳在每次五十左右人报名光顾的生意——犯人们已经将这事儿当成了一种必要的调剂,而不是当初刚刚开始时候的疯狂。虽然这样的情况很正常,但习惯了以商人思维考虑一切,时刻寻找新的增长点的白向云来说并不满足——这并不是自己追求的利润最大化的现象。

只有时不时的刺激市场,才能让市场永远的保持活力。

但如何刺激呢?

白向云将目光投向了身边的江源,这个心中只有利益以至六亲不认的人应该能给他点主意。

“老大,在想些什么?”江源注意到了他的目光。

“怎么样才能在目前的基础上把营业额提高上去?”白向云收回目光,边淡淡的说着边夹菜往嘴里送。

“生意”的规模、运作方式、涉及面和历史记录他都已经说给了江源听,至于场面和细节他刚进来那两三天就应该从别的犯人口中知道了。

“加价百分之三百,开无遮大会。”江源耸耸肩毫不在意的说。

白向云和一边听到这话的李刀同时愕然,张着塞满菜的嘴巴呆呆的看着他。

“你们没玩过?”江源双眼在两人脸上来回扫视着,嘴角泛起淫亵的笑容:“很刺激很好玩,很令人沉迷回味的。如果能把小姐们以外面私人会所的方法稍微训练一下,哼……会对这种行乐方式厌倦的就不是男人。”

李刀努力的咽下嘴里的食物,击碗赞叹道:“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呵呵……如此美妙的主意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那是因为你们还有点道德情操。”江源毫不掩饰自己的卑鄙:“而我……只要有利,管他什么狗屁法律道德。哼哼……这样的无遮大会是最来钱的,其中穿插的集体脱衣舞、SM表演、还有转换到另一个小姐肚皮上等等都可以另外待价而沽,只要我们能把刀举起来,到时候这些老丁们还不是随我们想怎么宰就怎么宰。”

“好,明天晚上就这样开个无遮大会。”白向云眼中射出既然做了初一,就不怕再做十五的狠毒:“分一半的小姐出来,就在上半夜玩,没兴趣的就独自**好了。”

“我想谁都会很有兴趣的。”李刀眼中满是憧憬。为娱乐场所看场子这么多年,他对这些隐秘程度极高进入门槛也极高的场面也仅仅是有所耳闻而已,他经历过的那些最多只能算是混乱**。

“当然,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江源笑呵呵的接上口说。

“入场劵加百分之三百,其中的节目再另外收钱,嗯……应该差不多是加价百分之五百的了。”白向云沉吟着计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