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点拨
章节列表
第八十五章 点拨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着江源从说话语气到动作细节,从穿着打扮到性格爱好满脸笑容游刃有余的应付着一众**高涨的饥欲男,白向云知道,这个监区的人以后将更牢的控制在自己手中。现在运作策划有江源,记帐过帐有山鸡,奖励买卖有李刀,他可以高枕无忧了。

接过也是睡得精神十足的郭老大递过的烟,白向云舒服的叹息着和他们闲聊起来,话题当然也是离不开钱和女人。

李刀这边和光头莫扯了几句后,碰了碰道友成:“成哥,昨晚你不在场真是可惜了,至少有八个美女那脸蛋那身材绝对不会比你说过的四眼金库的老婆差,我都上了。嘿嘿……看她们浪骚样,那个爽啊……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道友成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将李刀刚给他的烟塞入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刀哥你就别吊我了,明知道我……嘿嘿……我……”

“光头哥,”李刀转向另一边的光头莫:“成哥这么好的人,不但努力工作,还帮了大家不少……老是这样煎熬心理生理会弄坏身子的,下次美女们来了我们再向郭老大申请免费一次怎么样?”

“好啊,我没意见。”光头莫乐得做好人,反正又不用他来垫付小姐那份钱,以后还能凭此更加的对道友成颐气指使。

道友成一听,不由目光大放,喜不自胜的对两人感激涕零。

“还有,”李刀神秘兮兮的看了正和江源打得火热的众人一眼,将嘴唇凑到他耳边:“昨晚经过我细心观察,这些美女中间有几个和你是同道,要不要我下次叫她们顺便带点……进来?”

“真的?”道友成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刀哥,你说的是真的?”

“如果干警们检查不严的话应该没问题,”李刀诡异的笑着低声说:“你也知道,我们连‘耶巴’都带进来了,还公然在他们面前贩卖呢。”

道友成的目光更亮了一些,满是怀念的呢喃着说:“龙啊……”

“听说……”李刀的笑容**起来:“那东西在那方面效力比伟哥还强。”

道友成点点头:“只要两三口,就算是萎哥也能金枪不倒。”接着他将距离拉远了点看着李刀:“怎么,刀哥你……”

李刀呸了一下:“笑话,我李刀至少可以‘坚强’到六十岁,我是担忧你而已。”

道友成不敢苟同的呵呵贱笑起来,听到李刀话的人也都嗤之以鼻,无不表示怀疑,直到吃饭铃响才闹哄哄的调笑着下楼。

刚进饭堂门,白向云和李刀就发现郁千风已经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慢条斯理的吃着了。相互看了一眼,叫阿建他们帮打饭点菜后向那边走去,江源非常识相的没有跟上来。

“老哥这么早啊?”两人讪笑着在郁千风对面坐下。

“嗯。”郁千风还是那副淡然的表情:“生活有规律是好事。”

两人那能不知他意外所指,又是尴尬的嘿嘿一笑。

“老哥,早上你打的是哪家的太极拳啊?”白向云转开话题。

“你们认为是哪家呢?”郁千风筷子不停,毫不在意的反问他们。

两人同时摇摇头:“没见过。”

“太极讲究的是清静无为,阴阳道合。”郁千风没有直接回答他们的话,而是说出了这么几个字。

两人面面相觑,良久后白向云才试探般的说:“你的意思是说……太极不应分流派?”

“太极本来就没有流派,分流派的是拳术套路。”郁千风不屑的白了他们一眼。

两人让他如此一说,马上就明白过来。太极是里,拳术是表,如果表里如一的话,那是没任何流派可言的。

“用你们的话来说……”郁千风突然笑了:“就是灵魂和肉体统一,也就是灵欲合一无人无我无内无外的那种感觉。”

正在两人尴尬到想咳嗽的时候,阿建他们送饭菜过来了,照例是一汤数菜的摆满了整张桌子,也是食堂能提供的最好的菜肴。

阿建他们走后,郁千风轻叹了口气:“在这个世界这个年代,为了个人利益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并无可厚非。可是做了就是做了,堂堂其尺之躯,难道还没一点承担的勇气么?须知道……做着鸡鸣狗盗男盗女娼的勾当却还要装成圣人的样子是会活得很辛苦的。”

两人不由愕然,而后默然。

良久后李刀才呐呐的说:“做婊子的都希望立个牌坊呢。”

郁千风哼了一声:“如果你们只想做他们那样的普通人,这样也没什么不对,不过这样下去的话……别说四个月后,就是四年后你们也不可能在我手下撑过一分钟。”

两人心中轰然一震,一下子象被个晴天霹雳劈到般呆了,呆呆的看着郁千风羞愧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武者,同时也是无者。不然就不配称之为武者。”

郁千风淡淡的丢下这句话后,站起来头也不回的飘然出了食堂。

“武者,同时也是无者?”

两人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心中都默念着这话,看着眼前的菜肴发起呆来。

“我们的心态有问题。”良久后李刀轻轻的说。

白向云点点头。是啊,放不开放不下,做了又不能洒然面对勇于承认,将自己困在一个又一个的障碍中又如何能做到心无一念呢?!做不到心无一念又如何能达到自然无为虚怀若谷的状态呢,再天才的人要是在这种心态之外学武的话,要想成为真正的武者无异于痴人说梦。

“其实我们做这些事情也没什么值得羞愧的。”白向云笑了笑:“弱肉强食胜者为王从来就是自然法则,我们只是在贯彻这法则罢了。”

“唉……”李刀叹了口气:“或许是因为我们以前都太假了,自己蒙蔽了自己,所以不但毫无寸进,还错失了很多事情和机会。”

“那就从现在开始看清吧。”白向云嘿嘿怪笑起来:“更不用在人前带什么面具了,我们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绞尽脑汁,我们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用尽手段,我们就是喜欢钱,我们就是需要女人……哈哈……”

“还有,我们就是想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李刀也低声嘿嘿笑着说。

“不!”白向云摇摇头:“我们只是想过得有尊严有趣味些。”

“一样意思。”李刀毫不介意的耸耸肩:“这个世界你不踩人别人就会踩你,要过得有尊严也必须得用实力来说话。”

白向云笑了笑不再争论。管它呢,反正一切都看开放开了,什么都只不过是过渡而已。

这一顿饭他们吃得很慢,但也吃得很饱——从来没吃过这么饱。

之后他们没有再去骚扰郁千风,而是到了禁闭室门前静静的想着他的话。

在两人的理解中,“武者同时也是无者”这句话并不仅仅是说看清看开看透一切那么简单,了无挂碍也绝对不是一无所有的意思。

“大哥,”李刀叫了声半个月前就变成这样更加亲密的称呼:“你说过郁老头武功的中心灵魂是平衡,这无者是不是也会包含着这样的意思呢?”

白向云目光一闪:“无者?!……是了,没有支撑,没有悬挂,没有拉扯,没有推压……没有任何力量,任何力量都相互抵消,这就是无,无才是绝对的平衡,而太极就是通过力量的巧妙流转来抵消敌对力量,让有变无……呵呵……原来如此啊。武者就是无者,只有掌握了无者才算是真正的武者,而这个世界的一切对于真正的武者来说都是无。”

“那是不是就是已经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意思?为什么?”李刀对他最后一句有点费解,如果成为武者之后变成什么欲望都没有了的和尚道士或者是圣人了的话,这可不是他所愿意的。

“那有这么扯。”白向云笑骂着说:“而是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所有的困难都能找到解决方法抵消不良因素的意思。”

李刀这才明白过来,哦了一声:“我以为要变成无欲无求的神仙了呢。”

“如果我们的心态也能成‘无’的话,”白向云不理他的废话,继续说:“那我们自身就能变成一个绝对平衡的环境,心就能象一面镜子一样能反应所有的东西,进而能感悟所有的诀窍,而这就是掌握一切武学的关键。”

李刀边听边思考边点头,最后喟然一叹:“说易行难啊。难道我们要像个苦行僧那样清修让自己的心变得一尘不染么?”

“不用的。”白向云自信满满的说:“刚刚说了,无并不代表一无所有。我们只要真正的面对自己,面对所做的一切,面对自己的欲望就行了。”

“也就是说真正的看清楚自己?!”

“是的。看清楚自己,把握自己,了解自己。”白向云悠然神往:“当我们彻底的了解了某个事物后,是可以完全的掌握它,或者说无视它的。”

李刀点点头表示完全的了解了。

这并不是什么难明白的道理。但明白归明白,真做到却是连白向云也不敢说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心平如镜、直面内心、仰视天地对谁来说都不是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真容易做到的话,这个世界上也早就满大街的高手了,那还需要两人苦苦寻觅求一明师。

直到熄灯铃响,两人也还想不出如何达到心如明镜不着一尘的境界状态,只好郁郁而归,洗过澡后蒙头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