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八章 道友成的快乐 (上)
章节列表
第八十八章 道友成的快乐 (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有了上次无遮大会的刺激,报名参与的犯人更加踊跃起来,江源更为此开发出了一整套的相关节目:3P、SM、按、推、做一条龙、扮皇帝以及各种比较另类的医生护士、制服丝袜等等,而价格也定得相当合理细致,让人绝对觉得物有所值。在规矩方面,江源也制定得比白向云原来更加严苛,对于犯人是无赊无欠不见兔子不撒鹰,而对于各监区各种统管、记帐、奖励销售人员要求也严格了许多,不但每次活动过后都要例行汇报过帐,而且还要核算成本,那个监区成本利润比例越大,那个监区的执行人员得到的分成就越多。

如此后,白向云得收购到的奖励和得到的利润象滚雪球般越来越大。每天的事务也忙到不可开交。不过他在看到江源制定这一系列规则的时候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除了特殊情况(比如各监区执行人和监区管理人员之间的事情)要求必须经过和他商量同意外,一概事情全交给了江源处理,而他自己则继续偷懒逍遥,继续每天缠着郁千风问这问那的不放。

为此,他专门叫廖警司“偷偷”带了个手机给江源,而各监区的执行人就只能到总务处打电话汇报了——反正他们也只是一星期一次而已,而白向云这边却要每天都接收。

在小姐方面,江源也建议加大对她们的奖励——特别是对于那些“勇于”接受参与各种节目的小姐们,从提成到奖励到福利到补助无一缺少。当然,这样实行计划的后果是小姐们的积极性也和犯人们一样跟着飙涨,但白向云从中所得的利润也几近于无。

不过他不但不埋怨江源,还开心的呵呵笑着赞赏——由此能收购到更多的奖励所包含的利润才是他心动的。按照江源的设想,是用这种除茎挖根的方式将整个虎山监狱绝大部分的奖励都集中起来,但暂时不卖,等到有价无市的时候再抬高价格抛售,这样想不发都难。

江源的计策后来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犯人们重见天日时间的长短(除了假释、保外就医)完全的变成掌握在了白向云手中,也由此得到了“白托拉斯”的称号,几乎每一个犯人见到他都如哈叭狗般亲昵的马屁狂拍不已。

或许是炙热的阳光让犯人们急不可耐,又或许是就要来到的小姐们让犯人急不可耐,反正在下午三点的时候整个监区的犯人们已经完成了当天的劳动任务,接下来的时间他们继续疯狂赶进度,收工哨子吹响的时候,劳动量已经超出了当天任务的百分之六十。

不用说,超额部分的百分三十会折现算到个人,然后存进个人的账户中。

回监区的时候,虽然和往日同样疲累,但大家的脸上还是挂满笑容,监歌也唱得更加响亮了。还未进监区门口,李刀就被从后面赶上来的道友成拉住,满脸兴奋期待的盯着他问道:“刀哥,你那天说的是真的吧?还算不算数?”

李刀手一动捞住他下面的东西,恶狠狠的用力捏了捏:“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李刀说话不算话了?”

道友成哎哟的痛呼了声,然后强忍着换上笑容:“是是……刀哥你一言九只脚,一诺万两金……”

李刀满意的拍拍他肩膀放开他:“今晚和我一起出去,绝对保证成哥你满意。不过以后……”

“我会保密的。”道友成一脸贱笑:“更加会记得刀哥你的恩情,以后会想办法好好报答你的。”

“我没什么,用心帮大家做好必要的事情就行了。”李刀一边说一边将刚刚抓了他子孙根的手在P股后面猛擦,恶心之余也在心中疯狂的谩骂着:奶奶的,过了今晚,你倒贴我一百万我都不会再抓你了。

“道友成怎么了?”上楼梯时白向云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李刀笑了笑:“扎炮(禁欲)太久了,求我帮他一次而已。”

白向云哦了声没有再在意。对于曾经的仇怨,在经过利益为先的衡量和学武心态的洗刷下早就淡到让他不在乎了。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会忘记曾经的一切,如果道友成和郭老大他们有什么鸡毛鸭血事情再惹到他头上的话,他会毫不手软的新仇旧恨一起算,而且会象打击秃鹰那样一次让他们永远不能翻身。

夜色在一片兴奋和期盼中降临。在白向云和江源的带队下,一大群光头堂而皇之的走出监区,大多数人还嘻嘻哈哈的和在监区大门站岗的武警打招呼,满脸掩饰不住的洋洋得意。

道友成紧紧的跟在李刀身边,一边昂首挺胸的飘飘然一边不停的感谢李刀的提携,而李刀也笑嘻嘻的应付着他,眼睛深处却是谁都难以发觉的深深的冷厉。

白向云他们和上次一样直接走上二楼的会议室,李刀和山鸡则是带着预定吃“零食”的犯人们走进接见室。

接见室内只有十来个小姐,正一如往日的叽叽喳喳个不停,见到李刀他们一行进来才慢慢静下来。

“谁是花格格?”李刀扫了走了近前的美女们一眼。

“我是。”随着这娇脆的声音,一个脸部线条极为清晰、穿着黑色时尚性感服装、手里拿着瓶纯净水的高挑女郎走了出来,目光冷淡的看着他们。

李刀点点头,拍了拍道友成的肩膀说:“上去吧。”

道友成眼睛在花格格站出来时就亮了起来,听得李刀的话,忙不迭上前拉着她娇嫩的手二话不说的就向楼梯冲去。

“你慢点。”花格格抽了抽鼻子,高跟鞋敲得地板格格直响。

“等不及了。”道友成脚步不停,有如运动健将般一下子就冲上了顶层临时招待所,粗暴的撞开门冲进房间。

“东西呢?”嘭的关上门后,道友成迫切的盯着花格格那棱角分明的美丽脸庞。

花格格闻言又抽了抽鼻子,一P股坐到床上,一边往低胸的衣服内伸手一边说:“你用针还是用管?”

“针、管、锡纸都要用一次。”道友成完全无视那白花花的酥胸,两眼紧紧的盯着她掏摸的纤指,兴奋得颤抖的说着,而双手也不停的搓动。

花格格白了他一眼:“全都来?你多久没过瘾了?不怕死啊?”

“我自有分寸。”道友成两眼放光的看着一小包白色的粉末从她的胸口挟出来,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步,双手伸了伸,兴奋得声音也颤抖了起来:“四号,啊……真的是四号。这下爽了。”

看着他颤动前伸的手,花格格一缩手将那包东西藏到身后,警惕的看着他:“你想抢?”

“嘿嘿……不是不是,我只是急了点。嘿嘿……”道友成双手又合起来揉搓,脸上却没有一丝尴尬的神色。

花格格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进来一下午,我自己都还没过瘾过呢。你要是敢抢,我就一针扎死你。”

说着她不知从哪摸出支一次性注射器举到眼前。

“不会不会。”道友成连忙猛摇双掌:“刀哥不是跟你说过么?我只是要个机会和个同为道友的美女好好的舒爽过瘾一次而已。”

花格格这才放下脸来,又看了他两眼点了点头拍拍床:“那就上来。”

“让我来吧。”看着花格格又将那包粉末放到面前,道友成拿一把过她刚刚丢在旁边的纯净水说。

“随你。”花格格打开小手袋,拿出包高档烟丢了根给他,自己也点燃一根吸起来。

她抽烟的动作很优雅,优雅得就像个专门受过行为仪态训练的大家闺秀,加上那模特儿般的身材和红润美丽的脸蛋,实在是当之无愧的美女。

“先弄一针给我,剩下随你折腾。”

看着道友成旋开加大加长型的纯净水瓶盖,花格格喷了他一口烟说。

道友成看了她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点点头,小心的打开那包粉末的封口,凑到鼻子前长长的吸了口气,然后合上眼睛呢喃起来:“好香……好久好久没闻过这么香的味道了。四号……四号啊……”

“别酸了。”花格格踢了他一脚:“快点。”

“很快就好。”道友成睁开眼睛,更加小心的倾侧着小袋,将里面的粉末倒了一点点进纯净水盖子。

“再倒多点。”花格格伸长脖子看了看,眼中多了点急切。

道友成轻轻的弹动着袋子,让里面的粉末又洒下了一些:“够了吧?你‘正’(上瘾)了多久了?”

“关你屁事。”花格格的言辞并没象她的吸烟动作那样优雅:“老娘我受得了。”

道友成嘿嘿两声不再说话,小心的封上小袋,倒了点纯净水进盖子里,然后轻轻的晃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