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三章 武道
章节列表
第九十三章 武道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整个五行结合起来才是整个自然,才是真正的绝对平衡。”郁千风看着白向云划出个类似于“白鹤亮翅”的优雅动作,目光闪了一下又说:“那时候每一举一动才是真正的发乎天地出乎心,才是圆圆融融无懈可击。”

“那应该是武学的最高境界了吧?”李刀一脸向往的说。

郁千风笑了笑:“你相信会有最高境界这回事么?”

李刀又想了一下,说出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答案:“我不知道。”

“五行循环,元气不休,天地不绝,自然不息。自然也在进步进化的,不然万事万物怎么进化?!怎么能有我们?!”郁千风声音悠悠,宛如梦呓。

“原来如此。”李刀这才明白过来:“既然没有最高境界,不过要是达到五行合一,也应该是天下第一高手了吧。”

“哈哈……”郁千风终于忍不住笑起来。

“笑什么?!”李刀瞪了他一眼:“难道我说得不对吗?难道世界上已经有人达到这样的境界了吗?”

“我没说你说得不对,”郁千风笑容不改:“据我所知,天下也暂时没人达到这样的境界。我只是觉得你说得好笑而已。呵呵……第一高手……”

李刀又瞪了他一眼,喃喃的说出了句差点让郁千风噎到的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郁千风不知道是该称赞他有志气还是太狂妄,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出一个字。

今晚是名符其实的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月亮光到将所有星星的光芒全部掩盖,天地间一片清白。

操场上的犯人继续喧哗着,更有人拍着鞋子高歌——只是歌词的内容就不怎么文雅了。也时不时的有人向这边走来,但看到监区三大高人在此,全都不敢再近前一步。

这一切都没能影响到白向云一丝一毫,继续不愠不火毫无烟火气息动作着,白色的囚衣反射着月光,整个人就像笼罩在一团清冷的虚幻光华中。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睁开,和任何一个流派的太极拳比起来,他的手眼身法步等招势一点也算不上标准,甚至看不到一点粘、连、沾、随的味道,但其中的圆通自然的神韵却能让任何一个对太极有兴趣的人为之着迷。

“如果四个月内你也能象他这样的话,你们应该能达到让我教你们的要求了。”郁千风收回看着白向云的目光对李刀说。

李刀闻言呆呆的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两个领悟到了太极神韵平衡奥义自然圆通的学武之人啊,竟然只是“应该”达到让他出手指点的水平,那郁千风的武学武功到底高到什么地步?是不是这段日子以来根本没有出全力应付他们俩的挑战锻炼?

不过以他的眼光和谦和的个性,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是有这样的把握吧。

从见到郁千风打太极拳那天算起至今只是十来天的时间,但白向云已经悟通了其中关键——虽然仅仅只能算是入门而已,不过悟性这东西不但和人的天赋有关,时机环境也脱不了关系,白向云能悟到,他李刀能行不?

就像刚才,他们身处同样的环境听着同样的话,白向云就莫明其妙就悟通了,他却还是麻木不仁。而李刀一开始就知道和白向云相比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不然的话他当初就不会在白向云手下败得那么快了。

四个月,他能行不?!如果不行,那就是连累到达到要求的白向云也无法从郁千风那里得到指点了。

郁千风好像明白了他的心思般笑了笑:“你也不用太刻意,不然就落于下乘了。这东西……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怎么也不明白。呵呵……说不定明天早上你睁开眼的时候就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但愿如此。”李刀还是有点诅丧。

“还有,”郁千风顿了顿,沉吟了一下又说:“领悟和运用以至于纯熟完全是不同的几回事,白向云他现在也仅仅是一只脚踏进了门而已,想要悟以致用还得靠机缘。”

李刀有点不解:“怎么说?看他的样子已经是和你一样浑然天成收发由心了啊。”

郁千风笑了笑:“你上去攻他看看。”

李刀点点头,霍的站起来,双脚一顿,大空翻翻向白向云的同时右脚一伸就向他脸上印去。

正在浑然忘我的白向云突然感觉到周围的气息混乱起来,一股微风也直扑自己面部,不由慌忙的睁开眼睛,李刀的鞋底已经到了眼前。

事起突然,匆忙中白向云一下子忘记了刚才的圆融,忘记了一切随心,慌忙的举手招架。

“啪”的一声手脚相接,余力未尽的李刀另一只脚也踢了出来,直奔白向云的下巴而去。

只以挡格之势拦住李刀右脚的白向云力已用实,一时间竟然换不过气来腾出手接他这一脚,只得头一仰,腰一弯以一个铁板桥避了开去。

并没将力用老的李刀左脚一收,在身体下堕的同时稳稳的站定,拽拽的摆了个朝天一柱香的姿势得意的看着白向云。

“怎么了?”白向云一脸迷糊的问道。

“他只是想验证我说的话可信不可信而已。”郁千风笑吟吟的又将一颗花生丢进嘴里。

“什么话?”白向云更加迷糊,一掌将李刀的脚拍下来,又坐到了郁千风身边。

“实在话。”李刀也走回来,坐下后将他和郁千风刚刚的对话说了一遍,然后说:“你怎么就不能保持在那种状态之中呢?不然的话我的凌空攻击将会变成我迅速落败的原因,可是事实却是我打了你个措手不及。”

“不知道。”白向云想了一会:“我感觉到周围空气流动不对劲,就不由自主的‘醒’过来了。”

李刀望向郁千风。

“那种状态意识还没渗透你每一个细胞。”郁千风耸耸肩:“或者显浅的说就是习惯还没成自然。”

“这需要多长的时间来培养?”白向云抓抓头有点懊恼。

“培养是一个,天赋是一个,还有就是你有没有悟到如何让自己成为自然,自然成为你。不然你永远不可能成功达到那种境界。”郁千风一脸严肃的说。

两人点头受教,一边继续喝酒一边深思起来。

月光如水,随着酒瓶里的酒一点点减少,慢慢的变成从他们头顶洒下来,延迟了一小时的睡觉铃响了起来。

郁千风将最后一杯酒仰首倒进了喉咙,站起来哈哈笑着说:“今晚和你们说的东西就当是酒钱吧,你们也不用谢我。”

说完他洒然的向西楼走去。

两人闻言也没再说客气话,目送他离开后收拾了未吃完的东西也回监仓去了。

监区慢慢冷清,操场上垃圾满地一片狼藉,看来明天早上后勤队的犯人要骂娘了。

月光依旧,虫鸣依旧。

不过今晚所有的犯人从中都找到了一点宁静,也找到了一点快乐。

或许,这一切都是因为白向云。

凌晨三点多,监仓内还是有喝多了的犯人呕个不停,酸臭熏天,但没人敢走出走廊躲避——规定的活动时间还没到,很容易被值班巡逻的武警当枪靶子的。

第二天和郁千风比斗过后,他丢了几页纸给李刀,说是自己的一点心得,用来让他研究太极拳的,象他这样半路出家靠看书学武功的人,要想悟通平衡奥义只能从外到内,以形触神,也说了这几张纸对白向云已经没什么作用,看亦可不看亦可。

李刀喜不自胜,道谢过后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白向云当然也不会嫌知识少,也凑过头看了起来。

几页纸全是对于太极拳里里外外的记述,说太极拳是以“采气”“混元”为基础,慢练静养的培本固元,首先使身体达到一个内平衡,然后再连通外界,和自然相互交换,以求圆圆融融。

郁千风从“拳论”“气论”“精论”等几方面将太极拳理论归纳为十条,简称“太极十论”,“十论”对太极本源以及太极拳有关问题的做了抽象概括,为准确认识“太极”的本质和把握太极拳的特点,练好太极拳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比如在最后第十论“太极性论”中,郁千风说到太极拳就是根据事物的阴阳属性创造而成的,运用方法主要是沾、连、粘、随四种。沾就是要紧紧沾住对方;连要紧挨对方,使其不能脱离;粘指对手想脱离时,紧贴上去;随指随着对方进退来去因势利导。在沾、连、粘、随中,不丢不顶,在运动中寻找对方破绽,使对方攻击落空,以柔克刚,将对手制服。

这刚柔相济、极柔坚刚,随屈就伸的形象表述将太极拳无论是在锻炼还是在对敌中都以平衡为基础主导一切的奥义描述得淋漓尽致,只要能真正的理解无过不及的全部内涵,溶入到自己的招势之中,即可达到炉火纯青的拳术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