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五章 风中有武
章节列表
第九十五章 风中有武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秃鹰和大灯泡也看着两公里外的白向云这边,目光熠熠,还时不时的交头接耳一番。

背后传来一阵呼叫骚乱,两人转头一看,原来是道友成又一次晕倒了,正趴在地上不知情况,一大群人围在一边幸灾乐祸,还不时有人踢上两脚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装的。秃鹰冷冷一笑,走过去时顺手扯了根甘蔗,然后一棍敲在道友成头上,就这样将他敲醒过来。

“完成不了任务今晚你就等着大家帮你开飞机吧。”秃鹰冷冷的说完,不理道友成的哀求,拗断甘蔗边啃边向还在那边盯着白向云方向的大灯泡走回去。(开飞机:监狱中的玩人手段之一,几个人围成一圈,然后其中一人将受惩罚的人双手拗向背后,再重重的一脚踢在该人的臀部或者腰部上,同时拗着他的双手放开,将他踢到别人那边,再如法炮制。)

白向云和李刀眼尖,看到了秃鹰和大灯泡的身影,举起手哈哈笑着向他们招了招,还大声喊叫道:“两位老大,好久不见了,你们好吗?”

隐隐听到两人叫声的秃鹰和大灯泡脸都绿了,脸色更加阴沉,回监区后将所有的气都发到了道友成身上。

可怜的道友成彻底的沦为了他们的沙包加玩物。

收工后,白向云和李刀没有再去找郁千风。时间无多,他们需要好好反思一下,反思近三个月以来和郁千风比斗的经验和错误,战略战术的运用,还有自己到底还差什么地方没有悟通悟透,以至于现在的进步并不如自己当初预料。

郁千风给李刀的那几页关于太极拳的综述成了两人翻来覆去研究不休的宝贝,总觉得其中包含的东西还有很多可以参悟的余地,只是他们一时间想不出来是什么而已。

自中秋那晚之后,白向云只试过一次无意中重新体验那样的境界,期间无论如何放松如何冥想都再难一求,想在比斗中进入那种状态更是难上加难。就如郁千风当时所说的,他只是仅仅一只脚踏进了门而已,想要悟以致用还得靠机缘,而李刀更是连尝也没尝过个中滋味。

不过他们都不是轻易肯认输的人,好不容易才遇上一个郁千风,为了自己一直的梦想,不努力到最有一刻决不放弃。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除了每天早上和吃晚餐的时候和郁千风在一起之外,余下的时间不是在禁闭室前面讨论就是在宿舍里冥想,那几页纸上的文字早就被他们倒背如流,冥想时也不放弃思考其中的奥秘。

出勤到地里时,无聊的他们也一次又一次的打着太极拳,什么陈式杨式吴式全让他们演练了个遍,其中细微的差异也揣摩得通通透透,可是就是缺少了郁千风那种韵味。几个看守武警受他们影响,也时不时的和他们对练,这结果就是让白向云和李刀更加的增进了和他们的感情,而几个武警的身手也因此提高不少。

天气继续寒冷,原来绿油油的田野除了蔬菜外,基本都变成了灰白色或者褐色。甘蔗叶在干枯后全部被一把火点燃化成肥料,不久后就种上耐寒的旱地农作物。

当犯人们都意识到要穿上毛衣之后,冬天来了。

今天的天气只是十五度左右,非常清爽,距离过年还只剩下半个月。

阳光很暖和,劳动任务也不重,只是给蔬菜除草松土施肥防虫而已,地点视野也很开阔,开阔到连几公里外别的监队的人都能看得见。加上象甘蔗等比较高的农作物都砍了,当真可算是一目千里,至少再远些的监狱高压电网都能看得见。

这样的出勤环境是武警们最放心的,一个成年人想隐藏也无处可藏,犯人无论怎么逃也脱不出他们的视野范围,无论怎么快都快不过子弹,何况还有任何人只要走进三米范围内就会被脉冲电流击倒的强大高压电网。当然,从来也没犯人笨到想在这样的环境中越狱。

虎山之所以能成为国家示范监狱,和地处平原从没出过越狱这一恶性事故不无关系。

所以现在几个武警都无聊到倒背着枪到处晃悠,看到哪里有洞穴就蹲下来观察老半天,看清楚了如果是蛇洞的话就叫两个犯人拿工具过来,然后兴致盎然的指挥他们用力挖挖挖,将在里面的冬眠蛇手到擒来,中午又是一顿叫人口水直流的美味——在白向云的指点下,他们做蛇羹的手艺也大大提高了。反而是白向云和李刀现在到处晃悠看风景了。

一阵风吹过,李刀情不自禁的缩了缩脖子,搓着有点冰凉的手咒骂了几声。

他的咒骂令白向云灵光一闪,突然问道:“李刀,风是什么?”

李刀呆了呆,不由跟了一句:“什么是风?我……我怎么知道。”

这十年前学的东西他早就忘记了。

“嗯。”白向云低下头想了想:“我记得课本里好像是这样描述风的:地球上任何地方都在吸收太阳的热量,但是由于地面每个部位受热的不均匀性,空气的冷暖程度就不一样,于是,暖空气膨胀变轻后上升;冷空气冷却变重后下降,这样冷暖空气便产生流动,形成了风。在气象上,风常指空气的水平运动。”

“研究这个干吗?”李刀一脸不解。

白向云不理他,沉思了一下继续说:“而山谷风则是由于白天山坡受热快,温度温度高于山谷上方同高度的空气温度,坡地上的暖空气从山坡流向谷地上方,谷地的空气则沿着山坡向上补充流失的空气,这时由山谷吹向山坡的风就叫谷风,到了夜间,山坡因辐射冷却,其降温速度比同高度的空气交快,冷空气沿坡地向下流入山谷,就叫山风。而其他还有海洋风……”

李刀越听越糊涂,打断他的话说:“大哥,你到底在说什么?”

白向云看了他一眼:“你还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明白。”李刀点点头:“你在说风。啊……你不会疯了吧?”

“你才疯了。”白向云笑骂着一脚踢在他P股上:“我在说平衡。”

“平衡?!你想到什么了?”李刀眼睛亮了起来,这可是他们一直都在探讨的东西啊,也是郁千风武学的理论基础。

“风是因为压力或者冷热而形成的,其实冷热也是一种压力,换句话说风就是压力的表现。”

“然后呢?”李刀有点听不懂。

“风就是压力的平衡杠杆。”白向云静静的看着他。

“再然后呢?”李刀更糊涂了。

“太极要变无极,无极要变太极,都必须要找到着杠杆,或分成太极的阴阳或合成无极的‘无’(混沌)全都是这杠杆说了算。”

李刀终于有点明白了:“就像风,平衡了这里,可是却分隔了另一处?也就是在把太极变无极的同时也把另一个无极变太极。”

“就是这样。”白向云兴奋起来:“我们要找到的就是这个‘风’,找到了‘风’,我们就能永远保持在平衡状态,象郁老头一样,想太极就太极,想无极就无极。”

李刀眼睛亮了起来。是啊,人体就像个天地,从外来说,人只要活动,在这一刻平衡下一刻就有可能失去重心;从内来说,手舒服了,脚却可能在痛,还有精气神的调节等等全都需要平衡。

“怎么找?我们好像一直都在找啊。”李刀看着他说。

“以前我们找是瞎找乱找,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白向云终于想透了个重要环节,满面笑容的说:“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想找什么了,就可以摸索路径去找了。只要摸到了路,我们很快就能找到的。”

“因为有压力,所以才有风……”李刀摸着下巴沉思起来:“也就是说风其实根本是不存在的,一切都是压力的相互作用而已。”

“是没错。”白向云举起手感受着又一缕风穿过手指缝隙:“也可以说压力是不存在的,一切都是‘风’这杠杆偏差了而已。”

李刀抬起头来,目光闪亮的对上白向云的眼睛。一会后,两人脸上同时泛起笑容,随着笑容的扩散,笑声也由低到高从他们嘴里发出来,最后变成哈哈狂笑。

整个队的犯人和武警都奇怪的看着他们,如果不是早就知道两人比谁都聪明的话,肯定会以为他们疯了。

江源看着两人还在对视狂笑不已,眼中又有了点迷惘,还有一点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