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章 境界
章节列表
第九十六章 境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笑够之后,两人不顾众人奇异的目光同时闭目静立,在又是一阵清风吹过时同时起手、前推、斜拉、划圆、交错,将全身重心都调整到一个上下前后左右都不偏不倚的位置。

随着重心的调整完毕,他们心中瞬间一片空明,不着一物,一下子就进入两人追求已久的无忧无喜,无尤无怨,不偏不倚,不狂不癫状态,整个身体也随意的动作起来,潇洒流畅,转折自然,动静由心,毫无刀工斧凿的痕迹,毫无一丝烟火的味道。

无论是犯人还是武警,所有人一下子都被俩人的举动所吸引,纷纷被其中自然到无法用言语描述的韵味意境所迷醉,都停下了手中的一切工作静静的看着。

慢慢的两人的动作有了差别,而因动作不同产生的感觉也有了差别:白向云的动作比较醇和,味道中正;李刀轨迹比较灵动,不拘一格。唯一相同的是那自然的神韵,都如石过清泉、鸟鸣于林,让人心为之清神为之爽陶醉其中。

奇怪的是两人距离触手可及对方身体,但他们一举手一投足来来往往就是碰不到对方,有时更是以毫厘之差交错而过,但就是没有碰在一起。

他们这一动就动了半个多小时。这时间整个队的人都在看着他们,没人出声,没人走动,更没人去打扰。

白向云先‘醒’过来,看着李刀灵逸的动作,脸上淡淡的无忧无喜,好一阵后他才感觉到,自己竟然也能象郁千风那样保持着这样的状态。这一醒悟刚起,那种平静无比的感觉轰然崩溃,狂喜跟着涌上心头。

心中一动,白向云一矮身就钻进李刀手脚范围,右爪左拳同时向他左肩右胁攻击。

李刀腰肢如微风扶柳般往左轻轻一扭,右掌成刀同时向白向云脖子斩去。

白向云哈哈一笑,撤手后退,右脚却无声无息的飞了起来,直奔李刀胯下而去。

李刀不为所动,手刀加速向下,目标直指白向云膝盖。

白向云冷哼一声,身子向后一仰,整个人以左脚支撑,脚板高高翘起,看速度,绝对能在李刀手刀斩到他膝盖的同时踢中李刀的子孙根。

对于任何一个拼搏的人来说,这种五十换一百的事情谁都会毫不犹豫的做。

旁观的百多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更有人禁不住惊呼出声。

李刀小腹突然非常不文雅的向前一挺,随后顺势双膝一屈,就这样跪坐下去。

因为李刀的身体前挺,白向云的脚尖脚板变成了踢到李刀的P股后面,加上李刀向下坐,根本等不到白向云的脚气势最盛的时候就已经接触到一起,而那点相撞的力量也无法给李刀造成什么伤害了。

但李刀的手刀还在斩下去,虽然因为他的前跪,斩的位置从膝盖变成了大腿,但以他的力量,真斩实了也不是件好受的事情。

“停!”白向云轻叫一声,脚一抽就退了出来,而李刀也手一歪斩了个空。在他和白向云直到至今的十数次较量中,还是第一次逼得白向云如此狼狈的。

“怎么样?”

李刀轻轻的睁开眼来笑着说。那笑容也是淡淡的,很有点出尘的味道。

“你是完全凭着对气流的感应来招架的?”白向云奇怪的看着他。

李刀点点头:“是,又不完全是。”

白向云噢了声:“怎么说?”

“刚刚你不觉得么?我们之间距离如此之近,两个气场都交集到了一起了。即使在你‘醒’来后我还是能感应到。加上你攻击我时气流的异常,所以我才能不用看都能应付你的攻击。”李刀活动了一下身子:“原来和自然融为一体的感觉是这样爽的,我终于也能体会到了。”

“以后经常都能体会到的。”白向云看到几个武警走了过来,最后说了句就嘻嘻笑着迎了上去,这些武警肯定会又向他们求教的,要怎么应付可不是件好推托的事情呢,这些同样对武学有狂热追求的人因狱长严令不敢惹郁千风,但对白向云可没什么敢不敢这样顾忌的。

说了些玄之又玄让人头晕脑胀的话打发了几个武警,白向云和李刀又细细的讨论起刚才所得来,直到收工回监区。

那些犯人辛苦挖来的蛇也带了回去,直接拿到监区的食堂去做。武警不会和他们一起吃饭,另外拿出去给他们就是了。不过倒是便宜了郭老大和山猪他们。

晚餐的时候他们神采飞扬的端了蛇羹到郁千风坐的桌子上,“偷偷的”拿出一小瓶陈年老酒和他边吃边喝起来,根本不管郭老大和山猪那边人人脸红脖子粗吆五喝六的震天噪音。

因为几个老大的关系如胶似漆,几个队的犯人们也早就没了对立情绪,吃饭的时候混成一堆,志同道合的东拉西扯说着些没有营养的话。其他监区的情形也基本如此,老大们的利益因为白向云的策划都变得基本一致了,也没必要再吃饱了撑的去打生打死。老大没冲突,下面的小弟们更是吃饱了睡,睡足了嫖,养得十足的精力全发泄到了小姐身上。整个虎山监狱一片歌舞升平的繁荣盛世样,让做监狱安全管理报告的人很是轻松了一把。

少了隐患没了意外,虎山就能继续保持示范监狱的称号,就能继续评上先进优秀,就能得到更多的财政拨款,就能分到更多的奖金,就能继续在人前人后吹嘘炫耀。

或许可以这样说,这一切都是因为白向云,都是因为他“监狱妓院”的巨大吸引力。

郁千风看着两人的样子,眼中有了点笑意:“今天大有所获?”

李刀点点头:“明天早上就应该知道了。”

郁千风知道他说的是现在几乎已经变成了每日例行的比斗,点了点头淡淡的笑着。

白向云更清楚李刀为什么会说要等到明天早上,他心中也这样认为。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消化今天的领悟,匆忙找郁千风验证的话反而会落于浮躁,要是还是撑不了几分钟那就难看了,对他们的自信心更是巨大的打击。

李刀真的变了很多。如果是今天以前的他领悟到什么新东西的话,肯定会第一时间找他或是郁千风来或讨论或比斗的验证。

不骄不躁,不卑不亢,清心淡气,看来这就是将“心”融于自然的效果了。

好酒好菜好心情,这一顿饭他们吃得非常愉快。

入夜后气温更低,但两人还是到禁闭室门口去盘膝静思。现在他们才勉强算是初窥堂奥,在处于自然的环境中继续感悟巩固所得对他们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寒气让他们头脑更清晰了些,一边细细揣摩今天进入状态的一霎那或处于状态中的感觉,两人最后得出结论:体内的环境气息和体外的环境气息是相通的,在“风”的作用下,这两个环境只要处于平衡状态,无论任何人都能和自然融为一体,五行循环不休交换不止,让自身达到绝对平衡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无论攻击压力来自何方,都能通过“风”这杠杆来平衡消弭,这就是阴阳互转的太极状态。而无极在有外力的情况下应该是不可能达到的,皆因无极为空,也就是将一切都同化、都湮没、都变成初始的混沌,那只是增强自身精神气的一种方式而已。

白向云想起那天因为小便而感悟到的东西,从而能利用那个感悟化解郁千风的一次攻击,延缓落败时间,那时候他心中就一片空明,完全是依据本能的感觉来规避的,那种状态时不时就是太极之始呢?如果是的话,只要完全领悟透彻,就能利用到拼搏中去。

攻击用太极,防守用无极,要是真能将这两样东西结合起来的话,无论对上多强的对手都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这样一说,李刀也深以为然,但也想不出解决方法——他甚至连无极的感觉还没享受过呢。今天体会的那种空明只是太极处于平静状态下的交换而已。如果白向云的攻击能再强烈些,初初领悟的他还不一定能保持在这样的状态中应付攻击,就像白向云初感此状态的时候郁千风叫他攻击那次一样的道理。

讨论过后,两人盘膝静气冥想了一阵,在一缕微风掠过时候同时弹了起来,在半空中就向对方攻击。两人都处在清醒无比而又平静不波的状态,动作大开大合却又迅捷异常,但都是一沾即止,收发由心,每一次着地都能随意转向,就像不再受物理惯性的约束,以前无法做到的动作姿势全都伸展自如,甚至快到带起带起一片又一片的幻影。

至此,两人心中的畅快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