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七章 再悟
章节列表
第九十七章 再悟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嘭”的一声,两人的鞋底准确无比的对在一起,然后同时收脚、凝立,清亮的目光平静的交织在一起……

两人脸上同时泛起笑容,笑容同时迅速扩展至整个脸部,嘴巴同时张开,洪亮的笑声同时从他们的喉咙里发了出来……

熄灯铃响了。

两人宛如喝醉了酒般哼着曲儿勾肩搭背的横过操场、走上楼梯、进入监仓,犹如捡到宝贝般热络的向所有“室友”们打招呼,拿了毛巾晃进浴室,吹着口哨洗起澡来,让一众犯人面面相觑了好一阵。

刚从浴室出来,阿建和飞机场就凑近身体还袅袅飘着水烟的两人两眼放光的问道:“两位老大,看你们这么高兴,是不是又有什么好事情?”

两人见他们哈喇子就要流出来的样子,对望一眼忍不住又哈哈笑起来,李刀搭着他们的肩膀向床铺走去,诡异的低声说:“当然有好事。”

“刀哥,什么好事?”两人目光更亮。

白向云在一边嘿嘿了两声:“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李刀也桀桀怪笑应和着说:“就是这样啊,一年之计在于春嘛。这样的好事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阿建和飞机场霎时如窒息般停住脚步,好一会后才干笑着说:“是是是,是值得高兴庆祝,呵呵……”

“睡觉去。”李刀笑骂着一人一脚踢在他们P股上:“养好精神明天好好做事。”

明天啊……又是一个“太太探监团”进来的日子呢,阿建和飞机场可是要在本队犯人中间推销她们带进来的“土特产”的。

已经熄灯了,两人摸黑爬上床,双掌轻盖在盘起的腿膝上,合上眼就这样将心神沉入自己体内。刚才自花洒喷出的冷水将他们从头淋到脚,也让他们的肌肤变得更加敏感,刚刚紧缩的毛细孔在体温的作用下慢慢扩张开来,释放蒸发着全身残留的水汽。

两人并没有刻意专注身体的哪一部分,就像平时要进入睡眠时候那样松弛着一切,忘却了一切,所有的杂声宛如潮水般迅速的退出他们感官。

在监仓内一如平日的睡前总有几分钟的低语尚没平息的时候,两人已经连自己的身体也感觉不到了,进入一种似是睡着又似是在无尽黑暗寂静的虚空中悠然飘荡的状态。

他们的姿势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只是呼吸轻微到让人难以察觉,脸容平静恬淡,有如得道高僧。如果细看的话,还会发觉他们全身的汗毛也随着细微的呼吸轻轻起伏。

邻床的阿建和飞机场对他们的盘膝冥思早就见怪不怪,嘟囔了几声后就睡了过去,在梦中寻找美绝人寰而又不要钱的美女约会去了。

整个监仓也逐渐平静下来,偶尔的梦呓和断断续续的鼻酣并没有影响到已经在空冥中的两人,黑夜就这样慢慢流逝……

不知道是那一点触动,白向云轻轻的掀起眼皮,目光熠熠的扫视着监仓中的一切。

门窗关得很好,微微的灯光从窗外走廊和浴室内透入,室内的空气平静到好像没有一丝流动,附近床位的犯人们身影的轮廓比往日清晰了许多,轻微的反侧翻身也像通过了声音扩大器一样传进耳中,再细细聆听,浴室内关不牢的龙头水滴声也收进了耳里;将感觉收回自身,一直不变的盘膝没有丝毫麻木的感觉,血液在血管中的流动清晰可感,一直轻搭在膝盖上的双手好像红润了些,轻轻的动了动手指,一股电流流遍全身,酥酥麻麻的让汗毛直竖,歪了歪脖子,本该最辛苦的地方没有任何不适,甚至连预料中的“可咯”的松骨声也没有,浑身和和煦煦的也并没有一夜没盖被子的寒冷。

终于真正的踏入了这个殿堂。

白向云意识到这点时并没觉得如何欣喜,就像这是理所当然。又一会后他这才发觉,原来自己真正的摆正了心态,真正的将这一切当成了习惯。

白向云心中突然没来由的一动,轻轻低呼道:“李刀,你醒了?”

“嗯。”

上架传下李刀轻轻的应答,但并没有接着说下去,就好像他也知道白向云已经醒了般,也好像知道白向云必然会知道自己醒来般。

看了看表,已经到了能够正常活动的时间。白向云下了床,彻底的活动了一下手脚,并没发觉有任何不妥,对还在有点新奇的象他刚才那样扫视着监仓内一切的李刀扬了扬手表,淡淡的笑了笑。

李刀点点头,跳了下来和他一起向浴室走去洗漱。对于目前的身体状况状态,他就像白向云一样觉得理所当然。

刚踏下最后一级楼梯,西楼那边也出现了郁千风的身影,而他也发现了他们。三人对视淡淡一笑,同时举步向操场中间走去。

没有招呼,没有寒暄,三人仅仅是简单的轻轻抱拳,然后李刀就动了起来。

他的攻击凌厉不改,狠辣不改,刁钻不改,但比往日轻灵了很多,也快捷了很多,脚板仿佛一眨眼就到了郁千风小腹前面。

郁千风脸上讶然一闪而过,小腹一收,右手怪异的一插一引,李刀的右脚就被带出了一边,接着他左手由下向上划了个完美的半弧,再轻飘飘的向下一拍,就向李刀在右脚被引出一边的同时弹起踢向他胸膛左脚膝盖拍下去。李刀哈哈长笑一声,左脚一收,腰一弓,在毫无借力的情况下竟然将上身屈向前来,双手幻起一片拳影攻向郁千风面门。

“好!”郁千风淡淡的喝了声,身体不动双手回防,在一片密集的肉体接触声中瞬间和李刀交换了十三拳,然后一掌拍在李刀胸前将他打得飞了出去。

还是静静站在一边的白向云看着李刀随着这一掌向后飘飞,记得这是比斗了这么久以来郁千风的第一次主动出击,眼中不由有了些笑意——他们现在真正的能够给郁千风那么一点点威胁了。

李刀在后飘的过程中已经调整好全身,在两米外双脚落地,就着半屈的姿势虎吼一声弹了起来,幻起一片腿影旋风般又向郁千风攻去,看来他并没有如往日般被这样一掌打得暂时失去战斗力。

郁千风脸上有了点笑意,双手随意挥洒着招架李刀狂风骤雨般攻来腿影,让他毫无角度阻碍的攻了个够,那样子就像当自己是李刀的试金石来让他对练。

一分钟了,李刀的攻击不但没有慢下来,反而越来越快,越来越圆转自如,不断变幻着步伐象鬼魅般在郁千风任何角度出现,以水银泻地之势向他穿插着脚、拳、肘、膝,但都被郁千风或挡或格或引或错的招架下来,而他的脸上也恢复了淡淡的神情,举动之间有如飞鸟翔林,不着痕迹。

白向云负手一旁,静静的看着两人对战。对更加完美的发挥出自己“快”的特点的李刀他早就熟悉无比了,因此并没怎么留意,几乎所有的心神都凝注在郁千风滴水不漏的防守上,这样严密的防守他在几个月的比斗中早就经历了无数次,但现在再次看到仍有种叹为观止的感觉。

他和李刀曾用心揣摩讨论过郁千风的防守,对于他守得如此慎密的结论是不但因为他武功高明,还因为他完美的将物理学和自然学的的东西融入其中,使得所有动作实用之余也具有无比的美感,看他的举动,就像看到一个国画大师在勾画一幅气势磅然而又秀丽之极的山水画。

郁千风又是一个看似随意的侧身后退避过李刀一个角度刁钻膝撞,手掌同时迎上不断在眼前扩大的拳头,虚虚的包中的同时一震一旋一弧,就将李刀整条手臂引到了一边,在他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如飘如幻的撞了过去。

李刀不由吓了一跳,忙不迭的顺着手臂侧甩的方向退去。就在他退势已成时,郁千风突然呵呵笑了起来,看似势不可挡撞来的身子突然一顿一收,又静静站在原地满面笑容的看着李刀。

看着李刀如此轻易的被耍了一记,白向云情不自禁的笑起来:“兄弟,一起上。”

说完他不等李刀回答,脚一动已经闪了过去,虚握的双拳飘起,似爪似掌拍向郁千风,气势看来并不凌厉,脸上挂着和郁千风如出一撤的淡淡笑意。

已经站稳的李刀应了声好,一动脚到了郁千风侧后,大吼一声顺着去势一个旋身就是一腿向他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