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 武在心中
章节列表
第九十九章 武在心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大哥,看来我们的苦肉计失败了。”

第四天出勤的时候,李刀看着在岔路上逐渐和他们越来越远的郁千风,对身边的白向云说。

白向云轻轻叹了口气:“想不到这老家伙这么沉得住气。”

李刀默然了一下,说:“那我们怎么办?只剩下二十多天了。”

“继续想吧。”白向云眼皮一掀,精光大放:“就算想到头发白也要想出原因来。”

李刀点点头,咬了咬嘴唇脚步不停的向出勤地点走去。

今天凌晨的时候有霜,现在也尚未完全融化,不少菜叶上面还能看到点点晶莹,在晨光下闪闪发亮,偶尔会有些融化了的水滴滴下菜根,滋润着它们顽强的迎冬茁长。

看着这些不为人注意的自然景象,白向云带着整个三队走到了出勤地点。

和背着冷硬AK47搓着手哈着气的武警打了一阵哈哈,白向云叫上李刀远远的晃悠到了另一边,纵目广阔田野无尽绿色,情不自禁的张手合眼昂头肆意感受着冬天里的自然,深深的呼吸着清冷的空气。

看着尚未完全消散的晨雾在白向云身体周围飘逸缭绕,李刀突然有种处身世外桃源的感觉,心湖不知怎的就平静下来,负手慢慢的踱动着脚步游目四顾。

“兄弟,你还记得那天你为什么会那样如此轻易的被郁老头耍弄么?”正在合着眼拥抱天地看似正在神游物外的白向云突然问道。

李刀停下脚步,想了好一会才说:“我见到他气势十足的撞过来,觉得如果不闪避的话,恐怕整个人都会被他撞飞,所以只能暂避锋芒。”

顿了顿他睁大了眼睛,急促而困惑的说:“后来我才惊觉他当时的身形非常的飘逸虚幻,就算撞过来也未必会有多大的力量。”

“可是你就是闪避了。”白向云睁开了眼睛:“被一个非常实在的虚招欺骗了。”

“是啊。我竟然就这样被耍了。”李刀说得有点泄气,突然似是醒觉到什么般猛的转身面向白向云:“大哥,难道你想出其中的诀窍了?”

白向云笑了笑,双手虚虚垂下,看似不经意的挺了挺腰,面向东方迎着红日负手而立。

看着如标枪挺立的白向云,李刀突然觉得他有了些不同,圆圆融融自然而然静如处子,却又气势昂然慨览天地跃如脱兔。

李刀突然觉得这感觉是如此的熟悉,想了一下才明白这就像看着郁千风打太极时候的感觉。

突然白向云脚一动,整个人向李刀倾侧过来,气势磅然中带着水银泻地般的无孔不入无所不包,让人觉得这是个无所不至难以与之抗衡的全方位攻击,除了后退躲避外别无他法。

李刀不由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一边举手挡格一边顿脚后飘,退了两步后才意识到眼前的人是自己最交心的大哥,根本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

而这时候白向云也稳下了身形,负手面对他淡淡而笑,只是清亮的眼睛让李刀看出了他心中的欣喜。

李刀当然也惊喜莫名,猛的冲上去捏着白向云的肩膀说:“大哥你领悟到了?!太好了,这时怎么回事?”

白向云反捏了一下他肩膀,然后指了指心口:“这里。”

“心?!”李刀看看他胸口,又看向他淡然自若的脸说。

“是的。心。”白向云搂上他肩膀,再次面向红日:“人一切由心,就像所有的光芒都是又这颗星球发出来的一样。心只有象太阳一样每一点都散发着同样的光和热,才能均衡的运转着整个天地自然。”

李刀听得有点迷糊,呐呐的看着身边这有如宗教领袖般豪气万丈的说着些他听不懂的话的大哥:“什么跟什么啊?”

“表和里。”白向云哈哈笑起来:“说到底还是平衡。”

“平衡?!”李刀眼睛亮了起来:“你是说……”

“心的平衡。”白向云拍着他肩膀长吁了口气说:“我们这段日子来的感悟都偏重于身的平衡,而忽视了心在其中的杠杆作用。如果说身的平衡是太极的表现,那心的平衡就是无极了。你也知道,太极是无极转化出来的。”

李刀终于完全明白过来:“这么说……心的平衡才是整个人完全平衡的灵魂?!”

“是的。”白向云又哈哈笑起来:“那天你之所以如此轻易的被耍弄,而我也那么轻易的让无数难分虚实的掌影迷惑而立刻落败,都是因为我们的心都被这样的表象迷惑了,而跟着作出了错误的判断。”

李刀回想了一下,肯定的点点头:“的确是这样。当时我是被郁老头那凌厉到无法抗拒的气势吓到了,一心只想着拉远点距离避开锋芒,然后重整旗鼓。唉……要是当时情绪稳定些,多点时间作出判断的话,我一定会以攻对攻,再在其中寻找机会。”

白向云也点点头:“我也是。当时漫天掌影在眼前飘起,看不清那是虚那是实,我根本就不知所措,就那一瞬间愕然让我失去了将失败延缓的机会。要是那时候我心能定一点的话……哎……”

李刀笑了起来:“现在我们明白原因所在了,剩下的就是实力和火候的差距了,还有二十多天,我们继续和他比斗磨练,相信到时候一定能行的。”

“不行也要行。”白向云目光如铁般坚定:“我们已经把最重要的关节想透,要是这样还达不到要求的话,我们只能怪自己天赋不足了。”

“嗯。”李刀翻转手,和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大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一阵微风吹来,寒气直往两人脖子袖口裤脚里灌,却让两人心中更是清明,迎着逐渐变白的太阳昂首挺胸,气势磅然。

江源在凉棚边沿抽着烟懒懒的晒太阳,眼睛时不时的会向白向云两人溜去,或是接听偶尔会响起的手机,地里的老丁们勤奋的做着自己的工作,争取更多的超任务折现和奖励,几个武警还是抱着手到处晃悠,捂暖了就向脸上敷一敷,当然,他们的眼睛还是在田埂的这洞那洞上溜来溜去的,或者两米多宽的小溪也是他们注目的对象。

在白向云和李刀的心情恢复晴朗之下,今天所有人的日子都好过了很多,午餐的时候白向云甚至分了些菜给老丁们吃,又是赢来几浪如潮的感激。

当晚回到监区后,两人恢复如常的样子倒是让郁千风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打量了他们好一会后才说:“又过节了?”

白向云和李刀愕了一愕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都有点自豪的点了点头,异口同声的笑着说:“明天早上就知道了。”

郁千风无所谓的耸耸肩,优雅无比的吃起饭来。

第二天早上,郁千风好像故意要挫他们的得意般不再象往日那样以守势应付两人一阵子,而是一开始就全力的以攻对攻,拳脚肘膝无有穷尽的覆盖过去,丝毫不给两人喘息的时间,让他们招架得极为辛苦,如不是二打一的话,他们即使尚未落败,也根本只剩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功。

几个月来早就磨练得无比默契的白向云和李刀经过一夜冥想,对心的平衡有了更深的感悟,一脸淡然平静如镜的和郁千风你来我往,进退之间默契到竟然让围观的犯人和武警有了两人已经心灵相通的感觉。在偶尔爆发的凌厉气势上,两人也不比郁千风弱多少,让这一场比斗显得极为精彩可观。

饶是如此,两人还是将战场扩大到了半个篮球场,这才堪堪抵挡郁千风无孔不入的强势攻击。

五分钟后,巨大的实力差距终于显现出来了,郁千风只是连带红潮微微喘气,而白向云和李刀早已汗流浃背气喘如牛,以至于动作也没那么轻灵飘逸了,进攻的时候更是越来越少,只得不断的凭着近乎天衣无缝的默契轮换招架,以让一方得到歇息,延缓落败时间。

在两人又一次游走到篮球架底下以求取得地形上的优势的时候,郁千风在攻击李刀时一个玄妙的搭手翻腾,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突然转向,重重的一脚踢在背后向他攻击的白向云胸膛上,虽然白向云及时侧身推手化解了大部分力量,但还是身不由己的飞了起来撞上了背后的篮球铁杆支架,再摔到地上结束了拼斗。

看着嘴角都渗出一丝鲜血的白向云,郁千风轻轻的点了点头:“不错。”

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恢复就如常,沿着球场边线漫开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