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一章 决战 (上)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一章 决战 (上)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早餐后是个嘉奖慰问会。廖警司、赖指导、刘队长监区三大巨头先是对数百犯人大大的、热烈的表示了一番亲切的慰问,再表扬了大家在就要过去的一年里不懈的努力劳动专心改造,希望在来年继续发扬优点争取更大的成绩,再下来就是对这一年中各级积极改造分子的嘉奖,白向云和李刀当然样样名列其中,准备向省里报备评选省积极分子。或许是因为监狱今年“大丰收”到整个管理层人员的口袋都装不下了吧,狱长仁慈的给所有没犯到大过错的服刑犯人都记多了一次表扬,让大家欢喜不已。

又是一通让大家再接再励努力劳动用心改造的废话后,虎山监狱有史以来最皆大欢喜、赢得最多掌声的嘉奖慰问会终于结束,犯人们也东一堆西一群闲适的轻松下来。在现场只剩下监区门口的值班武警后,白向云售卖的“土特产”隆重登场,而其中数量不多的几瓶好酒和其他一些东西更是竞价出卖,在山鸡学足拍卖师那煽情的动作口吻的鼓动下,整个操场就这样搞得如同街市一般欢笑喧哗不断,很是给大家的无聊增添了点趣味,让根本没有安排任何活动的今天终于有了点除夕的气氛,让大家暂时的忘却了目前身处的环境,象在外面逛街寻欢作乐那样忘情癫狂。

午饭前活动结束,食堂内的值班干警比往日少了一半,而且都是十分相熟的“兄弟”们,所以白向云根本毫无顾忌的拿出叫李刀的兄弟专门带进来的好酒就着丰盛的菜肴和郁千风轻尝浅酌,宛如在酒馆一般有滋有味。

有他带头,加上今天的日子特殊,郭老大他们也放开心怀有样学样。对此,干警们倚着门框喷着白向云几天前就送给他们的高档烟根本视若不见。最后连普通犯人也嚣张起来,拿出白向云卖给他们的啤酒白酒精神性饮料狂呼海喝起来,那情形就像在酒宴上一般无异。

快乐的时间总是容易过,在并不怎么凛冽的寒风中,在犯人远传监区之外的喧哗嚎吼中,除夕的夜晚降临了。

白向云在走廊上迎风而立,背负着手看着监区外的田野和天空默然没有说话。

晚餐的时候他也喝了点酒,但高浓度的酒精并没有将他的思绪麻木,反而飘飘然的将他二十六年的生命历程慢慢勾起。

儿时、读书、军校、部队、公司、看守所、监狱……;父母、妹妹、妻子、兄弟、朋友、同事、犯人……当然,还有他只见过一次,连姓名都没打听到的英俊仇人——妻子原来的情人。

失去自由后,他一直刻意的不去想这一切,甚至想完全忘记前事,但始终做不到。

或许他永远也做不到。

“知道不,”李刀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也随着他的眼光悠悠的说:“做小流氓的时候,我也曾经以为过我一辈子就这样了,家里一辈子都这么穷,亲戚朋友一辈子看不起我们,我也打打杀杀一辈子。可是……现在我却完全改变了,如此偶然的在不经意中改变了。”

白向云还是没有说话。他知道李刀要说的是自己以后还能和以前一样拥有爱情拥有家庭拥有幸福的,需要的只是时间和机遇而已。但对于这些他已经不敢奢望,真的不敢奢望了。

妻子的不忠是他永远抹不去的伤痕,杀人成犯是他永远无法放下的耻辱。

因为这些,一旦重获自由,他相信自己不敢再去面对爱情,不敢面对外面的朋友兄弟,甚至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深处。

只有在这里,在这肮脏罪恶的监狱,在这人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你虞我诈的地方,他才敢露出本能中潜藏的兽性以恶制恶以阴谋赚取利益。

但他现在才二十六岁不到,以现在的情形看来,只要一切顺利,三十五岁前他就能堂而皇之的走出这虎山监狱——或许更快。

出去?!

出去后,自己真的能够象以前那样面对一切么?真的能够想以前那样惬意过活么?

白向云的心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一年来,他日思夜想的就是如何能够早日出去,但现在真的看到这个希望的时候,竟然又是那么的近情情怯。

但始终还是要出去的——而且要尽量的早点出去。

不求什么,就求自己能够多侍奉几年辛苦了一辈子的年迈的父母吧。

无论世人如何看待自己,无论自己如何面对世人,父母对自己却是永远不变的,自己对父母也是永远不变的,当然,还有美丽聪慧才气横溢的妹妹也是一样。

想起妹妹,白向云心中又涌起一阵温暖。这自己从小一直护之若宝的妹妹总算没令自己失望,竟然能代替自己承担起如此巨大的责任,还有她的幸福……只要自己能出去,就能让她放飞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自己的一切了吧。

“无论变与不变,我们终须面对的。”白向云长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思绪,搭上李刀的肩膀拍了拍,面容转为冷厉:“以后无论是谁,要是再敢夺取我身边的任何东西,我都会让他生不如死。”

李刀点点头,又再点点头没有说话。

他一直混身的地下社会规则本来就是这样:父母、兄弟、利益是最重要的东西,是需要用鲜血甚至性命来维护的东西。

操场上还是灯光明亮,寥寥的几人在抽着烟吃着小食闲聊,监区门口的值班武警将双脚高高的搭上窗子悠闲的喝着茶翻着杂志,楼下的电视室传来一阵张狂的大笑,冲出门窗回荡在监区中,看来是直播的春节晚会里的谐趣小品引起的吧。

笑声冲击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灯光照耀着二零零九年的春节来临。

在声音开得大大的电视机里传出春节十秒倒计时最后一声的时候,犯人们的掌声也随着那一声嘹亮的锣响响起来,久久不息……

白向云可以想象得到,这些正在热烈欢庆又一年过去、自己离获得自由的时间又近了一点的犯人们即使不是泪水满眶也是心中苦楚悲喜交集。

没有热闹的团圆饭,除夕就这样过去;没有热烈的鞭炮声,春节就这样到来。

“一年……又是一年了。”

白向云长吁一口气,搭着李刀的肩膀走回监仓:“睡觉吧。”

五个半小时后,他们就要为自己的梦想而战了。

晚会结束,犯人们也陆续回了各自的监仓。随着操场灯光慢慢的熄灭,整个监区慢慢的寂静下来,寂静的等待着早晨的来临。

东方就在这样满带苦楚的静默中慢慢发白。

冥想中的白向云和李刀同时睁开眼睛,溜了一眼已经影影绰绰人来人往的监仓,慢腾腾的下了床,慢腾腾的活动了一下身子,慢腾腾的刷牙,慢腾腾的洗脸,再慢腾腾的走出监仓,走下楼梯。

操场边沿已经聚集了不少犯人,当值的干警和几乎所有的武警也远远的或是在东楼的走廊上看着,刘队长赫然也在其中。

郁千风早已旁若无人的在操场中踏着完美的步伐悠然散步,脸上也是一片淡然,一副就算整个监区六七千人来观看也无法改变他的习惯和表情的样子。

随着白向云和李刀步下最后一级楼梯,除了郁千风外,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他们,脸上均涌起一片兴奋——即便其中有人不参与赌局,也对这虎山中史无前例的比斗充满了期待。

再说,这更是他们生平难得一见的高手之间的较量。

一夜的冥思,让白向云和李刀将心态调整到了最佳状态,昨晚的思绪再也无法影响他们一点,也是一脸无波的向操场中间走去,双眼淡淡的看着刚好面对着他们走来的郁千风。

当六道目光相撞的一霎那,一切杂音都从耳中消失,一切视野范围内的东西也不复存在,三人的眼中只剩下对方越来越近的身影。

彼此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三米的时候,三人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静静的……静静的看着对方,不发一言。

所有在场的人也都静默下来,楼上还不停的有“迟到”的犯人走下,但都和前面所有人一样,没有一个敢踏进球场边线一步,远远的看着中间呈三角形静立对望的三人。

只有淡淡的晨雾袅袅飘荡,丝毫不受影响飘过三人如标枪却又无比轻松自如挺立的身体,顺着玄妙到令人无法言喻的轨迹继续飘荡。

三人继续对视,继续淡然,继续凝立不动,没有一点众人想象中的沉抑气氛,更没有一点众人渴望的凌厉气势,只是那种淡淡的感觉轻柔的宁静让所有人更觉怪异,就像看着一幅恒久以来就存在的自然风景一般,而三人就是这风景中最重要的景致,现在这样子才是最完美的,任何一丝移动一丝改变都会将这和谐完美到极致的风景破坏。

这种感觉让他们大气也不敢透一口,手指也不敢动一动,深怕自己成了破坏这自然美丽的罪人。

三人还是对视不动,交织的目光就像几道流水交汇,透明、自然、纯净、毫无保留。

谁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对方的一切,也从自己的眼里表露了一切。

自然、平衡、圆融……无分彼此。

郁千风的嘴角突然浮起一丝笑容,接着一句简简单单却让所有围观者为之愕然的话从他嘴里吐出:“你们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