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狱王

铁丝网,监视岗,探照灯,一个被人遗弃的角落;大囚衣,小饭盘,重刑犯,一群大家淡忘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二章 决战 (中)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二章 决战 (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白向云和李刀仿佛早知道会是如此般,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自然和谐没有丝毫收敛。

他们不说话,周围围观的人可不愿意了,特别是下了赌注的人,静静的一动不动的如木头般呆立等了这么久盼望到秋水欲穿,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叫他们怎么能甘心。

就在他们嘴巴就要张开起哄的时候,郁千风双手一举将他们的声音封在了喉咙里,静静的看着白向云两人说出了让他们哭笑不得的话:“因为你们俩,让我无数次的被这些无关人士象猴子一样围观……哼,就因为这个,今天我要好好的揍你们一顿。”

白向云和李刀对望一眼,无所谓的耸耸肩:“时间呢?”

“还是十分钟。”郁千风诡异的笑了笑:“十分钟内要是你们两都不趴下的话,我就再答应你们一个要求。”

“好。”两人同时应道。这时候他们心中同时想到的就是郁千风神秘的来历,这是他们几个月来最想知道的东西。

应声未落,郁千风就如大鹏般跃了起来,在两人惊恐的目光中直上三米高空,有如苍鹰搏兔般沿着一个玄妙优美的弧线向他们扑面而来,刮起的劲风将晨雾冲得四散乱窜。

“李刀,上!”白向云嘴里叫着也跃了起来向半空中的郁千风冲去。他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闪避,不然在气势上就会马上落于下风,想扳回主动就更难了。

李刀也是和他一门心思,在他话刚出口的同时已经两手一摆冲天而起。虽然他没白向云想得那么多,但他的血脉里流动着更具攻击性的血液,面对着郁千风的强势,打心底涌起一股莫名的兴奋,根本不做任何考虑就展开身法打算以攻对攻。

三道人影瞬间在空中相遇,跟着无数令人眼花缭乱的拳影掌影腿影泛起,或清脆或沉闷的拳脚相交声响起,将下面又因为情势急转直下而惊愕不已的犯人和武警再次惊了个目瞪口呆,一言难发。

“砰砰”两声脆响,郁千风如旋风般向后旋落,而势已去尽的白向云和李刀则象受到巨锤撞击般向后飞退,只是姿势看来有点不太正常。

围观者们这才来得及“啊”的惊呼出声,或惊愕或兴奋的看着就要落到地上的三人。

半空中的白向云和李刀同时扭腰翻身,在身体离地面还有一米的时候调整好了身体平衡,稳稳的站在了地上,连气也来不及换一口就掀高眼皮向郁千风望去。

还没等他们看过清楚,刚刚以正常姿势落在地上的郁千风已经从五米之外扑了过来,舞动的双手又幻起无数的掌影如千手观音向两人覆盖,眨眼之间就弥漫了他们的整个视野。

“风~~”白向云长呼着身一摆,有如一道幻影般冲进满天掌影中,简简单单的就是一拳冲出,目标直指郁千风面门。

李刀看着白向云冲了进去,也是一声叱喝,向后一仰以手支地代替双脚向前行动,而双脚则弹起交互踢出,带起无数脚影攻向郁千风下盘。

这有如电影特效般的精彩场面又让所有围观者的心都吊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生怕漏看了一个片断一个动作。当然,到底有几个人能看得清楚就不知道了。

眼看白向云的直拳冲破了郁千风双掌布下的无数幻影,就要击中他高挺的鼻梁的时候,郁千风突然诡异无比的向前一侧身,上身再一个令人无法想象的姿势顺势前甩,双脚就这样离地而起,飞过白向云身侧,有如一条鲤鱼般流畅无比的向两人身后“游”去。就要踢到他双脚的李刀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这样让他在惊讶的目光中越过身子上空。

白向云心知不妙,但这时势已用老,根本无法立刻调整身体重心转过身来应付预料中随之而来的不绝攻击,只得顺着拳势加速向前冲去,以期拉开距离赢得调整时间。

但郁千风看来并没有让白向云如意的心思,在一声轻笑响起的同时,身体尚是凌空的他迅捷无比的拍出两掌,重重的落在白向云肩胛和腰间。而他借着着一点点力量,一扭身就向地上落下。

结结实实的受了这两掌的白向云闷哼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地上倾去。

李刀这时已经反应过来,腰一扭就将身体翻上上方,撑地的双掌交互移动之间向尚未站稳的郁千风飘了过去,同时双脚踢出,就这样头下脚上的向他攻击。

郁千风料不到他还有这一招,愕然间哈哈一笑,放弃了对白向云的继续追击,双手收回胸前,滴水不漏的招架着李刀迅捷到令人看不清虚实踢出的双脚。

李刀的脚法太快了,更为了让那边的白向云赢得调整的时间,他完全的豁了出去,以手代脚在窄小的范围内迅速的进退着,在攻击的同时也闪避着郁千风冷不防踢向他脸孔或是胸膛的大脚。

但李刀的攻击实在是太密太快,比手长许多的双脚在这样的情况下舒展出更大的范围,在他双眼看不到上面情形的情况下,仅仅凭着千百次的实战经验和敏锐本能的驱使下或正或偏或弧顿的变幻着,郁千风在这样从遇到过的怪招下也不得不专心应付全力招架,有时甚至要向后退避以避锋芒,所以并没有太多的心思和机会用双脚向李刀下面的头脸攻击。再说,李刀也会冷不防的向他膝盖攻出一拳或是向他胯下伸出一爪,这种无耻的招数让他实在有点穷于应付。

那边的白向云早已经顺势前扑双手撑到地上,然后一个翻身凌空转体就向着正在打得热火朝天的两人站定,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被郁千风那两掌拍的翻腾的血气,动了动几乎麻木的肩胛和熊腰,大吼一声就冲了过去。

得白向云接应,在这十来秒中几乎将全身力气都用尽的李刀终于缓过一口气来,在郁千风不得不退避从侧面攻击的白向云凌厉拳头的时候翻身站正了身子,长长而又急促的喘了几口气后曲肘矮身就向郁千风撞去——才刚刚过了一分钟呢,他必须保持体力以支撑剩余的漫长的八分多钟。再说,现在他刚刚理顺一点点的气血用最为擅长但也最耗气力的腿法攻击的话,能否给郁千风造成实质性的威胁还是个问题,一个弄不好就会画虎不成反类犬,加速他们落败的时间。

“对练”了四个多月,三人对彼此的身法动作已经熟悉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一鼓作气的气势过去后,谁也占不到多大便宜的两方开始谨慎起来,在这让人眼花缭乱动辄拳拳到肉的攻击中,谁也不敢轻易的让自己多承受那怕是一点点的伤害,更不敢疏忽大意露出一点点破绽,不然后果就是主动迴异,先机尽失,向扳回场面就难了。

郁千风滴水不漏的防守足以保证他不会输。但无数次的事实证明,白向云和李刀只要露出一点破绽就有可能一败涂地。

他们俩输不起,不然先前郁千风在气势上承认两人能在他手下撑过十分钟的话就会变成笑柄,而在这样的结果下那个赌局更会成了不知如何算计的难题,会让众多围观者认为郁千风是在放水,这样的情况至少能让他们在这个监区里颜面扫地威信尽失。

在这种情况下,白向云和李刀不但绞尽脑汁寻找可乘之机,还要时刻注意彼此之间的配合,此进彼退,彼穷此补,不让郁千风逐个击破。而郁千风则施展着鬼魅般的身法满球场飘飞,在让用尽百般方法的俩人占不到丝毫便宜的同时好像存心要将俩人累死。

战况就在这样的情势下胶着起来,时间也在他们满场跳跃移动或攻击或防守中一分一秒的过去。

场面虽然僵持不下,但其中你来我往如梦似幻的精彩还是让围观的犯人和武警干警们看得如痴如醉,时不时对三人有如神来之笔的动作情不自禁的喝彩不已,当然,更多的时候是被其中的紧张吓得屏息静气,就好像是自己身处其中一般。

整个场面旁观的接近六百人,只有江源一个在一惊一咋的观看之余记得留意手上的表又过去了几秒。

三人继续你来我往如幻影如鬼魅般在整个球场中游走闪现,从打斗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七分钟了,情况还是没多大变化,但每一次攻击都是毫不留情的重手,那情势让人觉得两方就像是不共戴天的血海仇人相遇般,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

慢慢的江源注意到,郁千风的游走慢了下来,招架却更加绵密,范围更加窄小。

看来他有点不耐烦了。